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二十二)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到底是年轻,在夜里撕扯到力竭的疲惫在睡过一整天后就复苏起来,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想要他命的恶鬼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身上被扎出来的细微伤口在结痂,按照年轻的身体的新陈代谢速度,总不过一周就能好全。现在他一点儿都不头痛这个,反而是风间琉璃……也不知道王牌牛郎在那个世界里当了多久的妇女之友,源稚生哭笑不得地拿调羹搅和着桌上补血的汤粥之物,非常有心想要给龙王科普一下就算是普通人,昨晚的那个出血量也不会死……风间琉璃可不管这些,他被昨夜里源稚生的状态吓得久久不能回神,一恢复了元气就爬起来在厨房里来回折腾,源稚生几乎是被他熬的汤的香气逼起来的,不然他还有心继续睡下去。



 
但是现在明显地无法交差,风间琉璃瞪圆眼睛看着他,一副不看着他吃下去就绝不罢休的模样,整个人都跟没骨头一样地松松散散地枕在桌子上,源稚生几乎要被他给逗笑,拿下巴点点台阶示意放过他。 



 
“困你就去睡?” 



 
某人摇头摇得明显极了,脑袋上一缕没梳好的乱发张扬地炸起来,龙王本混血种之前在家里打扮得也像是随时要登台的一样,现在一身睡衣松松垮垮地,头上的毛也没被捋平,这难得的邋遢样子源稚生看得很新鲜。他舀起汤喝了一口,怀疑风间琉璃根本就没放盐,抱着狐疑的态度他又去尝试了一下红枣糯米煮的粥,觉得他自己快要被风间琉璃扔到糖罐子里腌一腌。龙王之前没怎么下过厨,源稚生大概就以为风间琉璃大概就是这个水平了,感动一下心意,对厨艺敬谢不敏以后决定以后在厨房贴一个风间免进,不过龙王煮的分量挺少,将就一下今天也能够吃完,他灌进半碗清汤寡水的汤来,对着甜到发齁的粥呆坐半晌,对着风间琉璃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过来。 



 
“这个甜度,谋杀亲夫吧你?” 
 



睁着眼睛的风间琉璃熟视无睹,不知道心思又去那里魂飞天外,源稚生敲了敲桌子才勉强叫他回魂,又好气又好笑地地自己踩着旋转椅子移动过去,拿名副其实的甜粥堵风间琉璃的嘴。龙王心不在焉地嚼吧嚼吧就咽了,一点儿都没异议地接受源稚生下一勺投喂,吃了三四口才想起来毫无用处地抱怨:“好甜。” 
 



源稚生:………………


 
 
他冷静了一下,把这难道不是你做的吗的废话疑问给咽了,假装不在地鼻观口口观心,最终还是艰难地拖着粥勺把糖分补充完毕,甜蜜到最后几乎有一点发苦。源稚生抬眼看了看风间琉璃,龙王睁着眼睛久久地看着他,饶是淡定如源稚生也觉得心底有一点儿发毛。他伸手推推风间琉璃,把人的视线从他身上往楼梯带过去,但风间琉璃就是不肯吃他这一套,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的眼神特别无辜。源稚生无奈地轻轻咳了一声,拿眼瞥了一眼看着他发呆的龙王。 



 
“看什么呢,还不去睡。” 



 
龙王过了一会后才晃晃悠悠起身,这下他连步都不好好走了,五步一回头地想要黏着他,源稚生摆了摆手,龙王好不情愿地一点点在楼梯上挪动,半晌了才上一阶,源稚生都把那没放盐的汤给喝出来了。他有点无奈地收拾碗筷,把它们端在手上的时候回头跟风间琉璃喊了一声,龙王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地慢悠悠在楼梯上磨蹭。源稚生没多心,拿着几个碗筷进了厨房,懒得等待就直接动手洗了,水声在厨房里传出来。 



 
风间琉璃在源稚生离开视线的时候伸手摸了一把汗湿的鬓发,他跌跌撞撞地从一层层的台阶逃到楼上,发软的膝盖像是废了一样,同样被他觉得废了的还有自己的腿,他艰难地伸手四处摩挲门把手。同样不听使唤里他的膝盖骨感觉都要碎掉,勉强爬到床边撑起自己来爬上床,窝在被褥里还满心都是咬牙切齿。他希望源稚生不要察觉到这件事,但是有一些越来越难掩盖的东西逐渐作死地冒出水面,今下午每一次跟源稚生他都觉得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了……风间琉璃觉得自己的身体是真的非常,想要让人不承认这是他自己的身体,在昨夜里他咬牙切齿地想要废掉自己,而体贴的身体好像要自行替他完成这个任务,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龙王讥讽地扯扯嘴角,他现在已经逐渐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之前源稚生喊他他半天都没有回应到真的不是走神,而是他已经快要听不见了,若不是源稚生敲了敲桌子传来共振让他明白是被人叫住,他现在的处境好像就更麻烦了。之前龙王那两道堪称味觉失灵的菜也是因为他逐渐衰弱下去的感知能力,一个新丧失感官的人是无法胜任大家长职务的,源稚生可能还在下面开他的视频会议,他刚才没有产生什么多余的怀疑,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瞒得过。风间琉璃半闭着眼睛,勉勉强强地睁开,只能看得到一片雾气,龙王发自内心地苦笑了一声,摇摇头晃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问题海洋。



