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十六)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鹅,不更有人催更新没人看系列。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我这才发现,他们居然才表白,dbq。。





想要落荒而逃的醋王最后还是没能经收得住薄面对自己的摧残,匆匆把风间琉璃从浴室里推出去,在歌舞伎放肆的大笑里慌张地拉上磨砂门。在水声里他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还在鼓噪,风间琉璃最后也没把他的那句话说完,温热的水流透过指缝流到发上,白色的泡沫被搓出一个个细细的气泡然后被冲掉,他决心不再去想刻意断开的那半句话。心思却史无前例地轻快起来,对于那个深埋进心上人命脉里的另一个自己耿耿于怀,如果不是爱情……风间琉璃那是亲口否认是爱情了吧?这个颇有点孩子气的念头跳进脑海就有几分放松出来,源稚生仰头任花洒的水流一点点流过他的身体,浑身酸痛的肌肉在温水里得到蕴藉。始终挂念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擦干净身体后他也懒得再找衣服,浴巾松松垮垮地围着腰,源稚生推门。



还在浴室旁边的风间琉璃刚收拾好了刚才散落的玫瑰花瓣,他的眼神放肆地舔过男人露出来的每一部位,欲盖弥彰地往浴巾那处瞟了一眼就大大方方地溜过去。风间琉璃的眼神简直自带勾引,但他嘴上不说出来,源稚生也就只能装傻任凭风间琉璃耍个流氓。等到他已经进了浴室源稚生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他也没敲门就拉开还糊着一层水汽的磨砂门,在龙王开口赶人前冷冷地说:“不许用冷水。”



“……”不十分讲究冷热水的龙王觉得源稚生真是记仇记三年,好在门紧接着就已经被关上了,看来源某人真的就是想起来这一回事来提醒他的。风间琉璃好笑地摇了摇头,伸手去接温热的水流,温水里他闭着眼睛想起来第一次借用源稚生的浴缸,在里面发痛到差点直接晕过去,被好心赶过来的源稚生以为他是自杀,差点没气死。



短暂的相逢如今触摸起来却全部都是回忆,他像是一个跋涉沙漠的旅人,因为久旱所以把曾经饮过的甘甜泉水的记忆拿出来反复咀嚼。像是被源稚生杀死后又苏醒的时候,全凭着源稚女那些似是而非的回忆渡过所有的孤独关卡。可惜他很快就要死了,不然跟源稚生的这几天大概足够他拿来翻来覆去的回味,聊以慰藉身在异处的所有苦痛。



等到他洗完出去的时候源稚生已经又换好了他那一身睡衣,最顶上的领子都系得严严实实,风间琉璃略有点遗憾地往他身上瞄了一眼,袖着手看源稚生在书房里铺那张折叠床。龙王伸手把那张展开一半的床又收回去,凭着暴力优势拎着源稚生的衣领往后拖,正好让人踉跄着撞到他怀里。源稚生以为他在犯病逗他玩,伸手拍拍他的手背让他安分一点,风间琉璃才不会如他的愿,龙王伸手一挽就挽上他的胳膊,强拉硬拽之下倒也功效卓越,至少源稚生的床是没能铺下去。男人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脊背,正要转身过去继续铺床,他的去路却正好被风间琉璃堵住了,龙王一脸无辜地伸手又贴过来。



“你陪我睡吧?”



直到源稚生真的被他自己拖到了主卧,躺在另一个枕头上的风间琉璃觉得自己办的可能不是什么正确事情,他看着就睡在他旁边的安静侧脸,难得地感受到有些心浮气躁。跟他的那一身伤没什么关系,更多是触碰到了心底求而不得的遗憾,他爱的人终于在他还没有死去前找到了,拥有着平安顺意的人生,不再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也不每天晚上怀抱着梦魇入眠。而龙王也咬牙切齿地抗争过,狂笑着对宿命举起刀刃,把所有的恨都凝在刀锋上一路向前,披荆斩棘的同时也杀人无数,把所有人的鲜血拧成绞断命运齿轮的绳索。就算这场抗争他最后失败了,被当做傀儡扔进白王复苏的一场骗局里,可是元素乱流又从绝望中救了他,风间琉璃在一片死路里勉强摸到一条救命的绳索,顺着插满刀锋的悬崖峭壁而上,浑身被刀刃磨得鲜血四溢痛不欲生,但总算活着找到了源稚生,找到了足够深爱他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操蛋的命运又不让他活,像是攀岩到最后几步路了绳索被剪断一样地令人恼怒,风间琉璃觉得愤恨,但自己又无可奈何。他的身体时刻在衰弱和复苏之间拔河,纵然骄傲如龙王也不敢保证这场豪赌他一定不会输……他也承诺不起,这场赌注不光会是自己受到影响,还有源稚生。可源稚生本来是不必面对这个问题的,一场元素乱流把他带入了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也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源稚生的原有人生轨道,纵然他能够看得出来男人对自己的满腔爱意,毫无畏惧的龙王第一次因为恐慌失去什么而止步不前。



