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二十)

终章。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杀手风间琉璃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


二十。


矢吹樱带着乌鸦和夜叉开往风间琉璃家的地址,太阳还未升起时分路面空空荡荡,矢吹樱几乎在疾驰,她是一个好的快车手,因为源稚生也喜欢开快车。逝者已矣,而活着的人总要做些什么,乌鸦和夜叉也都各自平静下来了,他们坐在后座沉默着吞云吐雾,一切都一如往常,只是副驾驶没有了源稚生。


女警心里还有一个疑惑,关于风间琉璃。从掉落在门槛的那只手枪来看,训练有素的刑警就可以明白杀死源稚生的凶手是谁,无疑是风间琉璃。可是送葬的杀手被源稚生撑着最后一口气同归于尽的时候,他的表情安详平和到心满意足。这是为什么?一个马上就可以玩弄警方于股掌之上的杀人凶手,一个把真相遮掩了半年之久才暴露的机敏罪犯,他倒在了最后一步,为什么表情会如此安详?


虽然这对于案件并不重要,但她还是希望能找到答案。


只不过矢吹樱也没想到风间琉璃屋里居然还会有人,夜叉甚至下意识地就要拔枪了。那个人从自己臂弯里抬起头来的时候矢吹樱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过会在这个地方遇上这个她印象颇深的女人,那是樱井小暮。樱井小暮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的眼神是十足的惊喜,但看清楚矢吹樱和她身上的警服的瞬间,这个身着华服的女人微微哆嗦了一下,她的目光凝在矢吹樱干了的泪痕上片刻,带着舍求般地开口小心翼翼地问询,尽管矢吹樱看懂了这个女人眼瞳里已经是不抱希望的悲伤。


“……风间大人,呢?”


矢吹樱摇了摇头。


乌鸦夜叉都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这个坐在玄关的女人,他们想往风间琉璃的屋子里冲去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樱井小暮的狐眸轻扫仿佛就明白了他们来是干什么的,她对着荷枪实弹的刑警没有任何畏惧,被告知风间琉璃的死讯之后已经没有能让她感到畏惧的东西了,这个绝艳美人对着两位男刑警不善的目光放肆地笑:“你们是想来找证据的?还是省省吧,风间大人怎么可能会让你们找到?”


“依程序办事,请你配合。”矢吹樱沉默了片刻拿出她的警官证出示给樱井小暮,但是樱井小暮根本不打算理会樱的例行公事。她的视线迷离起来像是在回忆,那双清水般的眸子里真的泛上了潋滟的泪光,她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落泪,字字凄艳着回忆那个男人与她相处的一个瞬间。


“他曾经问过我事情办完后会不会跟他一起走,要我来这里拿走他的行李箱…… 我翻遍了这屋子,没有,根本没有他说的行李箱。你知道吗……他根本就,没打算回来。”


樱井小暮的眼泪消溶了她静心描摹的妆容,这么狼狈的一幕她看上去仍旧美得惊心动魄。女人穿着高跟鞋的修长双腿在行走里不住发颤,因为矢吹樱能看出来她虽然姿态依旧妖娆婀娜走动路线却不稳,但她忍着崴脚的疼痛坚持走完了去向书房的最后几步,她猛地拉开紧闭书房的门,泪流满面至几乎要歇斯底里,“证据,你们要的证据,是这个吗?”


在呼啸而过的凛冽寒风里书房的纸张被吹得散落飞起,那薄薄的纸迎风翻转着飞舞姿态若蝶。矢吹樱快跑上前几步跟上樱井小暮,她伸手抓住了一张纸,上面墨迹淋漓笔意洒脱堪称名家手笔,书写的那是他们都熟悉的名字。


源稚生。


纸张从泛黄到崭新,一笔一划一点一墨,全部都是那个名字。风间琉璃满屋的纸都书写着那一个名字,冥冥之中屋主人远去的魂魄似乎返回了这里,他信手轻点间墨迹有了灵魂纸页有了翅膀,在风声中或雍容或飘逸地舒展,纸蝶纷飞起来画面美如一场幻梦。女警心头的疑问被这凛冽的冷风吹拂得一点不剩,这场绵亘已久的爱慕之树根系虬结,到如今已经是亭亭如盖。她把四处飞扬的纸蝶逐一收在手上,该起身的时候抬头看风间琉璃没拉上的窗帘,这间屋子向阳。


