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二十一)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风间琉璃眼底的惊慌在他视线里一闪而过,他第一次露出了迟疑,这个破绽被源稚生抓到了,他强行拉拽着龙王拖离全是瓷片的地板,那双灿金的眼睛居然有了一丝痛苦之色,风间琉璃咆哮起来,他拔下臂上的瓷片狠狠地切向源稚生。男人没有躲开,反而迎了上去,一道鲜血涌出来,跟龙王一样伤痕累累的身体却抱紧了发狂的恶鬼,源稚生觉得他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再也无法避开接下来的死亡。他伸手去摸了摸风间琉璃的头发,龙王乌黑的发上留下了刺目的鲜红,男人苦笑着在窒息前叹息一般:



“咳……答应…我,你醒来…可不要哭啊。”



熟悉的窒息感压迫着他的神经,他觉得还有很多话大概还可以说给风间琉璃,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骑在他身上的人发出了濒死一般的哭喊,空气再度拯救了疼得快要爆裂一般的气管。他脖颈上的力道卸了下去。源稚生又惊又喜地抬起头,那双美丽的眼睛在黑色和金色里飞快地来回切换,他时而是那个恐怖的恶鬼,时而却流露出了几分他熟悉的神色来。他的表情极为痛苦,风间琉璃剧烈地颤抖着,一口血溅在源稚生旁边的地板上,他的身体也重重砸下去,沾在身上的零碎瓷片刺得更深,白皙的躯体上仿佛被血涂过。这口血好像伤了风间琉璃全部的元气一样,刚才凶光满面的龙王脸上的血色潮水一样地退下去,露出了病态的苍白,风间琉璃浑身都在痉挛,嘴角的血沫不断地涌出来,倒在地板上像是被开膛破肚的垂死的一尾鱼。



这场荒谬的发狂里两个人几乎都竭力了,源稚生一手撑着地板艰难地向龙王的方向爬去,他伸臂把浑身颤抖的小恶鬼抱在怀里,风间琉璃脸上已经全是泪水。龙王在之前恢复了些许意识,隐隐约约的血色里看到了源稚生的脸,压在心头已久的杀心却太强大,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不伤到源稚生,惊怒交加里居然吐出血来。在生死一线里他还是捡回了自己的神智,赫尔佐格的声音被冲得七零八落,意识回笼里他马上就忆起刚才发生的所有,被剧痛虐待的身体内脏痛得都要碎掉了,他张嘴就是鲜血,顺着下巴缓缓流下去。



刚刚从鬼门关里捡回来一条命的源稚生是要被他吓怕了,他收拢双臂紧紧地把风间琉璃抱在怀里,肩膀被眼泪和血糊了一片,风间琉璃吐血吐得像是要死的那个,一点儿也没有刚才暴起要杀人的凶戾,呜咽着哀鸣了一声,他唇角的血被源稚生擦去了又涌出来。



“风间琉璃?!”



爱人熟悉的声音敲碎了他眼前的所有血雾,他茫然地睁开眼睛,正对上源稚生惊惧的眼神。他们彼此伤痕累累,像是两头殊死搏斗后一息尚存的野兽,在沉默的黑夜里感受着刺骨的寒冷,想要活下去只有带着伤痛互相安慰。他终于看清楚了源稚生的脸,他刚才差点就杀了源稚生……险些就把自己和爱人一起葬送在梦魇里,如果不是他最后醒过来,源稚生现在就死在发狂的恶鬼手下了!这个认知一下子摧毁了他,他浑身发抖,第一次崩溃得像是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眼泪顺着他的脸颊落下来,风间琉璃惊恐地哭叫着往后倒退,手臂软得撑不住他自己,狠狠地砸在地板上。



而源稚生觉得眼前发虚,他坐在地上枕着床,艰难地吐了几口气以后才从快昏厥一样的感觉里拔出来,死里逃生后他已经力竭地胳膊都抬不起来,满心想要睡一觉。他身上看着可怖,其实除了风间琉璃最后给他的那一下伤得比较深,其他身上细碎的伤口都是被压在地板上的时候碎瓷沫留下来的,估计还没有风间琉璃咬他的那一口重,可是他疲惫得狠,因为之前缺氧那么一会儿头还是晕的,源稚生垂着头,几乎要倚着床睡过去。



