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二十五|终章)

终章。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五





醒来时大片的阳光从拉了一半的窗帘泄露的缝隙溜进床上,一双长腿伸直,柔软的被褥被踢到一边,龙王看了看尚还在沉睡的源稚生,他显然感受到了刺眼的阳光,虽然睡着但也还微微皱着眉,风间琉璃懒洋洋地下床打算拉下窗帘。刚刚走出几步路他就嘶了一声,腰腹被掐出几个红印子,更难以忍受的是身下仿佛被劈来一样的疼,不过和他前期在这个世界里遭受的所有痛苦来说都可以忽略不计,他只是皱了皱眉站在原地稍微适应了会儿就能走动,伸手拉上窗帘的时候他回头,最后一点灿烂的阳光在源稚生的发梢上跳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打搅到睡着的源稚生。风间琉璃突然有点庆幸他没让源稚生当底下的那个,不然昨晚连着今天的份都能够他不会再想鱼水之欢了,他暧昧地一眯眼看着源稚生沉静的睡脸,昨晚肢体厮磨的余韵好像还没有过去,像是吃得餍足的猫一样咪咪眼睛。



不过他还是没在打扰源稚生,龙王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很快就一点儿都不娇气地适应了这具隐隐作痛的身体,这种感觉太过熟悉了,在他清净多天后又缠上来,甚至还有点遇故知的可笑意味。龙王去厨房时差还存着的补给,惊讶的发现之前存放的一些菜蔬都已经被收拾走了,而新鲜的菜蔬又不知道何时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按照他们前往东京的匆匆路程来看,龙王满心以为他会看到一个已经沦为凌乱不堪的厨房,没想到如此干净整洁,看来是提前整理过。这种事风间琉璃都一概不负责,全都是源稚生不厌其烦地耐心安排,在一开始他在这座别墅里养病的时刻的舒适其实都是人精心准备的结果。



安静许久的厨房终于有了开火的声音,风间琉璃拿着刀的手终于不颤抖了,他皱着眉回想了一下储存得并不多的菜谱知识,最后坦然承认的确不知道跟人做完爱后怎么犒劳恋人,刀在他手上漂亮地打了一个旋,风间琉璃最后决定他还记得什么就做什么。刀落在砧板上的声音盖住了源稚生的脚步声,架在火上的汤锅散出食物煮熟的馨香气来,房主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



“你能行吗?”源稚生用眼神小心翼翼地关怀了一下风间琉璃腰一下大腿以上的部分,接着就被龙王拿着刀威胁了一下,源稚生笑着叫他小心点,自己先转出了厨房。



最后他却是有点吃惊地握着汤匙,男人奇怪的眼神看得风间琉璃心底发毛,他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源稚生,男人不打而招:“没,想起了你之前那一次。”他笑着伸手附在风间琉璃的掌心上,眉峰舒展开来,神色难得地分外明朗。风间琉璃也笑了一下,他们不约而同的把之前的痛苦的回忆都略过不谈,龙王伸筷子给自己爱人夹菜,满脸都是明晃晃的求表扬。源稚生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爱情泡的温和起来,指尖轻轻地擦过风间琉璃柔软的嘴唇,这双唇在昨夜辗转里被吻得肿胀红润,身体诚实的记忆记住了每一分触感,在触摸的时候似乎就能够回忆品尝其中销骨滋味。




他诚心诚意地夸奖:“好吃。”




……




那只纹路优美的瓷瓶被风间琉璃抱到了客厅里接受阳光,柔软蓬松的毯子铺在地上代替了沙发,面积大得足够在上面打滚或者是做一些需要空间的亲密活动。风间琉璃倚在源稚生身上慵懒地像一只正晒着太阳的猫,艳红如血的玫瑰探下来进入他的视线,海风似乎还贴在他的脸颊上诉说爱语,他突然地想要感叹,当初想要去法国海滩买防晒油的源稚生最后死在了红井下,本意要拖着斩鬼人共赴黄泉的恶鬼却看到了世界上最温柔的一片海,因为里面深藏着爱意。



