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十一)

时空混乱设定

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鹅,不更有人催更新没人看系列。


    二                



有一支烟花突兀地在广场绽放出花来,源稚生抬头眯着眼看去,璀璨的金黄融在热闹的夜色里,星屑一般地落下去。接着一只白皙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袖,他应声回头看,只能看见长发松松散散地搭在浴衣上,然后一副面具递了过来。风间琉璃在这个面具摊上挑挑拣拣挺久,也许是存了逗源稚生的心思,他伸手递过来的是一只猫面具,这个明显就是给女孩子带着玩的东西,亏了风间琉璃有胆子递出手。



源稚生有心说他两句,但是眼神低触了人含着笑的眉眼,拒绝的话在舌尖盘桓一遭,硬是没有开口。他伸手随便往脸上一带,墨黑的发上压着面具的红绳,龙王从那所学校回来以后就一直板着脸,到此刻看到了男人高大身材配着一副可爱到有些滑稽的面具,忍不住噗嗤一声破了原先冷冰冰的皮相。风间琉璃眨了眨眼,矮身下去又捡走了一只狐狸面具,手腕一翻就从袖口落出应付的日元来。



他这招式做得他很熟,但看样子并不是落在此处,更像是赌手在赌场里藏的花招。风间琉璃看得出源稚生的疑问,站起身来伸手拽着他往热闹地方走,轻描淡写:“之前闲的没事在大阪开过一家赌场,随便学了几招。”他轻描淡写得很,听上去就好像是我在大阪旅游口渴了去买了一杯水,也罢,只看着这张脸,谁能想到风间琉璃是杀人都不眨眼的人物呢,一个呼风唤雨的黑道首领拥有一家黑赌场也不足为怪。



风间琉璃容色淡淡的,大概是不想让源稚生观察他表情,伸手一扣就把狐狸面具戴在脸上,他驻足凝视着树上挂着的一溜灯笼还有家家户户都有的鲤鱼旗或者瓷娃娃,一时间竟没走动,任凭一小孩撞在他身上。



那个孩子也乖觉得很,举着个苹果糖小心翼翼地没沾到他衣服上,自己反而一头撞过来。待到源稚生出手扶着他,刚踉跄一下站好就快速撒腿开溜,一边跑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传来,大概是不好意思撞到了您之类的。风间琉璃没什么表情,他只是好奇地看了看人群攒动的热闹之地,源稚生便出口解释:“大概是有歌舞之类?鹿取在这里是很出名的旅游镇,夏日祭有盛大的歌舞和烟火会。”



他们来的很是时候。正值鹿取最热闹的时节,夏日祭里各种传统的美食沿着街摆出,每走一步都能嗅到香气,各种活动也是最热闹的时候,几乎举目一望哪儿都是人踪。风间琉璃看着很新鲜,他已经不记得鹿取有过什么盛大的祭典了,能有的零散记忆就是镇上祭司很看好他,每次鹿取有什么活动都会让源稚女去神社帮忙,而源稚女也很愿意做这个差事,因为神社里的人会给他一些食物,如果源稚女小心一点保存的话可以够他和哥哥在一段时间里不会饿着肚子,源稚生也不必那么辛苦。但这毕竟已是少年时期的事了,风间琉璃只能记得一鳞半爪,而再温暖的记忆只要反复咀嚼都会烂掉,带着恨意的眼睛回看过去也少了少年的无忧无虑,一切都是寒夜夜雨,过去有多少爱意,如今就有多么仇恨。鹿取的夏日祭对风间琉璃来说还是陌生的,他参与过一次的盛宴是城市里的女孩子来参加巫女节,在盛宴即将打开的时候他扮作美丽的女孩盛装而来,但没能等到那一次盛宴开场,他死在那个化学气味浓郁的阴暗地下室里。



现在他正在看一对小情侣捞金鱼,女孩把头发挽起,发上带一只简素的小簪,随着捞金鱼的动作一晃一晃。他侧头看源稚生,手指指了指那一池子的金鱼,眼睛被一树的灯笼照得很亮:“去不去?”



被他看着的人没回话,默不作声的被拉过去了,才在心里想在这个眼神里怎么可能说出一个不字。那对小情侣拎着装金鱼的袋子心满意足地离开,有几个孩子在旁边拿出钱来凑一轮捞金鱼的活动,叽叽喳喳的分说有点儿搞笑。



源稚生带着的钱足够风间琉璃在这个夏日祭上挥霍,不过他没大有兴趣,这种夏日祭在东京也有不少,传统小镇上其实都是玩腻了的把戏。但他知道风间琉璃其实蛮感兴趣的,龙王像是一个装饰精美的彩灯,表里壮阔丰富,一辈子活够了几辈子都没办法体验的人生,可是里面就盛着几根滴着烛泪的蜡烛,甚至不曾享受过孩童一般的童年。也许在这个时候,是可以略微补回来一点的。源稚生握着备用的渔网看着风间琉璃,龙王拿着纸网兴致勃勃,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不过池子里的小鱼在他的注视下倒是一哄而散。



接下来的一幕是源稚生没预料到的。偌大一个池子里的鱼都好像见了杀神一样拼命的逃,风间琉璃倒是没有动真格,就以一副慢悠悠的姿态来逗鱼,金色的几尾鱼摇曳着窜过,甚至带起了水花。龙王轻轻地笑了一下,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龙这种生物了,但陌生的血脉仍然涌动着的是亘古不变的杀戮气息,血腥藏在他的眼睛里,凭着本能就足够这些鱼们落荒而逃。源稚女小的时候山间路边的小鹿都不害怕他,但是羸弱的孩子心里住着一只恶鬼,鬼睁开他狰狞的美目以后就算是猛兽也要避让,甚至是龙的侍从都会感受到畏惧。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从来都没有什么跟小动物亲近的爱好,他也不知道把这些金鱼捞起来能有什么用处。几个小孩子围在池子边,隐隐在嬉笑,风间琉璃垂着眼睛面无表情,身体内的龙血却不受他控制地热起来。



