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八)

#时空混乱设定,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独立风间琉璃人格

 

    二          



 

八。

 

 

虽然口上教训不听话的麻烦要收拾他,但是源稚生也明白收拾风间琉璃他估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龙王在他视线里其实一直都蛮乖,不过偶尔失控的黄金瞳还是在提醒着他,捡来的人绝不是小野猫之类的东西。那是对视间都会传来的战栗,风间琉璃的那双眼睛妖冶也危险,像是噬人血肉的妖花在他眼瞳里种下盛放的果,也许有人会觉得刀锋的弧度很美,但不会有人觉得挥刀时的刀光很无害。

 

 

现在这把妖冶的刀很乖地趴在折叠床上,源稚生坐在他身旁给他往伤口上涂药。风间琉璃却不让他先抹有刀伤的地方,似乎对龙王来说,那些青青紫紫的淤青更让他觉得不舒服。男人想要教育他,风间琉璃就笑着抬胳膊给他看,那里有一处小小的刀口,源稚生震惊地看着那一处慢慢地自己愈合。显摆了龙血的威力的龙王倒是对源稚生此刻的表情更感兴趣,但源稚生吃惊了一下以后就又恢复了正常,他还觉得无趣,但手却被人抓住了。

 

 

男人攥了攥他的手腕权作警告,又去拿药去抹他肿胀的部位,清凉的药膏敷在发热的肌肉上要比等愈合舒服,风间琉璃是真的不爱惜自己,淤青看上去很严重,源稚生揉开他的瘀血。风间琉璃是有点疼的,但是只是皱了皱眉,连呼吸节奏都没有什么变化。

 

 

“怎么弄的?”男人低声兴师问罪。

 

 

“疼……”风间琉璃半眯着眼享受按摩,感受到力道减轻以后笑了起来,“不是说你,昨天晚上疼的比较厉害……我就……”

 

 

“……没见过这么转移注意力的。下次不许。”

 

 

按摩师没好气地按上他的伤口,风间琉璃惊得一躬腰,身子却直接贴着源稚生的身体,惨遭当按摩师一职的男人低头,几乎是耳鬓厮磨一样亲密的距离。却先是源稚生脸上挂不住了,风间琉璃简直是要比女人还要明艳婉约,他此刻带着笑就格外像带毒的、却开得正艳的罂粟,连微微下垂的下眼睑看上去都是挑逗。风间琉璃当然看出来源稚生这是害羞了,却不肯饶过他。这位没化妆眉梢眼尾却都带着自觉的媚意,而他的气场又是骄矜的锋利,就像是不饮人自醉的烈酒,入口像是锋利地在身上直接捅了一刀,把醉意顺着血脉涌入神经每一寸并且直达心底,但他此刻又是笑的……像是回味悠长的绵柔,觉得热烈里酒香还是甜的。

 

 

他的身体蹭上来,胳膊也环上去,隔着一层薄薄的夏天衣料,他赤裸的身体贴着他摩挲,一切的动作分解开来都像是什么不可描述电影里的镜头,但他笑得狡黠又理所应当,所以看上去只是心情很好地闹着他玩一玩。

 

 

被玩的源稚生觉得这不太行……他一个算不上太直的男人被个妖孽这么闹,简直想落荒而逃…不然还真的撑不太住。但是风间琉璃身上的伤还没处理完,源稚生轻轻地吸了口气,顺势捏了他一把,尽量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我以为你不疼了的。”

 

 

“跟你睡了一觉就是你这个世界的人了?一直都有,还是疼……非常疼。”

 

 

……。源稚生觉得风间琉璃是越来越过分了,他大脑当机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风间琉璃的睡一觉是真的是字面意思,风间琉璃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的脸,源稚生肌肤很白,脸只要一红立刻就能看出来,此刻他把人故意抛出来的挑逗接了个明白,脸就差要烧起来了。

 

 

