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梦

现代架空ABO系列。第一篇:七年

源稚生X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罂粟花应该是没有香味的,在这里觉得这种花很适合风间琉璃,所以擅自使用,设定为较清淡的花香。

 

 

那是一条本不该出现在那里的路。 


源稚生鬼使神差地走了上去,那条小道连绵至山谷深处,寂静得仅有零星几只夜莺轻鸣。他忘记了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晨光熹微,露气蒙蒙。他伸手拨开带着零星露水的树枝,突然意识到他正在走向山谷深处,好奇压制了人类本能的恐惧,他没有犹豫,顺着唯一一条有光的路走去。山谷尽头有温凉的风舒卷起伏,他迈出了最后一步。


罂粟花明如赤玉,如火熊熊。放眼去竟是一片赤红的花林,烧成霞般绮丽景色,带着若有若无的一丝暗香,又很快消散而去。源稚生屏住呼吸,他惊异地发现这花林中有一个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志怪传说里的花妖。按身量看那应该是个男人,他长发漆黑如瀑,红衣灼灼似火。可能是感受到了有人来,男人慢慢地转过头来。


天光大亮。梦醒了。

 

 


“老大,你愣什么神呢?不想让你家Omega多等你就走呗。” 



源稚生漫不经心地把手里的木刀理好竖在应在的地方,他手上的活儿顿了一下,迟疑些许才意识到刚才有人说了什么。他下意识地还在回想那个光怪陆离的梦,那花丛里男人昳丽华衣如火烈烈,而容貌却没有来得及看清。源稚生下意识的觉得有些遗憾,这种遗憾非常奇怪,仅仅是一个梦,按理说是不应是有如此缠绵的遗憾的。他的手沉了沉,那把木刀在手里转了一圈稳稳指向乌鸦后又放回去,源稚生轻描淡写。   

 

“没什么,昨天做的一个梦。”他停顿的思维终于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运转起来,源稚生的视线一抬,倏地落到玻璃窗外的长椅上。风间琉璃裹着米色长围巾,松松垮垮地绕着颈上,他戴着白色的耳机,手拿着面包片喂落在空地上的鸽子。他表情很闲适,好像还在低低地哼着什么歌,这种场景看上去好像是在等磨蹭的女朋友,不过剑道馆一水儿的Alpha,甚至女孩子也是Alpha。运动会发汗也有时候能够携带一定量的信息素,过于敏感的Omega因此假性发情也有可能,所以风间琉璃只是坐在外面等他。虽然源稚生知道风间琉璃这么干只是因为体贴他不想让他担心,这个看起来柔弱可欺的Omega第一天来这里就干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壮举,他把剑道馆高水准的几个Alpha一人挑了。

 

他记得很清楚那个过分漂亮又骄傲的Omega就站在大堂的空地上,他的表情并不傲慢只是笑意盈盈的理所当然,手里的竹刀稳稳地握在手中,他眉眼低垂鬓发披散在颊边,白皙肌肤因为运动而透出几分诱人的红。但他站姿笔直,全无一般Omega柔软之态,静如修竹,凌若刀剑。看到他从剑道馆休息时匆匆赶至,风间琉璃抬眼对他一笑,将散落的鬓发拢至耳后,语意柔软。

 

“源稚生?不好意思,砸你场子了。”他这句话说的柔软且甜蜜,像是他惯拿手的歌舞伎,歌唱一般的调侃让源稚生最后一点火气也消了下去。剑道馆真正的精英并无花俏的活儿,也提了自己趁手的竹刀,看着风间琉璃的笑颜平静颔首。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就是他用两把竹刀,罕逢敌手,碰到一个砸场子的Omega也是很意外且有意思的。

 

“没关系,在你打败我前,还不算砸我的场子。”

 

风间琉璃大笑起来,这个以妩媚明艳甚过女子的Omega在校园上已经算得上风云人物,不过不像源稚生想象的那样,他并不柔弱婉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大方强悍,眼尾那一抹嫣红嚣张如点落人间的桃花。“幸会,”风间琉璃说,“真人比照片帅多了,源哥。”

 

之后的对刀却不甚清晰,那应该是为数不多地在他手下能反复走招的人之一,到最后风间琉璃几乎是放弃正宗流派使起了蝴蝶刀法,他整个人都像是绕着刀尖在跳舞,步法华丽又暗藏寒刃。不过这种精巧并不省力,何况风间琉璃之前还挑了几个人,最后风间琉璃在转步时脱力踉跄一步,源稚生反应及时地圈住风间琉璃不让他坐倒在地上。Omega窝在他怀里沉沉地笑,轻甜的Omega的气息撩过他额发。之后风间琉璃倒经常来找他,既不过分亲昵也不疏远像是要好的朋友,除了第一次漏了点信息素的端倪,风间琉璃表现得像是过分精致的Beta。他解释说自己已经习惯打抑制剂,再说他本来的信息素就淡,感觉不到很正常。不过风间琉璃好像是很讨厌自己的信息素一样,对于到底是什么绝口不提,不过源稚生也没想过去问,一个Alpha问Omega的信息素是什么,未免有点太登徒子了。

 

他把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工作干完,披上风衣敲敲看戏的夜叉的头。“走了,还有,那不是我家的。”至少现在还不是。

 

 

源稚生出来的时候风间琉璃已经结束了他的投喂,最后一只白鸽适时从空地上起飞,他转过头来。源稚生莫名其妙地想起来那个突兀中断的梦,梦里的男人没来得及看清的侧脸竟在恍惚中和风间琉璃相合起来。尽管这个想法荒谬奇怪,源稚生却还是忍不住地想尝试一下。他走过去撩了撩风间琉璃垂下的鬓发,做工细密的针织摸在手里手感很舒服,风间琉璃仰在长椅上任他摆弄他头发,眼底是浅淡的笑意。

 

“我能问个不太该问的吗?”

 

“嗯?”风间琉璃伸手一扯他衣袖让他坐下,狭长的狐眸漫不经心扫了源稚生一圈,他眯起来眼睛笑,“看在你长得帅的分上。”

 

“你的信息素……”

 

风间琉璃啧了一声,他翻了个身揽住源稚生,一扯他的围巾暴露出低领毛衣掩盖不住的白皙肌肤和Omega后颈细腻诱惑的软肉,这个拥抱的姿势极其暧昧,甚至源稚生一低头就可以临时标记怀里毫不防备的Omega。

 

“好像听起来不太吉利,是罂粟吧。”

 

那个突兀中断的梦和男人若隐若现的精致脸庞终于在阳光下消散殆尽,唯有一片罂粟花林极尽妖冶地盛放,还有怀抱里Omega全心全意地依靠和温暖体温。源稚生抬手把风间琉璃环紧,那刻意留蓄的长发蹭触着质感微硬的黑色长风衣,风间琉璃好像是觉得源稚生当个抱枕还挺舒服,懒洋洋地反手抱住他享受这个已经逾越界限的拥抱。那只“花妖”终于游荡出那个深沉的梦境,乘着阳光来到他身边,给他一个红尘间的,属于风间琉璃的拥抱。

 

抓住你了。源稚生想。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