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贴着他传过来,他疲惫地一掀眼皮,风间琉璃像是被他吓到了,倏地退了一步,又小心翼翼地再爬过来。龙王满目的痛苦和悔恨都撞进他眼睛里,现在他不是什么恶鬼,看上去更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源稚生有心想要抬手摸摸他的鬓发,却最终因为竭力作罢。



"别怕…没事了……"他轻声说,却感觉意识越来越远离自己。



他再有意识的时候身上沾血的白衬衫已经被小心取下了,浑身的伤口都被清理了一大半,风间琉璃小心翼翼地抬着他的肩膀,药用绷带在伤口上缠了一圈。源稚生眯着眼睛打量了一圈,发现已经被风间琉璃搬到浴室了,身下还铺着一层毯子。给他清理伤口的龙王却也没好到哪里去,几乎做几个动作就要伏在地上趴一会,他浑身的伤口一点儿都没管,有几处的瓷片都没顾得上拔出来。风间琉璃其实早就力竭了,凭着混血种强悍的体能撑着一口气给源稚生清晰到现在,短短几步路他都没力气走完,几乎是背着源稚生跪在地上爬过来的,膝盖被磨破皮红了一片。就在这样里他跌跌撞撞地来回两次取过来毯子和医药箱,浑身的疼痛已经麻痹了,冰冷的浴室瓷砖刺激着他麻木的神经,风间琉璃咬着牙直起身来,哆嗦着的手指取来新的棉签。他跪在旁边尽量轻柔地给源稚生处理剩下的伤口,平常疼得要自残的痛苦里源稚生也没见到风间琉璃掉多少泪,现在他无声地掉着眼泪给源稚生清洗,几乎是泪如雨下,甚至没注意到男人已经醒了。



源稚生默默地看着风间琉璃,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对着险些要了他命的人,他要是畏惧还是退避都好像都不会被评价什么。可是看着风间琉璃他还是很心疼,甚至想要开口喊醒他——剩下的那些伤很快都能自己愈合了,并不值得风间琉璃拿药水消毒后再涂上药膏,龙王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渗着血,他好像无知无觉一样。可是他的视线还是模糊的,浑身连抬起一根手指都费力,在昏昏沉沉里他感觉到温暖的身体趴在他大腿上好一阵子才离开,源稚生一惊,本能地想要抓住那份温暖,意识在挣扎下还是倒进了半昏厥的状态几秒钟。他强撑着睁开眼,坐了好久的身体终于积蓄了点力气,水声哗哗地在他身边不远响起,源稚生艰难地看过去。




风间琉璃就卧倒在那片水声里,花洒开着的冷水劈头盖脸地浇了他一身,几片沾着血的瓷片七零八落地扔在地上,在冷水里他捡回意识来,强撑着坐起来,视线对准了他的双手。是不是还是去死比较好?这双手差点就杀死了源稚生,他痛苦地哆嗦起来,想要自裁的欲望浓烈起来,龙王咬牙攥住他自己的手腕,决心直接把右手拧断。



“你在干什么!”



一声沙哑的怒喝里风间琉璃抖了一下,又惊又喜地爬着过去,龙王浑身被淋得湿嗒嗒的,整个人显得狼狈又可怜。源稚生怒火中烧——如果他再迟一会醒,风间琉璃这个家伙说不定真能把自己的双手给废掉……或者更糟糕的是他可能都找不到他了,风间琉璃早就存了死志,是因为他才强撑着一口气任自己疼得哆嗦也没去死,如今出了这种事很有可能一心向死,殊不知这样对他的伤害可能比杀了他还要大。



“你过来……”