糟糕的感觉徘徊在他心底不能散去,他勉力睁开眼睛,再次看见的却只有一片黑沉沉的漆黑。他心底咯噔一下,心知肚明自己已经是失明。他浑身在一点点失去知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龙血今回好像没有作妖,它安静地蜷缩在一角任凭龙骨一点点碎裂般的疼,既没有沸腾着灼烧也没有把恶鬼的自己放出来大杀四方,他甚至觉得自己在缓慢地冷下去,因为这种等死一般的体验是太不好受了。



 
他浑身每一处地方都疼,疼过的地方软绵绵的像是被扭碎了骨头,风间琉璃自己甚至连挣扎都不能了,这次他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身体在一片片的全部碎开,心底漫无目的地想源稚生知道了又要生气自己不告诉他了。一双手攥住他的手,风间琉璃本能地挣扎一下,接着身上附上了另一个人的温度,他睁开眼睛不住地喘息,源稚生的声音贴着耳畔传过来。 



 
“怎么了?” 
 



“我……”风间琉璃反手握住他的,指腹在触摸到手背后放松力道,“好像看不见了。” 



 
源稚生一惊,他低头看风间琉璃的眼睛,伸臂一揽打算抱他起身,风间琉璃虚弱地咳了几声,轻轻伸手一摆:“……没事,等等。” 
 



血液流过他饱受揉搓的每一寸身体,龙王安静地阖目,手上的力道一紧把男人拽上床去,棉顺的衣料轻轻地蹭过他发尾。像是夏月间里他的躯体摧毁后重塑一样,他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个世界在以一种暴力摧毁的方式接纳他,在无形中风间琉璃已经渗入这个世界的边缘,进入的方式磕磕碰碰,零件在巨大的机器上蹦跳摩擦出无数火花,但最终楔入这个机器的一角开始运转。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风间琉璃的存在,源稚生毫无芥蒂地全盘接受他,他在这个世界里无数次痛苦辗转,无数次在身体上留下各种伤痕,痛苦也跌跌撞撞,到了最后关头像是得以有了被这个世界所承认的门票,那他拼尽全部也要抢一张回来,哪怕要付出代价。 
 



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啊,风间琉璃笑了起来,摸索着去抱紧源稚生的身体。他懒懒地给源稚生解释这一切,手指伸过去抚平他皱紧的眉心。 



 
“总觉得自己变成废物了。” 



 
失明,失去行动能力,龙王搅风翻雨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斯困局,像是被折断翅膀捅瞎眼睛的雀鸟,深囚在金丝笼中。他随意地感叹了一下,源稚生的眉就皱起来,他看着风间琉璃依旧清澈的眼睛,那不再狰狞的龙瞳他应该非常熟悉,但是现在凝望过去不免心疼,龙王眼里的神采不知何时在黑暗里散去了,风间琉璃不能聚焦,他心脏抽动了一下,并没有风间琉璃付出代价一般的庆幸。男人的手一点点抚摸着龙王柔顺的发丝,接着扣住他的发端把龙王按回到自己怀中,心跳声沉稳地响在他耳畔,风间琉璃闭着眼睛,突然有些遗憾此刻看不到源稚生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听着男人的心跳声这份遗憾被妥帖熨平,龙王懒洋洋地想大概也就是痛惜吧,看不到挺好的,省的自己牵肠挂肚。 
 



源稚生亲吻他的嘴唇。 
 



“不许这么说。” 



 
跟他严厉的命令相较之而言源稚生的语气堪称温柔,风间琉璃就显然不把这个宠溺的警告给当真,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在剧痛里麻木已久,如今有如春水解冻,他手臂的知觉缓缓复苏,风间琉璃活动了一下手指。他触目所及仍是一片黑色,但是莫名的安心放肆地汹涌,龙王含着笑地打趣他:“真变成废物怎么办,你养我啊?” 
 



他这个玩笑开得轻描淡写,龙王整个人都陷在足够让随便一个人体验一会都要绝望的泥沼,他不崩溃也不哭喊,甚至有几分饶有兴味地想要看看这个泥沼如何发展才能把人彻底淹没。但是源稚生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那温柔也不容置疑的爱意生出繁茂枝蔓来,扯住他向上带去,然后从未眷顾过的阳光似乎都毫不吝啬,他整个人像是行走在一片光明里。 



 
“我真的想。”源稚生这句话说得郑重又坦荡,把风间琉璃暧昧的挑逗变成了认真的情话,龙王脸和眼睛几乎同时一热——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无数次在痛苦中的翻滚仿佛有了意义,他行走在漫长的黑夜,是被锁链束缚着的鬼魂,从来都将死亡作为自己最后的归宿。而如今源稚生的温柔扑面而来,他跌跌撞撞地破开了将他拽向死亡的锁链,开始期望活着来。源稚生承诺的每一句话风间琉璃心知肚明不是空谈,他也有些期望明年春天的樱花,冬日的雪,和之后的诸多事情。风间琉璃摸索着攥紧了他的手,龙王眼底还是一片黑暗,可是觉得已经获得了此世最灿烂的光阴。 



 
“我答应你……”风间琉璃说,“就算我一直受着痛苦,我也不会离开你。”  





二十三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