他看着闹得自己脸红的源稚生又恍惚,想来也是,一个恨之入骨又想得发疯的人现在就在身边,呼吸是温热的,肢体互相接触,而不再是刀锋隔开沉藏在心底的所有情绪,刀光剑影里擦出来的光璀璨得像是火花,寂寞得像是霞光。那洗髓般的疼痛又来了,好像是不知道什么人嫌他这个龙王做尽坏事一样,他在那个世界里,结局悲凉得让他肝胆俱碎,到这个世界这种疼痛还是如影随形。他带着点笑意的促狭消隐不见,俊秀的狭眉蹙起,痛苦地揉成一团,迷雾一样的梦魇又再度亮出它凶狠的獠牙,梦里的源稚生一刀破开他的胸膛,血肉和白骨都凄惨地外露,持刀的少年人满脸悲痛,和那被外骨骼包裹着的清秀脸颊反复地、走马灯一样地重合。

 

 

他痛苦地呜咽。他还记得这个世界的源稚生就在他的身边,如果嘶吼会吓到他。他能感受到源稚生在着急地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回答不了他了。殷红的血一点点浸满他的意志,骨头埋在火海里一点点烧成灰烬,他又嗅到了强烈的血腥味,在他对面的男人摆出刀架,四番八相的威压笼在对方帝王般高贵的黄金瞳里。在死亡的风声里他放声大笑,那把炼金古刀在他手里跳动着铮鸣,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彼此就互为死亡。他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假,但源稚生其实也很疯,只不过他们疯的不一样。风间琉璃让仇恨占据他身体的每一部分,恶鬼之名是恨意的战旗,而源稚生则是他自己大义的殉道者,两人疯的都不一样……只有寂寞那么相同。

 

 

可现在源稚生死了,所以他必须得承担下他的寂寞,还有疼痛。他的脉搏还在跳动,风间琉璃宁可他沉寂下来,快死了一样的痛苦里,温热的躯体紧紧地拥抱着他,富士山上的雪晶莹也寂寥,他的寂寞像是在红尘里大醉一场后的安静。像是他在极乐馆里饮到醉极后听着女孩轻薄却娇俏的笑音,眼里却只有花瓶里那支开得极艳的春桃花,荼蘼过后就要败了,世间万物如常,他也快要死了……

 

 

可是也许人的本能都畏死,特别是在他的仇恨亲手被摧毁之后。源稚生带着体温和心跳的身体牢牢地压着他,阻止风间琉璃又像昨天晚上一样做些什么自残的举动。开到满是衰败意味的春桃被人为折断,花瓣碎了一地、梦也散了,一双手拭去他额角的薄汗。新一轮的疼痛又过去了,只剩下余韵留在他的骨头里作响,龙王倒不是一点疼都忍不住的个性,实际上疼痛一直都伴随他,只不过他还忍不了那种活活要把人抽筋剥皮的痛,其他的痛苦灼烧他的血脉筋髓,有时候好些、有时候坏些。总归是可以忍的,不然捡他回来的源稚生能愁死。

 

 

但风间琉璃不知道他陷入疼痛漩涡里的时候,源稚生一直在注视他,如果不是因为挨得太近能够感知到呼吸,风间琉璃看上去只是像做噩梦一样地蹙着眉,可源稚生按着他陷入痛苦的身体,听脉搏挣扎着搏动。他相信风间琉璃是很疼的,那种疼痛在他骨髓里扎根,并顺着血管疯长,怀里的躯体的体温热烫后又一点点渐凉……他觉得风间琉璃没骗他,又希望怀里的人能够骗骗他,毕竟这份排异一样的摧毁无药可救,他只能看着风间琉璃陷入无边的混沌,露出甚至类似于委屈那样的表情……源稚生不得不承认在心里他是同情风间琉璃的,一个跟你朝夕相处的人,遭受如此痛苦却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大概是会让人同情的。

 

 