“没想到最后是我看到了海啊。他最后还是没能逃离东京那个牢笼,去蒙塔利维卖他的防晒油。”



“现在你可以讲讲他了吧?”源稚生亲亲他的脸颊,想起来自己之前莫名其妙吃得飞醋,脸颊一红然后低下头去。风间琉璃倒没有在意这件事,牵着他的手看着他默默地笑,温情的爱抚里他终于放下了遗留心底的最后一个遗憾,放下仇恨的恶鬼终于剥开了他眼前的重重迷雾,真正客观地看着那个自愿走入无尽黑夜里的斩鬼人。他发现他们的故事很长也很短,开始的山中小镇静谧幽远,而留下的结局斩钉截铁,像是男人手中的刀锋。



“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源稚生犹豫片刻,决定实话实说:“是个英雄。”



“怎么听着像你自己夸自己呢?”听到这个回答的风间琉璃却没有生气,反而倚在他身上笑起来。有螺旋桨的声音破入穹宇来到这个别墅旁边,他眉心微微一皱,开始警惕起来。源稚生却伸手摸了摸他皱起的眉,抱着他起身揉揉鬓发,他在风间琉璃略带不解的眼神里局促地挪开视线,手主动牵过了风间琉璃的,把他拉着向外面走去。龙王发现那个被他以为没有什么用的空地居然是供直升机起降用的,源稚生刻意不看他,他转过脸去,但龙王的敏锐视力还能够发现他脸颊的微红。



“我不是英雄……也不会开直升机,”源稚生说,“但是家族里有一架,乌鸦是专业的驾驶员,可以带着你在你喜欢的地方转一圈。”



专业的驾驶员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风间琉璃的眼睛被那架漆得火红的直升机烫了一下,他垂睫任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的视线,心底那抹红却固执地在燃烧,只听见源稚生说:“我知道你不喜欢那里,但想给你看一看,我生活的东京。”



那座繁华的牢笼的缝隙一点点地裂开,露出它足够真实也真诚的面孔,这不是他第一次坐直升机到东京来,只是龙王心想如果他现在手握火种,倒不一定能狠心抛下来把这一切付之一炬。人总是会改变的,鬼也不例外,在漫长的黑夜结束以后,飞蛾也不会再去扑火,而是向更光明之处鼓动翅膀,他从来不怕粉身碎骨,原来的命运诚然如斯。他曾踏过血海,手握利刃身负罪恶,在众生颤栗下他留下恶鬼的名字,人死以后自成枯骨,他永远不是源稚生那样身怀正义的殉道者,不在乎遗臭万年。但是这场噩梦破开的时候,风间琉璃发现自己还是惊喜地有些手抖,他亲眼见过的钢铁围笼一点点崩坏、分崩离析的同时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如果这是他拼尽一切得来的自由的结局,龙王情愿死后粉身碎骨,换得这个世界上一日。



一切都得以鲜活起来。他的眼睛看着街头女孩子艳丽的裙摆,高楼上闪耀无休的LED广告牌,走过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曾驻足遥望也曾潜进破坏的源氏重工,常来的居酒屋里的美酒依然芬芳。源稚生还是有一些局促,好像他觉得龙王曾经拥有过波澜壮阔的一生,大概没有什么是他没见识过的,这种感受让男人有些束手束脚,小心翼翼地观察风间琉璃的每个表情。风间琉璃看懂了那双眼睛里潜藏的情绪,他主动伸手抓过男人指节修长的手轻轻摩挲,那句略带局促的话语又旋踵入他脑海,血脉连着神经一起不放过他,敲得心口阵痛。龙王难得温柔地摇了摇源稚生的手,垂下眼睛来想,你不是英雄……怎么会呢?



