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十)

时空混乱设定,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


    二              



十。


源稚生在副驾驶座上盯着风间琉璃,冷风刮着车窗呼呼作响,某个亲自开车的龙王一点儿也察觉不到他的紧张,踩着油门开得飞快,刚刚天亮了一个边,倒也没有人。一般没人敢不要命的在这个时间段开车,灯光实在太过昏暗,一不留神就可能要翻车弄个车损人亡的悲惨结局。但混血种的夜行视力足够媲美夜行动物的眼睛了,对源稚生来说看不清的路段,风间琉璃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有一点想嘲讽这个眼大无神的人类。他们正开车去驱向鹿取,因为龙王走到哪里都有给他开车或者开飞机的,风间琉璃记住的路不多,不过鹿取是刻骨铭心的那一条。这条路他从来都自己去,也永远是自己一个人出来。能和他同行的哥哥早就站在了优秀斩鬼人的行列,和他天远地隔。所以当初他曾经牵着他的手去过东京,又牵着他回来,然后他就走了,孤身去赴那个所谓少主人的前程,后来他回来的时候一切都物是人非。



风间琉璃在之前真的来过鹿取,推开了压住井盖的巨石,扔进染血的狩衣,油滴滴答答地淋下去,像是在流泪,他沉默地盯着井下静默的狩衣,面无表情地把井口复原。风间琉璃没有再去地下室,他知道这次来那就尘归尘土归土,当年源稚女在这里走过的一生不算是他的,源稚女被源稚生一刀亲手杀死了,它的心脏还在跳动,活着的是风间琉璃。风间琉璃只记得他躺在旁边的草地上想了很多,那种苦涩和疼痛挥之不去,他想了什么却很难真正想起来。无非就是在脑海里把他爱过的、也爱过他哥哥全部记住,然后再全部丢弃。那个很羞涩也很怯懦的源稚女终于是不见了,他自己可以在悬崖峭壁上攀岩翻越,衣摆都不会被尖锐石片刮开,当然就不需要一个哥哥牵着他的手走过田埂,他自己现在是梦貘的主人专门制造噩梦,晚上也就不需要听一个人稳定的呼吸声入睡。



只是晚上他被噩梦惊醒的时候,还是忘不掉源稚生的怀抱,以至于后来夜夜都魂牵梦绕。



可是源稚生的怀抱是温暖的,更是血腥的,他牢牢地抱着自己不让自己寻找到可以脱逃的机会,在剧痛里风间琉璃抬起眼睛挣扎地看源稚生悲痛的脸。源稚生那么地痛苦,可是握刀的手那么有力,轻而易举地豁开他的胸膛拧碎他的心脏,骨头都在颤抖着发痛。他垂下头去,那双死气沉沉的金色眼瞳倒映出明亮的刀锋,和华美有力的刀铭。蜘蛛山中凶魃夜伏。



他是猛鬼众的龙王他拥有一切……但是也一无所有。



“还有多久?”漫漫长夜不免困倦,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伸手打开了车窗,打火机在夜风里轻轻发出一声声响,柔和七星的烟味刚在车内徘徊一圈,就顺着车窗大嫦的漏洞溜了出去。风间琉璃沉默的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车载导航,鹿取两个字明晃晃地灼烧眼底那团璀璨的金火,然后在烈火燎原里把自己烧成灰烬,一片片地碎了,然后源稚生这个问题像是突如其来的一阵风,那风扯着一声呼啸就把片片白灰吹了个干干净净。龙王垂着眼睛报上导航上的公里数,一阵酸麻顺着他的手臂传到手掌的筋脉,风间琉璃定了定神,握紧了他的方向盘。他不动声色的把那份疼痛尽数吞咽,毁天灭地的角色终于也学会了该怎样和这副动不动就罢工撂挑子的身体相处,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在副驾默默抽烟的源稚生,觉得这个世界的源稚生委实好骗,没什么戒心就跟他上了这辆车。如果他要真是想把源稚生骗去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干点什么,现在这个养尊处优的二世祖已经处在被他卖的边缘了。