他决定赌一把了,不管风间琉璃是不是所谓的凶徒……那种恍惚又轻飘的同情一时间让他没有办法去多想些什么,被诅咒了一样的龙王拿脸去贴他的胸口,小心翼翼地攥着他的胳膊又不敢发力去握,一副狼狈又不知所措的模样,那带着媚意的锋利眼角此刻蔫蔫地敛着,他想起来风间琉璃泪流满面地喊的他那声哥哥,那不知何时已不再是旁观者的心念一动……似乎是尝到了一点心疼的滋味。

 

 

“你不回去也没有关系……在这里住下来吧,”源稚生的声音轻地像是虚无缥缈的风,“还是去卧室吧,至少我看着你,别再一身伤了。”

 

 

被他哄的人却不吃这一套,龙王只要不遭遇疼得抽骨一样的疼就永远有力气保持一副——至少源稚生觉得他找打的姿态,风间琉璃眯着眼睛,这样显得他有点咄咄逼人,他在好像注定会沉默之前毫不给源稚生面子地问他:“那如果我失控呢?你也许会死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帮你……”源稚生叹口气,回答艰难又滞涩,风间琉璃只是看上去柔软温情好开玩笑,真触碰到他不愿意涉及的话题硬得像是刀子,碰他当然是有回声的,只不过全是呛声而已。他乌黑的眼睛里好像还有一抹金色没完全褪去,风间琉璃眼睛瞳色非常清澈,但细看好像是深不见底。源稚生突然就想知道这双眼睛的主人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对好意如此冰冷地不接受,是因为不情愿呢……还是因为不敢呢?他犹豫再三还是问了:

 

 

“之前没有人帮你吗,我也只是想帮帮你而已。在那个世界……你不还是我弟弟吗?”

 

 

“……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了。”风间琉璃挣扎着坐起来,这样他能够与源稚生平视,就格外地心平气和,前尘就旧事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他咳嗽一声,慢慢地数。

 

 

“如果说不计回报也不顾代价,帮我的也许只有我的女孩。樱井小暮帮我打理极乐馆——你可以理解为非法赌场,我是黑道的鬼,别指望我能做什么正常营生。并且照顾我在那里的生活,最后她帮我看护这个…家,她死了。我知道我的女孩喜欢我,她想要的是我的喜欢,还有我的孤独。”

 

 

“孤独?”

 

 

“混血种管它叫血之哀,随便吧,反正就是那种东西。我是猛鬼众的龙王,日本将棋里的龙王,你应该懂了。其实鬼也是很孤独的,在深夜里舔着仇恨和血,伴着孤独入睡。可太多的鬼都有这种感觉,于是就抱团在一起取暖、仇恨、痛苦,咬牙切齿地复仇。都是扑火的飞蛾,怎能不聚在一起呢?我能理解小暮,她也明白我,像是雪和晨光其实都寂寥……凑在一起,就算自取灭亡…也是温暖的。”

 

 

“再来就是本部执行员。这个机制一时半会讲不清,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你知道一点就行了,他们是想帮我杀掉……用你的世界观大概是我上司吧,也算是我的老师。不过我一直想杀他,他们要的是合作,为的是龙王不再复苏。里面还有个孩子想帮源稚女找他哥哥说清一切……可惜,这些都没有成功。”

 

 

“没有了,其他的帮也不算是帮我,而且考量更多……没有了。”风间琉璃倦倦地摆手,指尖却被源稚生捉紧,他错愕地看他,而源稚生的话更让他方寸大乱,心中那片孤独的海解冻,山巅上的积雪消融。刚才还是源稚生因为彼此太近的接触脸红,可当那恳切的……也过分温柔的话语轻轻地擦过他耳畔,风间琉璃甚至不敢看源稚生的眼睛。

 

 

“再在这份名单上加上我吧,好吗?”




*
我真的喜欢这种很直白也很务实的feel,相信我源哥还可以再撩一点(不我不行了他再撩我就狗带了)
给大家道个歉,之前意外情节太拖沓了,不是合格过关标准,现在又增加了些新想法,后期打翻重来ing,更新可能比较慢……特别对不起大家!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