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九)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杀手风间琉璃
BE预警,便当请理智领取不要打我(。)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十九。


源稚生坐在自己车内抽掉了一支柔和七星回神,接着他发动了汽车。这个时候刑警优秀的体能发挥了极大的优势,风间琉璃已经被做到昏过去了,他才从这个怀抱里不告而别,在走前他亲了亲昏睡过去的恋人的额头。即使痛苦也必须这么做,他相信风间琉璃对他的坦白和今晚疯狂的情事都是他说不出来的告别,身份对立后这是他们彼此慰藉对方的全部手段。源稚生已经坦然了,即使再见面的时候就隔着审讯室的玻璃,他相信风间琉璃不会怪他,心理咨询师素来聪明,他知道暴露后他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源稚生开车驶向红井挨着的那座小楼,他的神色再度坚硬了起来,冷冽如刀锋。属于源稚生的所有温情几乎都给了风间琉璃,再见面的时候也只有刑警的公事公办,他必须要知道真相。


为了所有哭泣过的人们。


源警官走进那座楼的时候没有犹豫,他直接选择了阴暗冰冷的地下室,漆黑的地下室铁锈遍布一股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无数的魑魅魍魉狞笑着挥动手臂张开牙齿,不管谁到了这里都会由衷地感到不寒而栗。


源稚生毫无惧色。


他推开了气味最浓烈的一间地下室,地下室很空很大,各种刀具杂乱地丢在巨大浴缸边上,源稚生看着地上的血迹沉默了很久。他发送了一条短信给矢吹樱,这是这座小楼的地址。矢吹樱没有回复,今夜她不值班,在这个凌晨时分这个姑娘已经熟睡了,清醒的人好像只剩下了源稚生。这样也好,源稚生迟疑了很久还是重新点开短信,这一条消息他编辑地极其艰难——樱井明案不只有一个凶手,另一个凶手是……风间


源稚生摁键的手一僵,接着他快速转身拔枪,但硝烟已经弥漫在空气里了。杀手的脚步太轻而提前暴露的只有扳下击锤的声音,源警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沉重地倒地,他的胸口绽放开一朵最鲜艳的殷红花朵。


那是最甜美的死亡。


“你不该知道这么多的……源警官。”


风间琉璃拢着衣领站在门口神色复杂地看他,他穿着素白如雪的衣服来给源稚生送行。接着源稚生视线里这个男人轻轻地走进,因为之前太过激烈的情事他走得还是很慢而且不自然,摇晃着随时可能倒下一样。源稚生曾经游走在生死边缘,这种熟悉的感觉再度包围了他,只不过这一次他真的要死了。他越来越沉重的身体被风间琉璃抱住了,心理咨询师在做爱时都竭力憋着的眼泪终于落在了他脸上,那双光华流转的眼睛里好像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了,源稚生涣散的意识却重新清醒。他的手压在了之前这个凶手随手乱放的一把匕首上,风间琉璃抱着源稚生把脸埋在他胸口哭,他没有看到。


这个凶狠的杀手在源稚生快要死去的时候犯了一个如此百密一疏的错误,源警官咬着牙狠了狠心,他抱住了风间琉璃。伏在他怀里的风间琉璃猛地颤抖了起来,那把匕首准确地捅进了他的后心,他痛得弓起身子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眼里是濒临死亡的痛苦,却很奇怪的没有惊慌和挣扎。可惜源稚生已经看不太清了,大量的失血让他强悍的身躯也在失去生命的活力,风间琉璃的一枪没有彻底打在他心脏上,所以他才有机会反击。但他没有想到风间琉璃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可以跟紧他不放,源稚生没有穿防弹背心,他的生命也马上就要走到尽头。


风间琉璃抱着他没有松手,他大口大口地吐血,源稚生那一刀精确无比,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已经泛上了死亡的灰色。这个杀手应该是个送葬者,可是在他被源稚生暗算了之后他没有任何怨毒愤恨的表情,他只是竭力抱紧源稚生,仿佛这样可以延续源稚生的生命。


“我其实…是…爱你的。”


风间琉璃的脸上还沾着源稚生的血,和着他的眼泪看上去狰狞得像是恶鬼,但是恶鬼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有任何血腥怨毒。他挣扎着抬起头来努力地想要看清源稚生的脸,却因为失血晕眩丧失掉了对准的焦距。


源稚生的状态比风间琉璃好不了多少,他们彼此都是强弩之末了,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脱力的源警官却再度回光返照般,有了掌控这具濒死身躯的力量。他把风间琉璃抱紧,吻上他怎么都不肯阖上的眼睛。


“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是。”


他感觉风间琉璃好像是笑了,他努力地贴紧源稚生,好像是觉得冷在寻求温暖一样。风间琉璃好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最后一口咬着的气也松懈下来,这个似人又若鬼一般复杂的男人倒在源稚生的怀抱里,他闭上了眼睛。源稚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风间琉璃紧紧抱在怀里,心里十分平静,无波无澜。


矢吹樱带着夜叉乌鸦赶到的时候,源稚生也没有了呼吸。


她扶着冰冷的门框想要站直一点,耳畔里却全是夜叉愤怒又悲哀的咆哮和乌鸦不可置信的吸气,这个坚强的女警感到了眼睛发涩发酸,似乎想要落下泪来。一直纠缠着源稚生的真相原来如此残忍,怪不得他咬紧牙关没有出口,乌鸦默默地对她举起屏幕碎裂的手机,源稚生编辑到一半的短信里,风间琉璃的名字只写了一半。夜叉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樱相信这个头脑简单的男人是很想把风间琉璃拖出来打一顿的,可是源稚生抱得那样紧,他们三个人都不敢去触碰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拥抱到最后已经不再是警官的禁锢,只是源稚生的保护,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诺言。


我会保护你。


矢吹樱擦干了眼角将要溢出的眼泪,她的视线生硬地从那个至死不休的拥抱上移开。她哑着嗓子说:“先取证,这里应该是樱井明案没有被查清的部分,准备翻出旧案来比对。最后再……”


她说不下去了。乌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去了,他折回来的时候拿着一封信,信的封口没封,乌鸦递给了矢吹樱,低声说:“我给同事打电话了,他们一会就到。这是……从老大车上发现的。”女警定了定神垂眼看那薄薄的信封,她的手不经意地颤抖起来,却很快又稳住,她展开了那张平淡无奇的信筏,是源稚生的字迹。


樱,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说明我出现了意外。但是值得高兴的是,我们已经知道真相了。接下来需要做什么我很清楚你明白,还有一些证据存放在我的宿舍的抽屉里,请帮我做完。


那坚毅的笔迹在下一行突兀地停顿,矢吹樱好像能从这寥寥数语里再看到源稚生,他就坐在那里有条不紊地把余生未完结的事情交代,那双清冽如刀锋的眼睛里藏着对真相正义的执着,对责任的热忱。但是他突然游移了,因为属于刑警源稚生的一切已经交代完毕,接下来那只属于他自己的意愿。樱的视线落在最后一行字迹里,源稚生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矢吹樱能猜出他写这行字的时候肯定写的很慢很慢,但足够坚定。


矢吹樱的眼泪在看清了下一行字后终于压抑不住地流下来,她再度抬头看那个已经失去呼吸的人,突然看懂了为什么源稚生的表情如此释然。晶莹的眼泪亲吻着女孩浓密的睫毛,最后从她精致的脸颊滑落。


如果风间琉璃和我在一起,请把我们合葬。


在最后的最后,源稚生这样说。



评论 ( 12 )
热度 ( 25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