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二十)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好了,现在每篇前文收录全篇链接,后文有下一章超链接(我没更完的就别算了),还专门架设了意外来客这个tag,大家可以无障碍看了!


我作为一个北方人感到了南方热情的残忍,今天我是发刀猫头,残忍二更。

源稚生:我怀念那个可以拿头直接撞沙漠之鹰的自己(不是)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滴。



Line上一个小小的头像亮了起来,罗马跟的高跟鞋发过来一张图片,拍照的人显然是偷拍视角,大概是照的是公司开职员会之前,屏幕中间是源稚生,他站在会议室外,打亮的灯光正好映在他的身上,男人的靛蓝色西装穿得一丝不苟,在一些步履匆匆的职员中他停下脚步,低头系紧他的领带。绘梨衣偷拍的角度很好,清晰映出男人低垂的眼睫和指节明显的手指骨节。风间琉璃轻轻地笑了起来,上杉越那个不太靠谱的爹连开一个会都想着带着女儿,但是上杉绘梨衣显然不喜欢这个闷闷的场合,于是在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时刻这个女孩百无聊赖,索性偷拍了一张照片来找风间琉璃。



收到女孩偷拍发的消息,窝在床上等人的风间琉璃弯了弯眼睛,他倒是很有闲暇来和女孩聊天,顺手摁了保存以后出于好心,对绘梨衣发表了一个别具一格的提示。



以一把秋扇作头像的风间琉璃对小怪兽说:打游戏的时候记得关声音。



女孩发了一个很认真的点头表情。接着另一个消息跳了出来,是源稚生发来的一条消息,让风间琉璃先休息。龙王应声后就默不作声地把偷拍的照片设成屏保,那道光线斜斜地笼罩在男人弧度完美的侧脸上,男人安静如收鞘的古刀。他轻轻地笑了后就把安静下来的手机放到一边,忍耐许久的疼痛使他的肩膀已经抽搐很久了,龙王扯过一旁的被子把自己蜷成一团,在痉挛一般的抽痛里他的意识慢慢消融在关了灯的卧室里,下午的夕阳还被厚厚的窗帘给严严遮住,痛苦有时候习惯了也就不在意了,他慢慢地睡了过去。



疼痛像是虫一般慢慢吞噬他的骨头,接着所有的理智都被疼痛这柄巨锤一点点敲碎,他的龙血开始炙热,像是安静许久后突如其来的一次沸腾。像是在夏月间里他饮下那一盏淡薄无味的酒,酒杯摔碎的一刻曾经当酒喝进去的所有进化药都从蛰伏在血脉里的状态涌出来,接着疯狂地摧毁他的神智和躯体,在毁灭中重新塑造一个人神皆惧的鬼魂,虽然那一定要付出代价,比如登上祭台的恶鬼除了生命还能够献祭一点什么呢?对于赫尔佐格来说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就是风间琉璃拥有自己的神智,和妄图斩杀他的野心,所以源稚女献祭自己的同时召唤了恶鬼,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风间琉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他的献祭品,杀戮意志和恨意占据着他的所有,再度苏醒过来的龙王心念俱灰,再也没有像是在东京塔之夜里想要跟源稚生获得重新和解机会的念头。现在这种感觉又回来了,龙王按住他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要疯过去了,强烈的杀心前所未有地席卷着他的脑海,风间琉璃跪倒在柔软的被褥上,几乎是痛苦地尖叫起来。



傍晚的夜霞被厚重的云雾笼罩了,最后一丝暖光褪去。



源稚生还没有回来。



他在女孩们的惊羡的尖叫里起舞,衣袂翩然,胭脂勾勒出来的眼角妩媚得惊心动魄,风间琉璃极尽优雅地旋转起来,的衣摆飘飘,像是一场云与月的相逢。在女孩的惊叫里他挺腰送腹,柔软如女子的身躯一举一动都极尽妩媚,每一个眼神泛着春水一般的甜意,柔情婉转,迢递着明艳的媚意。他抱着女孩拥吻,年轻的生命嘴唇柔软如同花瓣,又透着暧昧的温热。他唇舌下藏着的刀片锋利地刺出来,在唇齿交融里那把刀片切断了女孩的喉咙,女孩发出了一声惊恐濒死尖叫,张嘴带着血沫的汩汩鲜血涌出来,所有的女孩如同被饿狼锁定的小鹿一般惨叫出声。房梁上一声清脆的刀瓦裂开的声音,少年手里的名刀清亮如湛青色的雷光,轻而易举地劈开坚实的木质结构,直直撞入他眼睛里。



