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晚风

娱乐圈paro,正片番外(是的我又不发正文发番外)脑洞指路 @一分钟想出名称  娱乐圈论坛体系列

源稚生X风间琉璃

我流娱乐圈不是娱乐圈系列。

祝你生日快乐!


 

源稚生走进化妆间的时候风间琉璃已经到了,打着招呼他手上儿的活也不停下,眉笔温文地描着他的眉目。风间琉璃眼眉生得本就好看,远山一样的黛色点染他已敷好的朱唇玉面,源稚生看不太懂其中的道道,但眉往下弯了弯唇妆淡了些,就显得他面目格外柔和。这样比他在《龙族3》里的角色清雅温顺了许多,像是猫一样。刚才节目到尾声是要他哭一次的,泪水多少花了妆,风间琉璃干脆就从头再来。为了制造针锋相对的氛围他原先的妆画得很媚很利,透着股誓不罢休的意味。但是两个人都知道这不可能,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秀场,秀场外的人无论是欢呼声不绝于耳还是默默流泪,都改变不了一定的结局。

 

源稚生笑了笑,开始跟化妆室里的工作人员道歉,大家都善解人意地笑,跟在风间琉璃旁边给他收拾发型的小妹快言快语:“嗨,你冠军当然要在前面多待会儿,大家都懂得么,源老师别见外啦!”

 

源稚生很随和笑了笑,没跟着话头继续往后说。他在专注地看风间琉璃,而被他看的人在镜子里大大方方的看着他,眼眉都是弯起来的温柔模样。源稚生的心又放下来,他走过去坐到风间琉璃的化妆椅旁边,伸手碰了碰他的手。他本来是想碰碰风间琉璃的眼尾,不过已经化好妆了也就不好动手,不仅分外遗憾刚才为什么要接受采访。风间琉璃倒是比他明白的多,知道他想做什么。他已经化完妆了,清闲得很,就只看着源稚生,慢慢地攥住了他的手。

 

“刚才你不是擦过眼泪了?”风间琉璃含着笑地问他。

 

给他重整发型的工作人员也收拾完毕回去了,他们在另一端边收拾边熙熙攘攘,倒是显得化妆镜下格外静谧。风间琉璃面前还散着一堆化妆品,那是他自己的。他松开了源稚生的手,站起来转到他身前开始给他补妆,源稚生本想摆手但硬是被人明媚的笑意噎了回来,他闭上眼睛任风间琉璃在他脸上描摹涂抹,在吃粉前抢先闷闷地说了一句:“在别人面前和私底下毕竟不一样。”

 

他听到了风间琉璃在笑,这次笑是真心实意地被哄着笑起来了,明快得像是山林初见日光时簌簌跳动的光影。这种被注资的节目内定没有什么奇怪,何况目的还是为了接下来两人合作造势,但源稚生在看见风间琉璃落泪的时候也还是不舒服,这个为了节目效果的强制安排像是跗骨之俎一样令人心生不快。风间琉璃却不是很在意,他演悲剧美学多了,眼泪像是笑一样地顺手拈来,为了节目效果,他配合之完美到了宾主尽欢的程度,可有人还是把那么点泪窝在心里,像是怕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还好有这么一个人。风间琉璃借着补妆的由头抚平他的眉心,他们离得很近,周围又安静,忍不住就犯了肆无忌惮的毛病,在柔和的灯光里彼此的目光温柔地相交。

 

“要不是大家还没走,刚才我就吻你了。”风间琉璃笑着低声说,“我没有不高兴,内定我不是早知道了么。这个名头好,捧金杯好娶人回家嘛。”

 

源稚生也笑,他摇了摇头,风间琉璃却又不继续跟他开玩笑了,他安静地给源稚生补妆,宁和得不像是明星而是源稚生专属的小化妆师,工作就只有给源稚生补妆这一件事。源稚生不需要闭眼睛了,就顺势这么看他,风间琉璃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很专注,他专注的时候唇是抿着的,一副锋利又认真的好看模样,他的专属设计师在很精心地给他描画妆容,可被化妆的人只需要心猿意马,他在想,他想吻他。

 

 

