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意外来客(四)

时空混乱设定,普通世界源稚生X龙族世界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

   二  




四。 


 

“简单来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觉得你也听不懂,我是龙族和人的混血种——嗯,那种西方龙,差不多是这样。”风间琉璃叼着一根红头绳绑他零散的长发,他皱着眉断断续续地给源稚生解释自己的身世,不过到一小半的时候自己就先没了耐心 ,给普通人解释怪力乱神的玩意这不属于他的工作,何况他现在浑身都叫嚣着喊痛。源稚生坐在床上看他,他偷偷摸摸地查混血种的有关信息未果,不得不相信风间琉璃好像不是在蒙他。自称混血种的男人脸颊还是泛着红的,他又冷又生硬地给源稚生灌一些关于龙的东西,源稚生是半点儿都没听进去,他知道风间琉璃为什么这么着急,心里也由衷地感觉好笑。


 

“我没生气。”源稚生说。

 


“……你不早说啊。”


 

风间琉璃艰难的科普工作卡了一下,龙王顺手捞起一个枕头恼羞成怒地扔他,他没怎么使劲,柔软的枕头正好落在源稚生的怀里。风间琉璃毫不见外地直接枕到源稚生抱着的枕头上,勉强打起的精神又被疲惫打败,他倦倦地闭上眼睛。源稚生低头看着他,今早睡醒的时候他还抱着风间琉璃,昨晚还盘在床一边的人大概是晚上发冷寻找热源,人的体温大概对他的吸引力已然足够,他在睡梦中感受到了柔软的发丝拂过他的脸。源稚生没有睁开眼睛,过了一会他再睁眼看风间琉璃的时候,趴在他怀里取暖的人已经因为过于疲惫睡着了。在不清醒的时候风间琉璃还会这么干,在他怀里醒来的时候却差点直接发作,他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跟源稚生这么亲近了,刚从噩梦醒过来的龙王还困在血雾和杀戮里出不来,所以他干了一件错事——为了防备,他直接一肘捣过去了。当然他在之后才回过神来此源稚生跟他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后悔也晚了,只能庆幸困懵过去的自己还没来得及使全力。源稚生好笑地摸了摸风间琉璃的头发,风间琉璃捣到他的地方还在钝钝地发疼,可他也不好意思说风间琉璃什么。


 

“说说你吧,为什么会这样?”他顿了顿,“我觉得你认识我?”


 

“嗯……我猜你这个世界里没有龙。”

 


源稚生一时失语,他低头看风间琉璃,可对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在跟他自己开玩笑。他眼睛是漂亮的金色,但源稚生觉得有些压抑,即使他不懂也感觉这种金透着一种血腥气,像是风吹拂过枯骨,沉重的杀戮气息能够让人心生畏惧。风间琉璃跟他短暂的对视后又移开视线,他伸手挡住自己的黄金瞳不再看源稚生。男人莫名其妙地感觉让他喘不过来气的那种威压消失了,他低头看着拿胳膊挡着自己脸的风间琉璃若有所思,原来是他的眼睛。风间琉璃没有想这么多,不光是源稚生在寻找答案,他来到这个陌生的空间他也在找寻答案,可是越往下想他舌根越来越发苦,像是不该来的地方他又闯进去一次,他本来应该无所畏惧,可是这里也有源稚生。


 

“……这是有龙血的人的惩罚吧,我和你的骨骼和血的构造都不一样。这个世界没有龙,可我有龙的一部分。”


 

“排异反应?”源稚生问。


 

“应该是……不要问我怎么办,我自己也没办法。”



翻江倒海的疼又冒出了一个尖儿,源稚生还没来得及说话风间琉璃就从枕头上滚了下去,他本能的伸手想要拉他,风间琉璃却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接着砸向地面,在头晕目眩的眩晕里龙性的暴虐翻涌,勉强挣出一丝清醒神志的男人唯一能耗费力气干的一件事就是吼他。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在逐渐失控,王将也许没有骗他,但他就算不是鬼,饮用了那么多进化药后也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他会杀了源稚生,他已经开始失控了,像是死侍一般地他能够感觉到新鲜的血液的气息,强烈的杀戮意志裹挟着剧痛撕开他最后一层体面的外壳,红头绳被他翻来滚去的动作折磨得散开,黑发凌乱地贴着他的脸颊,风间琉璃看上去像是个发了病的疯子一样。源稚生被他惊了一下,他下床想要扶风间琉璃起来。


 

龙王的眼泪落在地板上。

 


“滚开。”风间琉璃虚弱地命令他,“……别过来,我会杀掉你的。”


 

龙王一生沾尽了杀伐的血,他杀过无辜的普通人,在王命面前普通人卑贱如蝼蚁,也杀过跟他对立的人,在暴风雨的海潮来临的时候冲天的火光烧掉了蛇岐八家的所有反抗,他也杀过鬼,猛鬼众里面失控的棋子被他一个接一个地抹掉,甚至连八岐大蛇都亡命在他的刀口之下。可是他不能再杀源稚生一次了,在那个世界里他的哥哥被他捅穿了心脏,沉默着失去了呼吸。他趴在源稚生的胸口怎么敲打他都不醒,源稚生的心已经在梦貘里死去,他无论如何也叫不醒他。原来他的梦里一直心里怀着愧疚,他从未从鹿取走出来,一直在做着被弟弟杀死的噩梦。


 