源稚生还没回来……不,他回来了。



在极度的混乱里他随手抓住女孩的后领,轻而易举地把她当做武器丢了出去,刀锋劈开血肉血腥气破散开来,纤纤腰肢一分为二,受惊的女孩圆睁着眼睛死去。在血腥一地里风间琉璃落荒而逃,他带着那个死去的女孩跑向学校底下的地下室,把死去的身体放入化学药剂浓重的浴缸里,哼唱着做起女孩的衣裳。有少年的脚步声子走廊深处轻轻响起,化作成恶鬼的少年好奇地睁大眼睛,铁门吱呀一声接着大敞开,少年人穿着有如夜色一般的黑色长风衣,握着寒亮的蜘蛛切警惕地探出身来。



……你回来啦?



不知为什么,强烈的欣喜涌入他的心头,少年踩着轻快的步伐迎上前去,森冷的刀锋狠狠地掼进他的身体里,在剧痛里源稚生转动刀刃,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他回来了?可是他带来了什么呢?冥冥之中有魔鬼的声音在脑海里轻轻蛊惑,沉睡在睡梦里的龙王挣扎起来,手撞在床榻上发出清脆的磕碰声。暮色已经沉了,夜晚的凉意顺着风灌进去,在昏昏沉沉里他看着自己被源稚生带到井边,少年沉着脸把他的弟弟掷进井中,他睁着眼伸出双手,想要声嘶力竭地喊源稚生让他不要离开。不……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恶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了,源稚生回来了,那他带来了什么呢?他把你杀死了,魔鬼桀桀地笑了起来,长成了王将那张公卿面具,在他强烈的退惧之意下,恶魔桀笑着让魑魅魍魉汹涌而来,沙哑的声音和着梆子声一起回响起来。没看清楚吗,那我们再来一次?



源稚生回来了。



门咔哒一声响了。源稚生伸手把领带随手扯了和挂在衣物架上,他昂头沉沉吐息了下卸去带着酒气的衣物,把他们悉数都扔进衣娄。风间琉璃大概是已经睡下了,家里非常地安静,男人想了想后还是径直上楼去了卧室,他拧开了卧室门。



他听见了粗重的喘息声,源稚生吃了一惊,加快步伐去拍风间琉璃的手,龙王紧紧地攥着床单,不知道是什么噩梦如此可怕,他浑身紧绷,白皙的手背上爆出青筋。不知道风间琉璃陷进梦魇里多久了,他大声地喊他的名字,伸手去拍风间琉璃的脸,风间琉璃皱着眉没有回应。这次他真的有点着急,源稚生干脆直接坐到床边把睡梦里的人抱进怀里,风间琉璃剧烈地打着哆嗦,他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金色的龙瞳。



还没有等源稚生反应过来巨力简直要把他硬生生扯碎,他只来得及痛哼一声就被风间琉璃按倒在床上,柔软的被子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但男人盯着那双已经失去神采的眼睛,生物畏惧死亡的预警在他心里敲响。风间琉璃面无表情,源稚生很难确定他是否是清醒的,他伸手想要轻轻地拍拍他脸颊,喉结上下滑动一下,接着呼喊还没有说出口,就感受到了一阵窒息,龙王掐上了他的脖子。空气在逐渐退出他的索取范围,源稚生知道如果坐以待毙的话他可能活不到风间琉璃清醒,男人伸手击打风间琉璃的胸膛,拼命拿额头狠狠一撞。他脖子上的禁锢一松,源稚生感觉自己都要拼上性命,才逃离了风间琉璃的钳制,刚才狠狠一撞让他有些头晕,几乎要坐不稳,眼前是一片漆黑,而恶鬼就在他身后。