他的眼神一冷。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除了动不动就抽筋动骨的疼痛以外,龙血也已经越来越不听使唤了,疼痛往往都带着凶残的杀心而来,风间琉璃无法控制体内罪恶的血液流淌奔走,只是觉得眼睛越来越烫。他不敢抬起眼睛,长长的睫毛蜷起来半遮住一双狭眸,在水面上他看着他的眼睛在黑与金色之间来回切换,某种虚弱的意识却在这个时候席卷了他残暴危险的杀意来。他不能够在这里动手,身负恶龙血液的自己没有任何人会是对手,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这几个口无遮拦的小孩子,甚至血屠整个身在繁华的鹿取。可是他不能。



……因为是源稚生陪他来的。



一阵钻心的疼痛久违地却也毫不意外地来到,紧绷的手手背爆出几条青筋,接着男人力道一松,捞金鱼的网整个没到水中。风间琉璃细细地颤抖起来。接着他的肩膀被大力搂住了,源稚生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地把他揽进怀里,风间琉璃觉得耳边有呼吸暧昧地擦过去。源稚生抱着他的手居然很稳,像是一个牢笼一样禁锢住发疯的恶鬼,把他困在这一层人间的皮囊里,里面的滔天杀意席卷不出来,风间琉璃哆嗦着握住他的胳膊,他握得太紧了,源稚生甚至觉得整个手臂都在发疼。接着那疼感却倏地一松,尽管皮肉还有顿顿的痛感延续着,但是龙王已经松开了手,倦倦地倚在他身上。



“想要哪条鱼?”他听见源稚生说。



风间琉璃笑了起来。他还是觉得有些疼,但是勉强可以忍受了,水面上金色的寒灯变成了温润黑眸,龙王孩子气地拿手指点了点一尾游得正欢的金鱼。源稚生只是嗯了一声,他的动作比风间琉璃慢悠悠逗鱼的动作快得多,网落入水中破开一圈气泡,接着一抖一晃,金鱼四散着奔逃,源稚生的网已经逼近上去,那条被风间琉璃钦点的小鱼可怜巴巴地被网困住,接着被提了上来。



直到一个袋子里盛了六条小鱼源稚生才收手,他冲着风间琉璃晃一晃袋子,没有笑,但眉目舒展,颇为自得。龙王也勉强从疼痛里抽出神来,撇了一眼还在闹腾的孩子堆却没了什么杀意,那几个孩子被源稚生说捞哪条就捞哪条的捞鱼功夫唬得一愣一愣,满脸崇拜地看着源稚生。这一幕有点好笑,风间琉璃攥着男人的胳膊低声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拖着源稚生走,广场上人头涌动,传统乐器在人声熙攘里响起来,偶尔有几声非常清亮的嗓子递过来,绕口的词,但调子好听。歌舞已经开始了,但风间琉璃不觉得有什么意趣,纵然鹿取这里人们都对这个歌舞非常感兴趣,放在龙王耳里这个实在不太够格。好在并不是每个人都醉心于歌舞,有些游客一游就是好几天,把该听的唱词全部听遍,街头摆摊的人也悠闲的很,依旧端坐着招览生意。他手里的鱼儿摇摇摆摆着,吐出几个和这个热闹的夏日祭一样惬意的泡泡来。



他拉着源稚生往热闹相反的地方走,这儿就显得僻静不惹人烦,但也有零星的游客还在这里盘桓,在安静里又透着烟火气。一个个竹圈大喇喇地摆放在地上,一些传统的工艺品摆成一个阵,恭迎他们的到来。风间琉璃疼劲过去了,他的眼睛一扫就把这个摊子上好玩的货色全部收入眼底,对最远处摆着的那个两小人比试刀术的小像吸引,便随手掷下两次竹圈的钱,伸手揽过两个来。混血种的臂力目力不可小窥,龙王站在边上打量其他人投掷的功夫就把情况摸得差不多,站在指定位置上伸手一扬,竹圈把小像扣进最中心的部位。他垂着眼睛一扫,摆摊的摊主就已经赔着笑脸拿着这小像过来,风间琉璃也不接,全辛苦了拎着金鱼袋子的可靠劳工,他的手却又一晃着动了,这次扣住的是个古刀模子的挂坠。这次他也不等着摊主来送了,直接伸手一抓把那把刀挂坠握在手里,眼底隐隐有笑意。这刀是黑色刀柄刀鞘,拿红绳系着这把小刀,风间琉璃颠过来倒过去地看这个造型古朴手艺却粗糙的工艺品,又伸手拔了拔,想想还是把这把刀递还回摊子上了。他看出了源稚生眼底下的疑惑,只是伸手摸了摸那个精致的小像,把它递给源稚生,风间琉璃中文很流畅,摊主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在自己摊子前嘀咕,想了想少搭件物什总归是好的,便问也没问地就扭头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这把刀做的不好,其实就一把实心刀,就失去我想要的神韵,不值得留。喜欢这个么,这个送你了。”



“喜欢。你知道我会竹刀?”这个像是两人比试刀术,做得颇精致,算是摊上唯一值得一看的,不过源稚生倒对刚才那把刀更在意一些,于是问了:“你以前也用刀?和你的那把很像?”



风间琉璃反而不说了,他伸手指了旁边卖苹果糖的小铺子,欲盖弥彰地眨眨眼。



“你懂的。”






-

十二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