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十九)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鹅,不更有人催更新没人看系列。

我居然连高铁都晕,尼玛。。所以今天只有一章,明天双更。

顺便讲个笑话,虽然这一篇是源风不逆,但风风一开始真的以为自己是攻。

上杉绘梨衣上线,我觉得风间要不是赫尔佐格搞的那事他会是一个好哥哥的……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点我看早晨起来都应该干什么。

 




 

门铃在这个时候适时响起。摁门铃的家伙大概是个急性子,一声急似一声里源稚生无奈地爬起床来,伸臂要拿衣服的时候手里已经被递过一件,龙王毫不在意地光裸着身体,白皙的肌肤上柔顺的黑发贴着,是撩人的诱色可餐,但风间琉璃的眼神揶揄得很——




源少主在心里磨了磨牙,第一次想把知道这个地址的手下给灭口。




想归想,不过该开的门还是要开的。不过难得晨起时衣衫不整地在床里厮磨,源稚生开门的速度比平常独居的时候慢了不止一点半点。他简直不想面对开门的时候乌鸦和夜叉的淫笑,只能把目光转向还正常的樱,矢吹助理不负众望地对源稚生悄悄比了比没来得及扣上的第一颗衬衫扣子:昨晚某人在上面留了圈小牙印,此刻被风一吹衬衫掀起一点点,颇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源稚生转身带路,并不想看到身后两个活宝是怎么呲牙咧嘴的,夜叉面色沉重:刚才打赌赌输了,他要陪乌鸦一顿酒钱。鸡飞狗跳的两人组拉着还算平静的樱进屋,咋咋呼呼地来到客厅的一刻被明显地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煮沸的壶还在咕嘟着滚着水,这看上去不太像是他们老大的手笔。源稚生一般招待他们都是把冰箱门一开了事,如果有人想不开非要喝热水的话还得自己找杯子自己煮水,更没有人有闲心喝茶。在源稚生看不到的一刹那里三人组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难得三个人都心有灵犀地表现出最正经的姿态来。




煮沸了的热水在刚刚冒出气泡的时候就被人伸手拎走,接着一袭艳红撞进视线里,风间琉璃没有梳发,那如瀑的青丝就随意散着。他伸手把茶托上的茶碗用热水烫过一遍,在热过的碗里放入茶粉再重新注水,茶筅轻轻搅拌后滚出古艳又清雅的茶香。龙王含着笑挨个给他们奉茶,眉目一弯间眼波流转,明艳婉约甚过女人:“请慢用。”他对着矢吹樱眨眨眼,矜持里透出些俏皮来,又很体贴地补了一句:“小心烫。”




夜叉呆呆地张着嘴看了看站在那里装空气的源稚生,第一回把他们老大看得不自在地挪了视线,非常直率地表达出三个人如一份的震惊:“老大,原来你在这里神神秘秘的……是金屋藏娇啊。”




被藏起来的“娇”轻轻地笑了起来,他也不解释,就这么笑盈盈地托着腮看源稚生,少主被他的棒槌手下搞得青筋一跳,拿给源稚女解释的说辞原封不动地搬出来,接着就被倒霉属下们放了个凉快——大家都在围观这个神秘的少夫人,暂时没有功夫来搭理一下他的倒霉上司们。被放凉快的源稚生坐在一遍打量风间琉璃,觉得他家这位前王牌牛郎的嘴上功夫是真的很能耐,只消不多时就快把自己这几个手下收入囊中了,他最靠谱的“家臣”矢吹樱都不例外。为了防止三个倒霉下属在这里把八卦给扒完,他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把这个该死的话题给引走:“什么事?”




最先反应过来的矢吹樱对他点了点头:“给上杉绘梨衣小姐的礼物已经做好了,我取来了。”她隐晦地看了一眼风间琉璃,大有觉得上司可能是被美貌冲昏头脑的意味,樱试探着说:“她今天就可以出院了,还是你自己送去的好。”




最近源稚生心里就装了一个病人,一个恍惚里就差点忘记了这件事,他吃了一惊后接着看表,时针快要指到八点,少主人雷厉风行地把还在喝茶乌鸦给提起来,简单做了个催促的动作,夜叉和乌鸦掉头就跑。他转过身来对着一头雾水的风间琉璃却很温和,让还在这里等着少主人吩咐的矢吹樱简直是大开了上司在同一时间内可以如此双标的眼界。




“你和我一起去吗?”




风间琉璃笑了起来:“好啊。”




在故事的最后他才知晓了绘梨衣原来是自己的妹妹,但是他并不能做什么,这个杀戮的灵魂被梆子声紧紧地束缚在源稚女羸弱的体内不得挣脱,他在源稚女的躯壳里怒吼咆哮着想要用刀斩杀掉在绘梨衣身后的那个男人,但是梆子像是为他铸就的一个牢笼一样紧紧地关住他。跟源稚女不同的是他知道王将带绘梨衣过来是为的什么,源稚生还在梦貘中昏迷,而源稚女失去了拔刀的力气。风间琉璃想要拔刀劈斩开这个可怖的圈套,但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杉绘梨衣成为一个存放王的容器,那个尸骸并没有龙王自以为的那么脆弱,白王最后的贪婪切开了少女娇嫩的肌肤——可惜风间琉璃并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赫尔佐格试图切断源稚生筋骨的举动彻底惹怒了他,龙王彻底昏迷过去,在白王苏醒的元素乱流里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了关系。




在车上的时候龙王多少了解了这个世界里上杉绘梨衣的情况,少女仍旧是体弱多病的,罹患自闭的她警惕着身边的人不爱开口说话,每次都是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交流。风间琉璃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是否还会遇到路明非,他曾经冷眼看谋划过的一切,高额悬赏里那个有着狮子眼神的男孩带这个女孩冲出了狩猎者的包围圈,当然最终的狩猎者都命丧于女王的死亡命令之下。这个世界的绘梨衣不再是女王也不再是黑道公主了,虽然还是经常住进医院,但总不至于被当做人型兵器一样蓄养在蛇歧八家中难见天日,风间琉璃伸手把淡紫色的卡片插进花束中,漫不经心地收敛了心思,沉默下来,跟着源稚生迈进通向病房的电梯。




他亲手推开了那间病房的门,有着暗红色头发和眼睛的少女略带好奇地注视他,他不说话,绘梨衣更不愿意张嘴说话了,但是知道真相以后他对上杉绘梨衣早就没有仇视的嫉妒。龙王走过去将花束往绘梨衣眼底下一晃,却反手将巨大的轻松熊轻轻地放在少女的怀抱里。这是这个世界的他们都不知道的情报,龙王在黑道上几乎是无所不能地,安排在蛇歧八家的眼线有一个跟着源稚生去接被路明非送回来的绘梨衣,在眼线传送过来的照片里女孩手中抱着一个巨大的轻松熊。




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有些欣喜地攥着熊的爪子跟哥哥摇晃着打招呼,源稚生轻轻地笑了笑,走过去伸手按在风间琉璃的肩头。绘梨衣拿着小本子在上面奋笔疾书,亮出来给风间琉璃。他们在比比划划里交流好一会儿,直到上杉越拿着出院批准他们才停止,绘梨衣不愿意松开抱着的轻松熊,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走了几步,风间琉璃托着花束递给接女儿回家的上杉越,微微垂着眼睛看抓着自己衣摆的上杉绘梨衣,伸手轻轻地握握她的手指。




“她很喜欢你。”源稚生说。




风间琉璃笑着弯下腰去,轻轻地抱了一下绘梨衣,女孩暗红色头发和毛茸茸的玩具熊绒毛一起擦过他脸颊。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