他闭上眼睛,能够感受到的是刀锋一样凛冽的死亡。风间琉璃已经回过神来了,那双可以击裂钢铁的手掐着源稚生的胳膊把他拖回去,接着牢牢地占据了他脆弱的脖颈,璀璨又让人畏惧的金色流淌在他眼睛里。生死一刻里他想起来刚见面时风间琉璃不容抵抗的强硬,临死之际才知道风间琉璃放的狠话是真的,他失去意识以后真的不会知道他是谁,会选择杀了他……可是他居然不后悔。



之前源稚生发现风间琉璃的龙瞳他居然不敢直视,在死亡的剧痛里他却真正地平静下来,男人使力一点点掰着风间琉璃的手,大声地呼喊风间琉璃的名字。虽然不后悔,但是如果风间琉璃清醒过来,看到自己死在他手上大概会崩溃吧,如果他醒过来谁来照顾他呢?龙王的黄金瞳美到狰狞,淬过毒一样的血腥盖住了那双眼睛的所有表情,他的手却被源稚生掰开了,龙王愤怒地咆哮出声,大量空气溢进气管,男人侧头剧烈地咳嗦起来。



“…咳…你醒醒!”



他伸手想去推风间琉璃,却差点被龙王可怕的蛮力折断腕骨,强烈的痛意顺着皮肉经脉传上来,他痛苦地蜷缩手臂,隐约能够体会到风间琉璃每天承受的苦痛何其难过。这个时候所有的挂念沉甸甸地压在他心上,在生死间来回地走马灯一般闪过头脑,他知道他认识的人们都会悲伤。源稚女大概会哭得很凶吧,希望他交的女朋友樱井小暮能替他照看这个弟弟,上杉绘梨衣之后再也等不到哥哥陪她玩游戏了,不知道会不会举着本子向他父亲提问,矢吹樱乌鸦夜叉那几个大概也会很悲伤,没准这个三人组在他死后就得重组进公司了……还有风间琉璃,他醒来后会怎么样呢?



可是现在男人凶狠的眼神昭示着他并没有醒来,几乎是想用目光把自己剜成碎片。如果在一个月前有人会跟他说自己会死于爱人手上他一定会暗自发笑,想无论如何也不会遇上这种人,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的爱人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美丽的皮囊下藏着恶鬼的灵魂……可是每一次亲吻和动情都是真的,就算是恶鬼也会全心全意地爱上一个人吧?这个人会是他吗,应该是他吧?



源稚生能感受到他攥着风间琉璃的手在逐渐无力,恶鬼的钳制越来越紧,他觉得肩膀上一阵刺痛,龙王张嘴狠狠地咬下去,伤口立刻渗出血来。他痛得抽了一口气,风间琉璃却依旧没有清醒的意思,刺痛和流出来的血都在提醒着源稚生面前的人非常地危险,人类本能的求生欲在提醒着他得打晕风间琉璃逃跑,他抬手狠狠地敲在风间琉璃后颈上,龙王浑身一颤,却没有倒下,眼底的凶光大盛,他放声尖啸,几乎让源稚生有些头晕目眩,源稚生本能地抬手抵抗,两个人几乎同时滚向地板,男人拼命抵抗才能勉强阻止风间琉璃的攻势,扭打里水杯滚下来摔成碎片,源稚生浑身剧痛——



锋利的瓷片划伤了他肌肤,风间琉璃也没能幸免,一片又大又利的瓷片深深地扎进他右臂,血液滴落在地板上一片鲜红。风间琉璃不怕疼一样地扑将过来,现在他身体上密密麻麻全是伤痕,风间琉璃发病的时候碰碎的玻璃陶瓷大概能凑的齐一打,旧伤还没有消除疤痕就填新伤,也不知道他死以后有没有人提醒他要消毒……



男人苦笑出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满心还是担心面前这个想要杀了他的恶鬼,他心知肚明今天此劫大概是逃不过去,风间琉璃眼神里俱是陌生的血腥气,像是被沉沉黑夜罩住的鬼魂。反正都是死,他的心一横,抢在龙王的手掐住他脖子前先动手了,他们之前挨得很近,彼此粗重的呼吸像是两只搏命的困兽搏斗,源稚生咬牙——



-

二十一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