他已经一无所有,但是仍然害怕失去源稚生。



一直是无法无天的龙王第一次对于摆弄别人命运的轮盘感到迟疑,作为猛鬼众仅次于一把手的首领,他随便的一个决断就能让很多人做无辜的牺牲品,但是源稚生从来不在龙王很多人的这个概念里。他居然舍不得,舍不得自己在他这里获得满足以后抛下他一个人。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总要比获得后又眼睁睁失去要好一点,他伸手去握住源稚生的手背,缓缓地摩挲几下后凝望他安静的睡颜,风间琉璃下定决心一般地凑上去轻轻亲吻那只手的指尖。



“我爱你。”



一片安静里他这么说,源稚生没有睁开眼睛,想来应该是已经睡着了,在睡梦里男人依旧微微皱眉,像是还在想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一样。龙王扶着他的肩膀靠在胸口,男人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像是正在做什么梦一样有点儿不安稳,风间琉璃再度在怀抱里凑上去,他柔软的薄唇轻轻亲吻了男人的脸颊,龙王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伸出手去虚握他的指尖。



“我不是故意晾着你的。只是我既然随时会死……算了,还是不给你这种希望了。”



源稚生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被心上人剖白,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睁开眼睛,那柔软的亲吻带着甜意轻轻地落在脸上,有些像是羽毛北风吹拂过,优雅又轻柔地落在他身边。只一句我爱你就足够让他丢盔弃甲,所有的深夜辗转反侧都有了意义,除却其他的种种,那份只有在看着他睡在身边才会疯狂涌动的爱,终于在同样的深夜里有了回应。风间琉璃轻轻地吻他,也许是怕男人突然醒来,那双柔软的唇不肯停留在他的脸颊上太久,风间琉璃的指腹落在他唇上,又飞快地逃开。



他爱的人终于在深夜里给了他回应。尽管最后是带着苦涩的自嘲,可是同样的爱意已经付诸于他,今夜他和他一样失眠辗转,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终究没有了任何遗憾。无数次在心底徘徊的疑问,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已经有了答案。



“别动。”



他伸臂把风间琉璃紧紧地抱在怀里,怀里的躯体短暂地一僵就伸手推他,听声音风间琉璃甚至还有一些恼怒,被撞破告白的龙王恼羞成怒也显得分外可爱。源稚生圈着他不让风间琉璃从他怀抱里逃脱,亲吻已经反客为主地堵上那双嘴唇,把接下来的所有控诉都堵在了唇齿交融里。这个吻堪称疯狂,谁也不愿意先一步退开,唇舌暧昧地纠缠在一起交换空气和津液,风间琉璃唇齿间的空气被尽数掠夺,柔软的舌尖灵蛇一样缠上源稚生探进来的舌,仿佛下一秒就要缺氧,但仍然不愿意离开对方柔软的嘴唇。最后还是源稚生先退出来,唇齿间牵连着一道暧昧的银丝,风间琉璃又不依不饶地缠上去,他呼吸还带着喘,嘴唇就再度侵袭上他脸颊各处。没有时间兴师问罪,最后一层暧昧又疏离的纱被一个足够燃起火焰般的吻挑开,所有的心思都昭然若揭,也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诉说爱意。



“怎么没睡?”



“怎么可能睡得着。幸好没睡?”



男人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这个话题,手腕一抬去摸他的长发,这个答案昭然若揭,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打算说出来。他们彼此对视,原本预想好的结局在这个夜晚被表白和装睡先后捅破,不过谁也不后悔。本来没有打算得到回应,决心把对他的这份感情小心保存一直带向他身死之地,但他想好的所有的退路都在源稚生吻上去的时候全数被他自己切断,风间琉璃的全部顾虑都在这个接吻里被弃之脑后。这是源稚生的选择,那么同时也就是他的,即使朝生暮死,也九死未悔。



风间琉璃牵着他的手笑了起来,他的嘴唇贴着源稚生的指尖,舌尖触上柔软的指腹。疼痛犹自磨着他的骨头和筋脉,并不因为他爱上谁有了正果就就此消磨去,他最终有可能还是要走向死亡,虽然他自己已经无憾,但不代表要给源稚生留下选择。他想起了昨天对源稚生说的那句话,忍不住反手过去伸手握着他。现在的气氛太好了,饶是他也不忍心破坏现在,只好用了一种语焉不详的方式来传递询问。



“我昨天跟你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我在北海道那里有一套房产。”源稚生避重就轻地说,“是在山上的一套小别墅,离温泉很近,周围没有人烟,非常清净。山下不远就是海,海边也有一个小镇,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搬到那里住一段时间。”



“北海道吗?”风间琉璃笑起来,他想起来他用一个濒临失控的混血种测试莫洛托夫,在灯光下他自然地蜷曲手臂把最后决战的地点聊天一样地吐露出来,现在回想起来像是宿命一样。



“好啊。”



一个适合埋葬自己的地方。



至少被埋葬之前,他已经拥有了阳光。





-

十七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