路边指向标在车窗外倏地一闪,距离鹿取5KM。



风间琉璃眉尾一跳,记忆力的夜晚再度和现实重合起来,在晚风里他伸手握着方向盘疾驰而过,鹿取的指示牌破败不堪地伫立在路边,被连绵的雨打得褪色大半,形容凄惨。龙王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在后视镜一闪而过的影子,告示牌被新刷过一层漆,明亮崭新,和那个世界破败的小镇那么不同。在这里他与这个世界发生重合,又很快断开了这个重合点。他缓慢而悠长的呼吸,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身后的一条坦途分裂成两段,一条通往他从前走过的路,一条通向他的现在。然而过去风起云涌还是血腥滔天的世界都已经过去了,龙族还活在基本名不见经传的小说里,但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会像他一样点亮狰狞的黄金瞳,拔出刀刃来与整个世界为敌。无论身后的路是一条还是两条,他身边坐着这个世界的源稚生,决定着他无法调转车头转向那个用火与血铺就的世界,而他们面前就一条公路,只能向前。



尽管他已经自认为做好了准备,但当源稚生的车缓缓在鹿取镇门口停下的时候,风间琉璃还是感到了惊愕。在他的世界里,源稚生十七岁那年返回鹿取,以手中的刀结果了在美丽小镇上作乱的恶鬼,就是源稚生的弟弟源稚女,此后神社失去了一个很有才能的祭司候选人,也因为这场杀人魔王的血色在这座古朴的镇子泼得够多,鹿取就慢慢衰败了下去。毕竟寻找一个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山间小镇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没有必要非要到鹿取才能一览美丽的山间景色的地步,所以等他们在回来的时候一切都物是人非,几点还没有搬出去小镇的灯点亮在夜里像是鬼火。可是这个世界源稚生没有在这里居住过,也不存在一个披着美丽皮囊的杀人魔,鹿取要比风间琉璃想象的要繁华的多,已经俨然成为了旅游景点,此时还刚刚清晨,满个镇子都关着门陷入甜蜜安静的好眠中,但从修葺良好的房屋和满山苍翠、满家满院都精心种植培育的花树里,龙王还是敏锐地嗅到了这座小镇繁华的人气儿。



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



龙王记忆里的瑟瑟秋雨太深刻,把鹿取染得萧索又破败。他习惯了颓唐的、被一层血刷过的鹿取,如今和繁华到连清晨都冒着人烟的镇子撞了个眼对眼,几乎生出几分对面不识的尴尬来。一个鬼魂千里迢迢地翻山越岭来回首向来萧索处,但忘了自己手里的柯都烂了,一个冬天就足够破败衰草在春天生出新芽,于是萧索之地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十里繁华的故里,却是不认识了。风间琉璃手足无措地站在镇口半天,最后还是源稚生看不下去了把他拉进这个魂牵梦绕之地,所有隔着一层纱的气息现在更加分明,路旁有几家供着游人吃喝的铺子已经点了灯,下一刻热浪似乎就要舔着他的眉目过来了——这一切都活了,倒是证明只有风间琉璃是个假的。



“这是鹿取吗?”源稚生淡淡地问。



陷入大梦的龙王才回过神来,他扯着源稚生的袖口把他往里面拉,每次夜晚他沉在梦境里一点点构筑这个镇子的全貌,如今除了这层繁华不是他的鹿取,路的来去,建筑走向都和那个鹿取没有什么不同。风间琉璃没有回答源稚生这到底是不是录取,他拉着源稚生走了好一段路,才指着街对面一家糖果点心铺子开了腔。



“那家的和果子很好吃。源稚女小的时候长得就像个发育不良的小女孩,和哥哥被寄养也没有什么钱,并没有那么大的开销去买点心吃,那家主人是个老婆婆,总是看源稚女可怜就偷偷塞给他。”



