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二十三)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我真的心疼风风(。)呜呜呜。




“医生说再过最多一周的康复治疗,你的腿就会没事了。”



轮椅轱辘辘地在路上响起来,风间琉璃毫不在乎地笑了起来,手里的折扇一摆便展开全景,水墨画铺就的樱林如同绯玉般光华流转,淡粉色饱蘸着水汽一点点染过纸扇。龙王的脸颊有些苍白,跟展开的绯红做了强烈对比,每个路过的少女都要提着裙边佯装不在意地扭头看他,有人会在步履匆匆间邂逅这一对病人,路人看着风间琉璃的眼神里惊羡里带着一丝可惜。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可惜是个残废,这个念头落在少女的脑海里就挥之不去,她急匆匆地转过跟龙王赫然相反的方向,自以为隐蔽地尾随在他们身后,风间琉璃一撩眼皮眸子里尽是狡黠的笑意,但是他也不戳破这个有趣的偶遇,就任着源稚生推着他,还是笑盈盈地继续他们的这个话题。



“再怎么康复也没有龙血下的腿要健康一点啊,不过你放心,其实已经好多了。”



这次脸色不那么好看的反而是源稚生,不光并不是因为风间琉璃随口说的话,他的余光一覷正好窥到飞扬的裙摆,这一路走过来碰见太多虽然是好意但隐隐有探究意味的眼神,更别说还有女孩紧紧地跟着他们就为了再看看风间琉璃。这个人是让他有一点感受到了不太愉快,他伸手轻轻地捏了一把龙王的脸,算是把这两项都尽数惩罚给他。



“所以就要急匆匆赶回北海道了?我不是很赞成,东京的医疗水准要比山间好很多。”



说完这话源稚生推着龙王的步伐一转,轮椅滚动着驶离了原定的地铁入口处,继而拐向了一条幽深又漫长的小巷。穿着制服的女孩在这条巷子前最后迟疑片刻,还是非常不舍得选择了离开那条曲折幽深的巷子,女孩的马尾一甩一甩地离开,公交车在这个时候开进了这里的站牌,她如梦初醒地抬腕看了看粉红色的手表,忙忙碌碌地跳上公交车补票,跟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说了个短暂的道别以后,回到她原本的轨道里来。



源稚生其实没有推着风间琉璃走出多远,他在巷子口附近的地方转了几遍就发现一时糊涂的女孩子已经匆匆离开了,他刚想带着风间琉璃再回去坐地铁,轮椅的扶手上传来了刺耳的声音。龙王正好尝试着站起身来,那双含着笑的眼睛看向源稚生的时候也波光流转,只不过已经没有办法唤醒他残忍肆虐的金色龙瞳。风间琉璃在三周前失明,静养数天以后什么也看不清的状态有了好转,那双眼睛再度变得明亮起来,能够映出源稚生的身影。龙王这一次他赌对了,整个世界在慢慢地接纳他,他的腿曾经像是遭受了一场暴力的折断,如今也在药物帮助下痊愈的速度越来越快,只不过医生还是保守估计了他的体能,风间琉璃现在就可以站起身来。



他对着源稚生点了点头,足尖触碰着坚实的地面,试探性地踩了几下就伸手抓住源稚生的胳膊,在轮椅上坐久了以后肌肉略微麻痹,如果不是龙王意志力坚定的话很有可能产生不必要的依赖感,而这是风间琉璃所不希望看到的。所以没有等到他的腿好利索,风间琉璃就开始频繁地作妖想要下地,趁着这个机会在这间狭长的小巷里直接开始了龙王的试水之旅,风间琉璃扶着源稚生走了几步路后步履开始变得平稳起来。龙王轻轻地笑了起来,率先走出了这条巷子,摆手让推着轮椅的源稚生跟上。



“但我比较喜欢那里啊。”龙王理所当然地说。

  

 