“别过来,”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源稚生的影子和走来的他重叠在一起,在梦貘里未竟的泪涌了出来,风间琉璃像是已经崩溃了,“你别过来!我不要再杀你一次了,源稚生!你站住……我不杀你了,哥哥……”


 

哥哥?源稚生的脚步一顿。他看着风间琉璃满是泪痕的脸,恍然地发现他的模样多么得像源稚女。只不过源稚女没有慑人的黄金瞳。源稚生蹲下来看风间琉璃,威风八面的龙王现在十分狼狈,不知是痛苦还是回忆让他的神志完全崩溃,他只是叫喊又哭泣,失去焦距的眼睛甚至没有发现源稚生已经走到他身边。他只是在地板上痛苦地蜷缩着打滚,源稚生伸手拉他却被暴躁的狂力挣脱,源稚生觉得不好,他站起身来走了一步,但风间琉璃后脑狠狠地撞上了沙发的底部。钢铁的柱子发出了一声悲鸣,打着晃的声音响在屋子里,让源稚生都觉得疼,风间琉璃身子一软,他倒在了地板上。


 

“!你没事吧?”


 

到了这个地步源稚生也顾及不了风间琉璃到底要不要杀他,他上前把差点直接昏过去的混血种搂在怀里,紧张地摸他的后脑是不是有血流出来。他感觉衣襟已经有了湿意,风间琉璃的眼泪打湿了他的前襟。还说要杀了我呢……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吧。源稚生无奈地把他整个抱到怀里,风间琉璃的身子已经开始抽搐了,他勉强把脸埋到源稚生怀里,呼吸破碎成了一片。源稚生不知道风间琉璃有多疼,但是他知道器官排异是会死人的,如果这么说的话风间琉璃大概浑身都出现了排异反应……他也许随时有生命危险。却还在威胁自己不要过来。源稚生摸着他的脊背安抚几乎疼得失控的龙王,他低下头小声地在他耳边问,温热的吐息擦过他的耳廓。


 

“在你那个世界,我是你哥哥吗?”


 

风间琉璃陷在他怀里,声音隔着衣料闷闷地。“是……我还杀了你呢。你放开我,别管我了……你本来就不应该带我回来。”


 

源稚生差点被他气笑,他忍不住想起在酒吧里风间琉璃像是只受了伤的小猫黏救命稻草一样地黏他,紧紧攥着他衣服领子的样子像是赖定了他一样。男人低头摸了摸风间琉璃还沾着泪的脸颊,虽然风间琉璃这么吼他但一点儿都没有从他怀里退出去的自觉,源稚生知道他已经没力气了,靠着源稚生的肩膀才能勉强坐住。半是好笑半是好气,“你让我一个做哥哥的让自己弟弟躺在地板上?”

 


“……你又不是他。”


 

……原来还挺懂事的?源稚生失笑,他拍了拍风间琉璃的脸,又抚摸他的脊背,龙王终于安静下来,他的脸彻底埋在源稚生怀里不愿意出来,源稚生只好重新把他抱回床上。日出后的阳光终于眷顾进这间屋子,它透过窗帘缓慢温和地照射过来,风间琉璃沉默着看窗帘上跳动的光影,他的前尘往事好像是昨夜里茫茫的雾气一样,出现了明天就会散去。风间琉璃多少觉得有些好笑,佛法有轮回往生之道,而他这种恶鬼大概是踏不上孟婆桥的。所以天还要再放过源家那两兄弟以后再折腾他自己一次,他来到这个世界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是谁。柔和七星的气味已经散了,这也许是他的往生。

 


“我是风间琉璃。”他轻声开口,“对你而言有着龙血的怪物,对过去认识我的那个源稚生而言,我是十恶不赦的恶鬼。”


 

“我杀过很多人,一开始是十六七岁的女孩,我把她们做成了蜡像。”他专注地看着源稚生略显慌乱的眼睛,轻轻地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源稚生觉得他笑得很悲伤,“我说了你救回来的不是什么好人…你还不放我走。”


 

“当然后来我的哥哥成为了执法人,专门来杀我这种怪物的斩鬼人。他在十七岁那年的时候杀了我,把我扔到井里关起来。可我没有死,我从那口井里爬了出来,从黄泉回来跟他复仇。到最后我杀了他,我也死了,然后遇见了你。”


 

“你杀过多少人?”源稚生问。


 

风间琉璃倦倦地闭眼:“记不清了。其实这么想,就算你一生在火血里走过去,境遇能够拿出去拍电视剧写小说,最终不过是困顿薄纸而已。”他一边说一边笑,仿佛是悟透了什么人生至理一样地痛快,可是又哀绝。他唱起了杨贵妃,源稚生在大学选修过中文,他可以听明白风间琉璃唱的是什么,但里面他的意思源稚生只觉得他摸到了一个边儿。他坐在床边听风间琉璃唱歌,他的声音因为哭泣听上去有一些哑,像是破旧了的绝世乐器,每一次演奏弹唱都掉下木屑来。


 

“你可以后悔救了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也不必记得我,我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在唱完后说。


 

风间琉璃闭着眼睛,他看不到源稚生的表情,也没有收到关于他这一句话的回复。他只能听得见起身时衣料摩擦的轻响,源稚生走路的声音,接着是开门,他听到了源稚生低低地说话声,最后一声轻响,门被小声地关上了。


 

“别想了,好好休息。”源稚生说。


 

-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