其实他本来也无缘得见这个东京。如果不是源稚生……如果不是源稚生。像是因果宿命的轮转,在那个世界里源稚生一刀结束了他能拥有的一切,从此以后恶鬼活着形同死去,在这个世界他又把这一切全数奉还,让他为他而活。直到源稚生穿过那片聚光灯的光影里,早就沉寂的心跳鼓噪着跳动起来,他淌过龙王无处安放的回忆,最后在结局里风间琉璃得以认真地看清过去,他的痛觉神经都被他占据,就算风间琉璃狼狈地挣扎,也摆脱不了苦痛,只够救他的只有源稚生。因他而起也因他而终,这个世界的夕阳并晚霞灼灼如火,一捧玫瑰永远热烈地盛开在他心里。



如何在痛苦中永生不灭?



他想他有权利回答。这是一个有关爱情的命题,也应该用爱情做回答。如果不是源稚生一次一次攥着他的手,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他应该是没有命留到今天,男人咬牙切齿地说过的每一句活下去,最后都成了拽着恶鬼离开地狱的理由。他的每一次“我爱你”都是得以让他的生命重新活着的借口,或者是执念。



“不,你是英雄。”在走向浅草寺的路上龙王突兀地开口,他眉眼低垂,眼里含着东京最美的月色。源稚生拿命堵上了倾泄的地狱的黄泉口,让日本无数无辜性命得以“无知”也幸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诚然是个英雄,但是身为普通人的源稚生也不多承让,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用尽全力抢救这个已经在地狱挂了号的恶鬼,最后风间琉璃重返人间,多年的、无法实现的愿望在这个世界得以圆满——“你是我的英雄。”



像是王牌牛郎曾经驻足于东京的街头,浪漫又温情款款的一场遇见是女孩子心中最美妙的绮梦。现在给予了不知多少女孩子一个美丽意外的王牌牛郎跌落到原本不属于他的世界,在痛苦里跌摸打滚着挣扎,因为遇见了一个人终于能够安安稳稳地享受向往过的自由。



我遇见你也是最美丽的意外。



在夕阳里他堪称惬意地窝在长椅上,情话被咽进肺腑里,转化成滚烫的血液流淌在他身体里。风间琉璃的手放松地搭在一只猫的身上,猫咪蜷在他身上一脸惬意,时不时拿毛茸茸的脑袋蹭他的手指。风间琉璃在等源稚生,男人进浅草寺去了,而龙王坚决不想陪他一块去。一个手上饱蘸鲜血的恶鬼就没祈求过获得什么谅解,他清楚罪恶满身,不打算让别人给他背着,他也不敬神佛,纵然浅草寺有什么大能打算普渡众生,那就渡源稚生一个人就好。风间琉璃自觉本人当得起万死莫辞,只要一点小小的贪心——他愿意永受痛苦,把源稚生抵给他就够了。



何况猫也挺好玩的…但它最后还是狡猾地拿尾巴拍了风间琉璃一下,然后喵喵叫着逃跑了,已经变得有点受小动物喜爱的风间琉璃无奈摇头,他抬眼看去,源稚生向他走来。



“我等你好久。”龙王半真半假地抱怨。



“我去求了个御守。”源稚生单膝跪下来,伸手拉过他的手,把小小的御守放入他手心。



“你知道我不信的。”



男人的嘴唇轻轻地亲吻他的手:“我知道,但是既然跟了我,就陪我信一次吧。”



“好吧,你为我求的什么?”



他看着源稚生舒展眉目,唇角微微带上笑意,眷恋攀上他的心头,源稚生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抬头看他,夕阳的余晖在他的眉间发上流动,一如他捧着玫瑰向他求婚的那个下午。轻轻的回应陪伴着风声,在空气里缠绵着一起进入他的耳畔,也进入他的往后余生。男人郑重地像是诉说誓言,也许这不是他向神明求来的结果,而是自己为风间琉璃求来的结果,风间琉璃听见他低声回答,像是一生的承诺。



“平安喜乐。”





-

FIN.

评论 ( 9 )
热度 ( 31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