“好吧,”源稚生无奈地妥协,对着还在路上乱晃的风间琉璃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轮椅把手,“先上来,回去再说。”他看了看如今的时刻,回去的时候大概已经是黄昏了,龙王这个时候倒是很听话,也没有作妖安静地等源稚生推他回去,他的手无意识地敲打着自己的膝盖,能够感受到手下肌肤在缓慢地苏醒。



所有的痛苦都在他到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毫不留情面地席卷而来,以一种足够摧毁人的方式拉扯着这个误入此处的鬼魂,但是鬼魂在这世间滚了一遭,不小心就沾上了七情六欲,还捞了一个人跟他长相厮守。风间琉璃懒懒散散地想,这听上去自己好像是赚了,他伸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所有痛感在落潮。这场横亘了两个世界的痛苦的噩梦终于醒了,他已经不再会被排异般的剧痛缠绕。龙王跟这个世界的伟力拉锯了将近一个多月,最终还是手无寸铁的他更胜一筹。这个世界在缓慢地接受他,所以噩梦苏醒了,他却依然能够触碰到源稚生的手。



一切都像是一场劫后余生。



他看着车窗外连绵的苍郁的山,源稚生就坐在他身旁,有点困倦地低垂着头,龙王伸手把他按到他身边,拿肩膀给源稚生做了枕头。那双带着薄薄刀茧的手抚摸爱人的脸的时候却温柔得紧,手心的温度贴着面颊,直至着血管温暖心脏。源稚生半睁着眼睛作势要起来,龙王却直接运用了自己的优势把人强行按在怀里,虽然他龙血已经失去了效用一般,但是龙王依旧拥有着正常人难以比拟的力气,大概是世界留给他的一点补偿。一点儿都不怕人看的风间琉璃才不在乎路人的眼光,他伸手拍拍源稚生的脸,尽量轻柔地说。



“睡吧。”



之后他真的一动不动地当做一只乖巧的枕头,给源稚生枕了一路,龙王的眼睛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艰难地于之前第一次去时所看的景象做着拼图。很快他就不再想这些了,柔顺的头发就贴着他的脸颊,最近舟车劳顿的男人显然是有些累了,平常的小憩在自己爱人足够安稳的怀抱里变成了沉睡,风间琉璃微微地垂眼,源稚生睡得很熟。



等到下车的时候男人按着他坐在轮椅上,风间琉璃偷笑着拿眼去覷他甚至有点儿好玩的神色,源稚生微微有点脸红,实在没想到自己会在风间琉璃怀里睡了一路。龙王笑得很大方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又趁火打劫获得了一个去海边的机会,这里要比大城市的人少多了,一个小镇上的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海滩上漫步的人也变得很少。风间琉璃坐在轮椅上看着海水浸湿了边缘的沙滩,以及正好逢在傍晚的天空,今晚的红霞很美,涂抹进云中变得绯红一片,落日的余晖在云上几乎要烧起来,满天满眼俱是一片热烈的云海,红云翻卷,衬着底下平静的海面。



“元素乱流会是什么样子?”源稚生突然问。



“嗯?海啸,地震,火山喷发,雷电……之类的?”风间琉璃眯着眼睛看向漩涡状的一片云,存了想要逗逗源稚生的心思,他轻描淡写地指向绯红的晚霞丛,“也应该会有比较稳和的,比如说这个就很可能是啊,你要看好我,说不定哪天我就回去了。”



他语音还未落下,源稚生一下子抓紧了他的手,能够看得出来满是紧张之色,这个反应愉悦了他,但逗完源稚生他有有点后悔了,以男人的轴劲很有可能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他绞尽脑汁地想要找补回来。风间琉璃抽出手来,又反手向他手心轻轻拍了拍:“我逗你玩的。没有元素乱流。”



