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七)

时空混乱设定。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二        



七。


“你书房里的化妆盒是?”



刚刚洗漱完的借宿人擦着头发走出来问源稚生,正在餐台上放煎蛋的源稚生懵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大清早就把自己洗了一遍的家伙。风间琉璃倒是一脸不在乎地给他看,他倒是不跟源稚生客气,直接坐到椅子上,洗过的一瀑黑发垂下来湿答答的,泅湿了他从源稚生那里顺来的浴衣。源稚生在回答问题和发出疑问之间纠结了一下,这看上去却更像是有难言之隐,提问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那双上挑的狭长眼睛促狭地笑着盯源稚生,像是在期待什么八卦一样。迟钝如源稚生才琢磨出来这时缄默大概是最糟糕的一个选择,他无奈地把牛奶往风间琉璃旁边端了端。



“……不是,是我弟弟的。他喜欢歌舞伎,所以会有化妆的东西。”



风间琉璃很是失望地哦了一声,好像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开始对付起自己的早餐来,他拿筷子撕了块煎蛋的脆边嚼掉吃了,像是很满意源稚生的手艺一样笑了起来。源稚生并不看他,他手机上通讯群里的消息一层层地喋喋不休,为首为非作歹的是乌鸦和夜叉两个跟班,正在叽叽喳喳源稚生不打招呼就放假,整个就四个人的群里因为他们俩在而显得像是群鸟会集,源稚生一脸头疼地关闭聊天界面,迎上去的是风间琉璃满脸好奇的脸。不过和源稚生的三心二意不同,某勉强恢复过来的龙王正在补充体能,疼痛像是藤蔓一样缠在他身上压榨精力体力,他把吐司片切成小块有一口没一口地吃,或许是因为无聊他四下打量这间小餐厅,并不怎么专心,一点鲜红的果酱还沾在他嘴边也没有发觉。源稚生探身抹去他嘴角的那一点嫣红,却看清了风间琉璃眼下浅浅的青色。



他顿了顿:“没睡好?”



“你要出去吗?”风间琉璃并没有回答他,反而握住了他的手腕反问他。这个姿势既别扭又暧昧,他盯着源稚生的眼睛,试图从里面找出什么,又好像是要证明什么。源稚生这才发觉他的精神不是非常稳定,像是刚从一场噩梦里回神的状态。他欲言又止,可是两人还是对坐无言。也许这个梦与源稚生有关,但是与他无关,从已知的只言片语来看风间琉璃对这三个字反应颇大,他不清楚在那简单的故事叙述李风间琉璃隐藏了多少爱恨,只能凭表情琢磨风间琉璃的心事。



男人倒也不搭理他,源稚生手腕的温度和触感多少让龙王回了魂,他看了一眼源稚生,慢慢地放开了他的手。方才抓着源稚生手腕的龙王又恢复了一句话也不说的状态,他推了推源稚生懒洋洋地窝在椅子里,龙王低了低头,一声不吭地沉默下来。源稚生注意到风间琉璃的脸色很白,唇色泛着白,像是失血以后的状态,昨天明明还没有这么糟糕的。男人手指动了动,想要去碰碰风间琉璃却又罢休了。他们间的气氛诡异地沉寂下来,他听到风间琉璃轻轻地笑了笑,把餐盘往他那边推了推。他像一只猫一样地趴在空下来的餐桌上,干了的头发散下来搭在桌子上,歪着头笑着看源稚生。



……源稚生失语,拿眼刀瞥了风间琉璃一眼。他低头切开一个三明治,风间琉璃这个时候倒是很听话了,他慢条斯理地问:“我不出去,怎么了?”然而问他的人却不着急了,只是摆了摆手就往书房里溜,问了个空的源稚生只好摇摇头。