源稚生叹了口气,直接把湿漉漉的龙王整个抱在怀里,风间琉璃顾忌着他的伤口不能见水呜咽着想挣开他,又害怕自己扯着他的伤口,整个人都变成了投鼠忌器的一只小兽,圆睁着眼睛不停地呜咽出声。源稚生被他吵得有点头疼,却控制不住地苦笑出来,伤了人的比被伤者看上去还要惊慌失措,浑身全是伤痕,看上去像是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猫,半点也不像那个恐怖的恶鬼了。风间琉璃还在发抖,他比源稚生还害怕刚才发生的事,漫长的血色笼罩着他,噩梦一样让人难以接受。他的头发被温柔地抚摸着,龙王的眼泪又落下来,源稚生的嘴唇贴着他脸颊亲了亲,风间琉璃抖得更厉害了,他像是PTSD发作的病人一样深陷在恐慌里,几乎扯得源稚生心疼不已。



“没事了,没事了……”



抱着他的源稚生比谁都明白风间琉璃在崩溃,尽管他怀里的就是一个几乎要去他性命的森罗恶鬼,但现在小恶鬼惨兮兮地直掉眼泪,心疼他好像还不够,实在是再难生出心思来害怕他。他手指揩掉风间琉璃的眼泪,低声安慰着已经崩溃的爱人:“…没事了,听话……别哭了。”



“你放我走吧,”风间琉璃失神地抬起眼睛来,肩膀一抽一抽地,几乎又要掉下泪来,“我会害死你的…”



苦痛的涩意在他心底发芽长大郁郁葱葱,我还没死呢你就哭成这样……如果真死去了你怎么办呢?他最终还是放松地敞开怀抱拥抱这只小小的恶鬼,他在品尝了快要死去的苦痛后还是无所畏惧,心无藩篱地接纳危险,也拿走所有的爱意。心脏还在不息地跳动,他伸手紧紧地攥着风间琉璃的手指,牵引着他手掌来到他胸口,他沙哑地低声说:“那我在这里等着你呢。”



风间琉璃颤抖了一下,本能地想要逃跑,源稚生却按住他不让龙王逃脱,一直没歇下的龙王几乎是虚脱了,他没费多少劲就困住了风间琉璃,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坚毅得有些严厉。



“人是你的,我的命也是你的,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你害怕什么?”



龙王慌慌张张地躲开他的注视,眼睛酸胀得又要流下眼泪,男人温和的声音像是最坚硬的武器,一点点轰掉他小心搭建的所有心防,强烈的爱意席卷着汹涌而来。风间琉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报应了,他一生都杀伐决断,刀下亡魂数不胜数,却每次都摔在源稚生这道劫上。在梦貘里他趴在哥哥身上哭着说哥哥你醒来啊,我再也不会不听你的话,现在他被源稚生的一道情网束缚得束手束脚,心甘情愿地想要拔掉他身上所有的利刃不再去伤他,他突然彻底想通了为什么那个世界的斩鬼人每晚都做着被弟弟杀死的噩梦,可惜一切都太迟了。他最终为了复仇选择与食尸鬼同道,饮下死亡的莫洛托夫,鬼残暴的龙血流淌在他身上,直到这个世界都不肯放过他,梆子声笼罩的噩梦如果再来第二遍,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挣脱出来。



可是源稚生太傻了,他就这么坦荡荡地把他的命交给他,毫无犹豫心无芥蒂,也不愿意让他这个恶鬼再孤独地返回到黄泉之下。



“……我不想害你,”血腥的回忆击垮他坚硬的防护壳,他甚至说不下去了,“我以前爱过的人都…都……”



男人笑了起来,他已经很疲惫了,一个普通人撑这么久没倒下已经很不可思议,但源稚生还在耐心地安慰他,他抱着风间琉璃的手紧了紧,示意龙王看渐渐明亮起来的小窗口,一线日光跳了出来。



“我告诉你我的选择,我愿意爱你。”



陷在温暖怀抱里的风间琉璃昏昏沉沉地,他即将睡去,却没有了要遭遇梦魇的恐惧。他在黑夜做了那么多年的噩梦,现在终于等到了天亮。



源稚生回来了吗?



回来了,这次他带来的是温暖的怀抱和热烈的爱、以及永不伤害。




-

二十二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