“没有元素乱流,”他起身从轮椅上下去,因为坐太久了腿还有点麻痹,踉跄了一下才站稳,他看着源稚生的眼睛安静地重复一遍。龙王的语气很肯定,那双手重新牵住源稚生的,一点点掰开男人攥紧的手心,指腹轻轻地抹去了上面的冷汗。他学着源稚生的认真语气,很耐心地亲手把这个玩笑揉碎扔进海里:“这个世界连我这种怪物都没有,怎么会容许一个比我还高级一点的龙王存在呢?再说了我也回不去,源稚女……和他的哥哥,其实都已经死了。再说,那里……”



“那里没有我的归处。”



风间琉璃从头到尾都是源稚女心里的恶魔,是被赫尔佐格诱导出的人格,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没有风间琉璃的模板,因为他只是被一个充满罪恶的野心家制作出来的存在,像是个傀儡——总不过被赫尔佐格当成了一件成神之路上的工具。能够正视龙王的人其实就那么多,更多的人都把他当作是一个恶魔,他们控诉龙王魔鬼般的暴行,忘记了他曾经也是一个努力挣脱桎梏的生命,忘记了一个龙王曾经最想要取回来的梦想。在没有被王将再度唤醒前,他的梦想才是更加风间琉璃式的梦想,纵然是每夜被梦貘缠身的复仇的恶鬼……



在他的心里,他也曾想自由地活着。



那个世界没有给他,风间琉璃怀着满腔的苦涩持刀撞进必须牺牲的宿命,最后还是败在了命运的转盘之下,大家心有灵犀地忘记了飘逸的手写卡片,舞台上的惊鸿一瞥和试图挣扎的东京塔一战,他死后,仍然是所有人畏惧的恶鬼之名。



沉默很久的源稚生下定决心般地捂住了他的眼,把龙王按回轮椅上,拿领带捂住了他的眼睛。龙王好奇地探头,听见源稚生说:“我等一会就回来。”



他能够听见风声和急匆匆的脚步声,听见海滩边偶尔有一只鸟落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啁啾声,风间琉璃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屏蔽了视觉后听力和触觉格外敏锐,海风堪称温柔地拂过他的脸。所有的无法言语的,也不屑解释的苦衷都烟消云散,他放松地闭着眼,心想恶魔就恶魔吧,反正……



有脚步声,有人径直向他走过来。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一阵惊叹声却在他敏锐的听觉里响起,龙王第一次有些慌张起来,想要知道源稚生到底去干了什么,他伸手去拽那条系得不紧的领带,暗黑色的禁锢滑落,一团鲜红张扬在他眼睛里。



漫天晚霞灼灼如红玉,夕阳放肆地给天地一切物什镀上金边,在堪称灿烂的晚光里,源稚生单膝跪地,他抬脸看着风间琉璃,眉目被光影晕染得柔和,眼睛里团着簇簇跳跃的火光。他手里是开得极盛的一捧玫瑰,迎着晚风舒展着每一个花瓣。风间琉璃他也随手折过玫瑰送给失恋的孤独的女孩,但他从来没有自己拥有过这再寻常不过的、也美好的花。牛郎是把爱传递给每一个需要他的女子,他把妍丽折枝送人,给无数个女孩仿佛被人爱着一样的美梦,可他自己没有收到过。



仿佛没有被满腔爱意地爱过。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对你说……所以,就现在吧。”



可现在他的视野被开得热烈的玫瑰占据,被同样热烈的爱意砸了个满怀,源稚生有一点儿紧张,看得出来他这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男人抬头看着风间琉璃,他们的目光交接在一起,谁也不舍得先分开视线,他非常认真地看着风间琉璃。



“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恶魔就恶魔吧,反正有人爱他不是吗?



“好啊。”迟来的眼泪滑下,风间琉璃笑了。他想即使是能够回去,他也已经不会回去了,这个世界里所有的繁华都淡去,没有刻骨铭心的恨,也没有阴谋的杀局。而他终于得以自由地活着,有人热忱地爱着他。



此处才是归处。




-

二十四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