之后的回忆就顺着那阵带着点心甜腻香味的风席卷而来,风间琉璃的记性可能很好,或者是他的人生也就剩下那么几件事值得记住了,每一件小时候发生过的小事他似乎都数的清。包括山里面那个地方的野果最甘甜,在哪里汲山泉水喝凉快惬意,他对甜美的回忆滔滔不绝,对恶意也如数家珍,他讲那个养父当初在源稚生瘦削的脊背上抽过多么重的伤,讲学校里有几个仗着他手脚纤弱就欺负他的小流氓们,但是他说起这些的时候淡淡的,像是在说别人度过的一生,与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干系,源稚生也没有去问这些人到最后的结局。他们只是很默契地安静着走过每一处,在一个已经物是人非的镇子里听孤魂野鬼勉强地拼凑起他的前世来,只不过没有经历过那些的源稚生似乎在这些淡淡的叙述里找到了一些影子,亲切的好像是曾经也经历过。



现在他在讲那场费尽心机也没有看上的流星雨,今天的天气还很好,并没有故事里暴雨侵袭的格调。在林林总总的旧事里终于有一个故事掺和上了一丝叙述人的心情,源稚生眉头一动,他听出来了风间琉璃在心里大抵是有些遗憾的。可惜这个遗憾像是一枚秋叶,属于命运的狂风轻而易举地把它掀翻到枯败的落叶丛中,当年的源稚生大概也是遗憾的吧,只是不知道他心里知晓不知晓风间琉璃的遗憾,他记得风间琉璃世界里的哥哥没跟他说过多少,大概这场流星雨湮灭在残酷的厮杀中。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看到垂着眼睛看向学校的风间琉璃,源稚生心底居然生出了几分莫名其妙的舒心。



还没有等到他一惊,那双手指指着远处的山林,风间琉璃轻轻地说:“有一年他贿赂了护林员,学会了开直升机,在他自以为的生日的那天把那个当成了我的生日礼物——带着我自己用直升机升空。”



源稚生心头一悸,他低声说:“看来你哥哥很爱你。”




他没等到肯定的回复,龙王讽刺地笑起来,他眼尾生得上挑,拿胭脂抹了抹更生妩媚,但现在蔻丹般的红趁着这个笑容非常嘲讽。那个学校就在眼前,也许是一个旅游胜地并不太关心这座不会有游客去参观的学校的门面怎么样,在一群建筑物里这所学校落魄得有点出乎意料。像是可怜风间琉璃这只孤魂野鬼,所以把最重要的一个记忆原样保留起来。那个学校有幽深的地下室,外面没有被妥善修葺的草坪上有一口井,用刀撬开以后可以把一个人扔下去,旁边还有巨石,足够源稚生就地取材把恶鬼封印。



“是啊,他很爱我。”风间琉璃又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淡淡容色,“刚苏醒的我是源稚女暴躁嗜血的人格,所以我杀死了美丽的女孩,把她们放在地下室做成人偶。源稚生是来杀我的,他也做到了。”



“我不否认我有罪。”恶鬼隔着一条小路与对面的学校遥遥对望,源稚生以为他会像是之前一样带着自己走过去,但风间琉璃只是看了一眼就扭头转身离开,他的衣摆被晨风托起又落下。像是一只归鸟路过了曾经的巢穴,在此之前这个巢穴经受了灭顶之灾般的灾难,所以此番路过,无论那个曾经让他栖居在那里的巢穴还在不在,他都不会再回头看了。小镇上已经有了人在走动,风间琉璃的背影安静又落寞,“我只是恨他,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丢下我了。”



无关道义,只发于情。



源稚生没有急着跟上去,他看着风间琉璃的背影,眼神闪动。



可是你还是很爱他。他自己在心里说。





-

十一

评论 ( 16 )
热度 ( 30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