二十分钟后他们走进了小小的采访间,上面荧幕在滚刚才他们对手戏的片段,主持喜笑颜开地迎上来要他们两人落座,之后便是不咸不淡的采访环节。如今这种娱乐性质的竞赛节目不少,两组人各抽取角色选对手戏,又都是水平相当的演员各带新秀登场走台,待小生小花露完脸了后才是真材实料的一场对撞。源稚生和风间琉撞上纯属意外,本来忙事业的佛系选手带完新秀组后就准备退出,撑不住在观众眼里演技颜值一直在线,抽签选角运气又在红线上稳步飘红,他抬头看光影缭乱的屏幕里刷出来的人名,源稚生与风间琉璃赫然并列,他看着镜头里的自己看完屏幕版又转头看,正好对上风间琉璃含笑的眼睛。他若有所思地盯着这场即将被很多人瞩目的总决赛,他们撞上的时候正好到了《审判者们》准备宣传造势的时候,第一季的拍摄已经结束了,而第二季还没有提上他们的日程表,这个念头落在他脑海里的时候源稚生突然心念一动,他转过头去看还在被主持采访的风间琉璃,对方正在笑。

 

“嗯……没想到决赛是跟他,要说竞争也是一种合作这个说法……我们之前合作也很多,”风间琉璃俏皮地眨眨眼睛,“之后也有。”

 

源稚生看着他,他没有笑,但眼神是分外柔和的。正对着沙发的屏幕中的正酣的对决一跳变成了新剧的预告,明晃晃的光影变幻和走入暗线的天罗地网同时张开,在绚烂里风间琉璃回过头来,妆容也是张扬的明媚。接着是平和的咖啡店里——源稚生已经料到接下来要放送什么,他笑起来——伪身份是咖啡店员的风间琉璃晃动着满是冰的透明杯子,折出来的光彩惊心动魄,细碎的阳光笼在他脸上,把那张清秀却也妩媚的脸颊照的像是高中生,接下来出境的是他演的那个角色,在沉沉的夜笼罩之前,他们咬着冰块接吻。

 

在主持人被秀唏嘘里源稚生接了他的话:“不过下次是真的合作,嗯,情侣档。”

 

最后的采访就在对新剧的祝福里结束,他们收拾完毕后就告别出去,之后怎么剪辑播放那都不关佛系明星们的事了。这个拍摄地点很好,临海的地方在夕阳笼罩时总是浪漫的。风间琉璃披着源稚生的外套,在没有镜头的地方,源稚生的手漫不经心地伸过来,轻轻地牵上他的指尖,接着缓缓收拢握紧。被他握着的人转过头来看他,眼里藏着的是深深的笑意。如果节目组摄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两人在节目里的针锋相对的眼神那全是在演戏,真正的对视永远是镜头外的情深款款,而不必被别人知道。

 

他们的运气很好,云翳足够组成晚霞。最后一层温绻的暖光慢慢地涂上海滩,风间琉璃转过眼去看源稚生,已不是少年郎的男人眼神里还留着一份热烈,正随着艳红的一层霞边烧起来。那张阴柔却也英俊的脸颊他吻过很多次,还未曾在如此靓丽的霞边吻过他,也许是风间琉璃看他的眼神太直白露骨,源稚生看懂了,他抱过风间琉璃转身,拿身体做屏障隔开人群,海潮温柔地拍打着沙岸,飞鸟安静地舒展开翼羽掠过水面。

 

这个吻专注而又短暂,像是小孩子偷吃的蜜糖。

 

这段海域上人还是稀少,不明身份的两个人的接吻还是没有引起轰动。他们十指紧攥着走在晚风下,霞光离散去还有一段时间,海声温柔地舒展起伏。风间琉璃挨得很近,在这段漫不经心的漫步里距离被手挽手着拉近,海岸线绵长地延伸向日落尽头。

 

“之后我记得你日程比较清闲?”源稚生问。

 

风间琉璃点了点头,他满眼都是令人沉醉的晚霞,火红的霞光固执地留在他深色的瞳孔里,照得眉眼发亮,现在他转过头去看源稚生,美景更衬人,相得益彰。

 

“旅行结个婚吗?去欧洲。”

 

他笑起来:“好啊。”


评论 ( 1 )
热度 ( 33 )
  1. 一分钟想出名称秦水澈明 转载了此文字
    内定幸运大佬发文了!(多大脸)今天的我是最幸福的寿星小读者!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