天光已经大亮。


他们两人的葬礼在不日后举行,几乎所有警员都来为源稚生送行,风间琉璃那边只有樱井小暮,她抱着风间琉璃最喜欢也最常穿的一件戏服,轻轻地搭在早已沉睡的他身上。矢吹樱按照源稚生的遗嘱,力排众议地选择了让他们两人合葬。想来这也应该是风间琉璃的愿望,她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是风间琉璃亲手导演的戏剧,唱词和剧情全部都在那个男人掌控之中。矢吹樱在源稚生车上摸到了一支录音笔,男人声音宛转字字里包含着好似心满意足的叹息。


甘愿与光同焚。


樱井小暮在风间琉璃推进火化炉里的时候就起身跌跌撞撞地离去,她与沉默着站在那里的矢吹樱擦肩而过的时候,向她手心塞了一张纸条。那是那座小楼里埋葬的除风间琉璃外的所有犯下罪行的人员名单,作为前猛鬼众龙马给矢吹樱为他们办理后事的答谢。我曾下定决心要为你做一件事……即使你死去了我也会做到。矢吹樱把纸条转交给了乌鸦,今年最大一次打黑行动将在葬礼结束后飞快开展。


不知不觉一年已经过去了。


东京又一次迎来了深春。矢吹樱抱着花走在墓园的小路上,尽头一个女人伫立在开得绚烂的樱花树下,她轻轻地拂去墓碑上的浅浅薄灰。矢吹樱把那束花放在墓座上,安静地凝视着墓碑上的墓志铭,这是在风间琉璃书房里发现的,唯一用镇纸压着的类似遗言的东西。女警不得不承认这两人其实真的该天生一对,明明彼此生就宿敌,源稚生最后的挂念是风间琉璃,风间琉璃最后的执着是源稚生。


樱井小暮若有所思的开口,这个女人仅仅在她面前失态过一次:“我还没有问过……风间琉璃,怎么死的?”


“他一枪打偏了。”矢吹樱没有往下说,她清楚樱井小暮非常明白如此凝练话语后潜藏着的东西。樱井小暮那双妩媚的眼睛里涌上了近乎无奈的悲伤,她轻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真是…警官,你不知道吧?风间琉璃,能在龙王这个位子上坐得那么稳,是因为…他是猛鬼众里不世出的神枪手啊。”


矢吹樱有些心惊,她低头看向墓碑上那人平静的笑颜,这时一阵春风拂过,带来了散落的一地落英。时间缓慢流逝里很快只有她们,还会固执地记着这两个人,而城市的浪潮翻涌不息,不因为任何人的逝去而静止片刻。东京还会有更残忍血腥的杀手,但同样还有举着枪奔跑的警察,而他们的名字记录在陈旧卷宗里,沉睡在每个参与过他们生命的人的心头,也镌刻在这座城市里的洪流中。


总有人会记得,不记得也无所谓,一草一木时间轮转里,这座城市会无声的记住他们曾经留下的所有痕迹。即使在很久以后有关他们的最后一个联系都湮灭消失,风声拂过墓碑的时候总会记得。


这场晨辉与夜棠的爱情。


虽九死其犹未悔。


“不必悲伤感怀,我们一直相爱。”






—终。

写到这里暗涌的一切也都该做个告别,其实半年的时光可以写的太多太多,不过本来就打算是短篇,就不拖沓地写他们相爱的细节啦。我想表达的也基本都写出来了,暗涌不能算是皆大欢喜的HE,但是就像风风说的那样,他们两人一直相爱,到最后也在一起,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吧。


其实结局有考虑过另一个版本,源哥最后奉行了刑警的职责把风风押回警局,最后临刑前风间对源稚生笑着做了一个我爱你的唇语,源哥抱着风风温度褪去的身体发呆。但思来想去还是被我毙掉了,对源哥这么温柔的男人来说这个结局太残忍了一点吧,无论是龙族还是暗涌源稚生一直是无畏的武士,他不会畏惧死亡。何况源哥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恋人,他会记得风间怕鬼怕黑的胡扯,履行诺言保护他,生死不论。


暗涌还是一个非常简单非常柔软的,只关于爱的故事。


因为我其实是一个单人格风间琉璃,暗涌镜头还喜欢对准源哥,所以一天到晚唧唧歪歪地戳几源稚生问这问那的,在此也向被我骚扰过的源哥道谢!lo主开学就是高三,可能这一年里也不会写像样的东西,但回来的时候会继续尝试安利的,也许会是长篇吧~


暗涌为初次下水作,人物部分仍有遗憾,情节纷杂,文笔滞涩,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非常高兴啦。向所有一直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大家道谢,承蒙喜欢,不胜感激。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