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八)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杀手风间琉璃
有好像不算H还携带碎玻璃片的假车,嗯(。)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十八。


源稚生无数次地想过揭露风间琉璃的真实身份后该是如何剑拔弩张的场景,可是他预想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在风间琉璃在他怀抱里定定地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他丧失了所有质问的力气,他低头看挨在他怀里的风间琉璃,那种在办公室里对视时油然而生的陌生感消弭不见。他是那个杀死无辜女孩的罂粟,同时还是源稚生的恋人,难以想象这两个身份在一个人上具备,而源稚生过了半年才得知这个真相。


一直运转的录音笔被关上了。它将永远保存着这段暧昧不明的凶手自白,源稚生没有得到证据,但是那句话砸在他心里像是巨石滚落。他沉默着开车,风间琉璃阖着眼睛在副驾驶座上补眠,身份揭晓后他们居然还可以相安无事地坐在一辆车里,不知是不是宿命的讽刺。源稚生的视线漠然地停在导航给的地图上,他掠过了红井这所酒吧,带着风间琉璃回家。


风间琉璃下厨给源稚生做了一顿太过早的晚饭,等待的时间里他一直不依不饶地抱着源稚生吻他,源稚生把风间琉璃揽在怀里,那冰冷的眼神终于解冻片刻。知道身份以后,这个男人难道就不是风间琉璃了吗?这个疑问落入他心中已经很久很久,在亲吻交缠里终于明晰。他看懂了风间琉璃为什么会来找他,那也是背水的决绝。


源稚生不知道风间琉璃是怎么猜出来源稚生已经知道真相的,心理咨询师在这些时候总有着过分的天赋,他就这么坦然地在源稚生面前撕掉了所有伪装,暴露出恶鬼的妩媚和凶狂。他抱着源稚生索吻的姿势谨慎又柔软,似乎在说着你可以拒绝,可是源稚生还是没有拒绝。风间琉璃那双清澈的眼瞳内灼灼堪比星火,燎尽他自己和也能够燎尽源稚生。


源稚生没有再去问风间琉璃为什么,问询的工作等到他再把风间押回警局里再做也不迟,那双眼睛里的光辉如此绚丽如星海而又脆弱似瓷器,他如此急切也许只是为了遮掩内心最不足为人道的不安。源警官把他的恋人锁在怀里吻他的耳垂和脖颈,风间琉璃喘着气任他吻,不自觉地仰头暴露出他完美的颈部曲线,源稚生吻他微微凸起的喉结,如果源稚生真的是心理咨询师所比拟的豹,那么风间琉璃无疑把他最脆弱的地方都全盘交给了他掌控。


跟源稚生是个警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他是源稚生。


风间琉璃的真实身份像是一块绵亘在他心底的巨石,一直让源警官如鲠在喉,可是在看清楚风间琉璃毫无抵抗的举动时,这个念头冲进他脑海犹如山呼海啸,那块巨石被感情的洪流呼啸着冲走,源稚生解开了风间琉璃扣得紧紧的衬衫扣子。


很快心理咨询师一丝不挂地被抱在他怀里,而源稚生制服笔挺只有几处有着因为交缠而被揉皱的压痕。风间琉璃居然毫不在意这极大差距,他任源稚生吻也不老实地撩拨源稚生,风间琉璃那常年窝在家里不被日晒的肌肤白皙细腻,昨夜的吻痕甚至还若隐若现地没褪尽,他伸手环住了源稚生的脖颈细碎地吻他,在源稚生快要被他撩拨到失控前低笑着撒手,眼睛里依旧是明艳的波光流转。


不过源稚生进入他前风间琉璃却显得相当急躁,连润滑都没怎么做好就要源稚生进来,源警官摇头拒绝的时候发现风间琉璃的表情居然有了那么一点快要破碎掉的失控。他叹着气吻他的眉眼安抚他的恋人,源稚生知道风间琉璃在焦急什么,原来这个倨傲玲珑看上去无所不能的男人,内心居然潜藏着如此深切的眷恋,他的无所不能终于在即将分别时被痛苦劈开来,露出昙花一现般的足够柔软。风间琉璃仰着脸喊他的名字,声音已经有些沙哑,足够烧断源警官还理智清醒的神经。


源稚生缓慢地脱去了身上的警服。也许在这个时刻所有的身份都应该黯然褪色的,欲望烧灼在这片空气里尽是暧昧旖旎,谁都不在乎到底怎么收场,在未终章前就是应该亲吻拥抱,抵死缠绵。


他们谁都不知道在这个夜晚里做过几次,彼此都精疲力尽但又不肯放手,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谁也不愿意先放开拥抱的手。风间琉璃刚被进入的时候疼到浑身发颤,在他耍赖一样的撩拨下,体贴如源稚生也没怎么把润滑做到不让他疼的程度,但心理咨询师像不要命一样地抱紧源稚生不让他退出去。那双姣好的眉因为痛苦而皱起,又在他放肆的喘息里舒展,仿佛在被撕裂般的痛苦里潜藏着极大欢愉。


源稚生在这极度混乱交缠里突然萌发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也许他们在很久很久以前已经相识。他抱紧已经意识迷蒙的风间琉璃再一次地进入他,这也许不是他们第一次被命运摆到宿敌的轮盘上,上次他们仅仅能够握紧手中的刀剑,在刻骨苦痛里拔刀相向以命相搏。而现在他还能够抱紧怀里的恋人感受他温暖的身体,不必在乎必须你死我活的身份可以放肆纠缠,我爱你这句话到什么时候说都来得及。这次宿命设下的圈套棋局里他还是惨败而归,但是风间琉璃已经属于他了,源稚生算是赚赢了这一回合。


也许再在很久以后他们还会相遇,命运的轮转总有一次会可怜这对宿敌一般的有情人,它不会让源稚生和风间琉璃每次都要在别的更沉重更无法舍弃的东西和对方里做一场抉择。他们终会有一次可以在阳光之下放肆地亲吻彼此,从春光乍泄到风雪白头。


风间琉璃偏着头看他,他的呼吸已经紊乱到破碎成零散的几片,暧昧的低喘和呻吟揉杂在空气里消弭不去,他定定地凝视着源稚生的眼,突然笑了。那层笑意轻薄狡黠地像是一只志得意满的小狐狸,好像初遇时风间琉璃暧昧地把他圈在怀里刻意地勾引撩拨时的笑,却又更轻松透彻不加掩饰,到今天的这个时间为止,风间琉璃的全部都交给了源稚生,毫无保留,生死不问。


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末世,没有情话也没有誓言,只有彼此的体温可以镌刻一切,在肢体交缠里也许只有一句话要说。


记住我。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