少了风间琉璃的餐厅安静了很多,身为工作狂的未来上司咬着吐司沉思了下,还是敲开通讯群毙掉了今天本来兴起的加班日程。乌鸦和夜叉肯定是还会在在群里吵嚷一通的,接下来他是懒得管那两个活宝了,想想窝在书房的麻烦……他头更痛了。怎么处理既无身份证明也没有可回去之地的风间琉璃他也很头痛,甚至他都不知道要不要给别人说起这件事,因为照风间琉璃的解释,哦好吧那也许根本不算解释…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说清楚这一点。也许是他神经大条了吧,一般人听到真相也许有可能认为这个在酒吧里捡到的家伙其实是个神经病,但是源稚生绝对不认为风间琉璃是,他聪明而且逻辑清楚,就是这个事件的确奇怪了……



只能让他先暂时住到这里来了。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倒是比有很多种选择轻松,这么想下来其实家里住了个人也不是太麻烦。门是虚掩的,也许风间琉璃在等他。源稚生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就推门而入,在早上书房的窗帘还紧紧地拉着,只有一盏小夜灯还在微弱地发光,他下意识地看看这间书房的暂住客人,顿时生出了不该进来的后悔念头。



“!你,抱歉……我……”



风间琉璃的浴袍跌落在还未收起的沙发床上,他周身赤裸,暴露出白皙肌肤和优美的曲线,风间琉璃看来是经常锻炼……呃,或者是从事什么必须会耗费体力之类的工作,所以每处身材都仿佛是卡着黄金比例来的,他浑身从哪里看都是堪称完美的身体曲线。某位被源稚生一览无余的麻烦仰着头绑起那一瀑墨色,脖颈和不太明显的喉结构成了令人肖想的弧度。接下来是清晰可见的锁骨,有几缕发丝滑落下来,搭在锁骨上又滑落下来。接下来他甚至有些不敢看了,但是眼睛的视觉范围远远没有那么狭窄,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全部都像刻进脑海里一样。源稚生尴尬地转了转脸,脸却一下子烧了起来,他狼狈地扶住门。



“……我要出去吗,”混乱里的他在先咽口水还是先闭上眼睛之间犹豫了片刻,视线在那具美好胴体上一撞,因为害羞起的酡红渐渐消下去,源稚生的眼神却不再是不小心撞见人坦诚相见的害臊与尴尬,他大步走过来瞪着风间琉璃。“你这是怎么回事?”



“别嚷嚷,”被吼的房客歪了歪头,纤长食指竖在他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家里有药吗?”



男人当然还是美丽的、也是赤身裸体的,他不介意被源稚生看光,反而伸臂去攥了攥他的衣角,风间琉璃笑得很乖,语气倒是有点暧昧。但源稚生管不了那么多,因为仅仅是过了一夜,他身上又有了许多被小刀划开的伤口,还有淤青和红肿,看上去昨天风间琉璃的这一晚并不好受。但这个家中只有他源稚生和风间琉璃两个人……所以,这些伤口都是风间琉璃自己搞出来的,他倒是很能虐待自己。今早就去洗漱估计也不是洁癖过重的提前清洗,根本就是洗掉自己伤口的血。或者这家伙也许昨晚就在浴室里拿小刀划伤自己,要么是干脆在浴室里睡了要么是……晕过去了,反正是晨起才想着遮掩踪迹。源稚生是见不得人这么做的,他又是平常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喜欢不喜欢那是另外一回事,不过总是干一件事情就会形成习惯,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气质。男人的眼神里有种凶意,但是是纯粹的,出于关怀的那种,风间琉璃很享受这种兄长式的、冷淡的又急切的关怀,所以他只是仰着头看源稚生,这份关怀放在他这里太新鲜了,竟生出了几分期待来,显得那双总是笑得风情万种的眼睛有点亮也有点娇……



“你……”



源稚生又卡壳了。



他恨恨地揉了把风间琉璃的头发,表情还是冷的,语气却已经软下来,“算了,等会再收拾你,我去拿药。”












*
顺便说这个世界源哥战力绝对杠不过风风,不过他仍然可以是攻就是了(。)算了,江南老贼都一遍遍提我源哥了,回来更新吧……。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