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七)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杀手风间琉璃
小情人这个称呼被咬牙切齿地说出来也好带感啊。(…)
其实源哥在我心目中还是偏温柔攻那种feel的,他的温柔从来不会挂在嘴上,而是无声息融化在行动里吧。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十七。

 

源稚生攥着鉴定出来的资料在自己办公桌旁沉默着发呆,源警官虽然是刑事科干警,但是查个数据搞个鉴定之类的人脉还是手到擒来,他借着鉴定科人员午饭休息时间借用了下设备,分析报告也在今天这个下午就已经完毕,那张纸在还隐隐发烫的时候就交到了他手上,但是源稚生到现在都没把这张几近被揉烂的纸从他手里拿开。

 

风间琉璃浴室里的那缕头发,属于樱井明案的一个受害人,DNA比对是百分之九十九。源警官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胸口钝痛,但是再痛苦他也不能就此停步……因为其实已经很明朗了,那个男人才是隐秘在暗夜里的最妖冶的罂粟,他绽放得极致华美妖娆,却也足够聪明地抬出了樱井明这一个替身。所有人几乎都被这个男人骗过去了,如果他没有和源稚生发展到如此纠缠不清的地步,源稚生几乎没有可能窥见真相。可是真相原来是这么残忍的一把刀,只是想想源稚生就感觉自己的血脉已经被这刀剖开至鲜血淋漓,再被冷风吹拂着冰冻。

 

他从来没有想过终有一天他要把怀里的人拉上刑场,看着他身穿囚服被拉扯着跪倒在行刑台上死去的结局太过残忍。源稚生把脸埋进他的手里,从刑警的角度来讲他必须如此,如论是谁都不可以无缘无故的损害别人的生命,风间琉璃也不在法律之外,他注定要被裁决的。除非源稚生把这纸鉴定书扔进下水道,对风间琉璃所做过的一切再不追究。

 

这不可能。

 

我是警察。

 

可是风间琉璃带笑的眼睛不合时宜地再度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今早源稚生出门上班的时候,他还抱着源稚生在玄关交换了一个缠绵悱恻的临别吻。这个男人的一切都隐在黑暗里若隐若现,只有他动情的时候温度沿着肌肤浸透骨髓暖遍源稚生的四肢百骸。风间琉璃非常聪明,聪明到源稚生在此前就没有如此认真地怀疑过他。源警官相信机敏如风间琉璃会知道和一个警官同床共枕,暴露蛛丝马迹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在情事后毫无防备昏睡过去的次数并不少见,仿佛笃定源稚生不会害他。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凶手?他把索取权交给源稚生的同时几乎把命也抵在了刀尖上,他是踩着刀锋来吻他的,以自己会不会发现来做赌注。

 

这个有着杀人嫌疑的男人还开玩笑问他:“你保护不保护我?”

 

其实他是最不该问这句话的人。源稚生苦笑。他很明白再往下走就是绝路,风间琉璃会被他逼死,弄不好他自己也会。可是所有的所有都几乎明朗起来了,他还穿着这身警服,即使他的恋人……他必须要这么做。

 

矢吹樱已经看着他很久了。她不知道源稚生到底在想什么,但是看他微蹙的眉樱就明白这个男人可能在经历最让他痛苦的一次抉择,女警的视线定在了他的眉眼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询。源稚生对着矢吹樱缓缓地摇头,他看着桌面上不小心洒落的咖啡遗留下的水渍很久。

 

“很快就结束了。”

 

他身后是受害者家属振聋发聩的嚎啕和一夜之间就花白了的发丝,身前是万丈陡崖风声猎猎血气如潮,他心里还装着风间琉璃或妩媚或坦荡的笑意。宿命的轮盘不知何时已到了他的手上,正义和爱人,他只能选一个。

 

即使进退维谷,但必须选择结束。

 

“很快就会结束了,我向你保证。”源稚生对樱笑了笑,他已经做好抉择了,即使艰难到撕心裂肺。矢吹樱默默地看着他,她从源稚生的眼神里触摸到了武士赴战场一般的决意,这个年轻人身上背负着犹如千钧重的巍峨山岭般的悲意,可他不曾低头。女警轻轻地摇头:“需要为你做什么?”

 

源稚生没有来得及回答她,他的视线凝滞在门口站立的身影上,眼神第一次有了迷茫,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矢吹樱也扭头去看源稚生看着的人,她愣了愣以后选择从源稚生的旁边退开,她端着马克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是风间琉璃。

 

男人迎着一干人惊诧的目光笑得温柔又坦荡,那清澈的眸瞳内眼波流转,视线掠过这些警察笑意愈发轻快起来,薄薄得像沾了清酒的蝴蝶刀。源稚生站了起来,他简直要拿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没脾气,一个敢公然闯进公安局还跟警察谈恋爱的杀人凶手,够荒唐也够张狂。只不过这一屋子人里面只有他知道这个事实,但目前的证据还不足以把风间琉璃缉拿归案。

 

他们隔着门对视。源稚生坚毅锋利,风间琉璃柔美妩媚,那张肖像源稚女温驯无害的眉眼里却有着妖冶的傲慢,他风情顾盼流连的眼神里藏着无匹的妖刀,光是眼神对视源稚生都看明白了所有,好像什么都不必言说。无须携刃相交,视线碰撞间就有金戈铮鸣。那冰冷妖冶的眼神与源稚生的视线纠缠片刻就快速回温,就好像源稚生吻他的时候这个男人流露出来的眼神一样,他一瞬间又从那个暗夜杀手变成了源稚生的风间琉璃。

 

他们天生一对,也是生就的宿敌。

 

“怎么进来的?”源稚生问。

 

风间琉璃笑了,他轻轻松松地就跨进了办公室的门槛,乌鸦这才匆匆赶到,听了心理咨询师不着边的回答,他险些再原路退回去。“我说我是你的小情人,你的同事就告诉我你在哪里了。”

 

源稚生在办公室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事的哄堂大笑里叹气,他打量着风间琉璃温柔含笑的眼神,第一次觉得疲惫无比。他敲了敲矢吹樱的桌子说帮我请个假,接着把制造热闹的心理咨询师拉了出去。他直接带着风间琉璃去停车场准备把不老实的家伙拖回家,风间琉璃也结束了刚才的表演状态沉默地跟在他身后。

 

在拉他进车之前源稚生把风间琉璃摁在车门上粗暴地吻他,源警官把祸害了他半年之久的罪魁祸首禁锢在怀里,额头相抵着感受风间琉璃紊乱的呼吸。风间琉璃刚才的话还萦绕在他耳边,那个称呼异常暧昧旖旎,被他图穷匕见地说出来却也毫无违和。

 

“小情人,你瞒了我多少?”

 

风间琉璃穿得太过单薄,在初冬时节这么一身走出来简直跟一个异类一样,冷风席卷着吹拂他松散的黑发,即使他被源稚生圈在怀里,身躯还是被冷风刮得本能地颤了一下。源稚生叹了口气转了转身帮他挡住风口吹来的寒风,他的黑风衣色调深沉如最极致的夜色,但风间琉璃心知肚明——当配得上这个男人的其实其实是日轮的光辉。

 

源稚生锁紧了这个拥抱,风间琉璃完全被他体贴地抱在怀里,不再受寒风侵袭,他挨着源稚生没有回答警官的问话。他只是轻轻的叹息,源稚生那撑出来的凶狠问讯全部消融在了这一声叹息里,风间琉璃这么回答他。

 

“樱井明应该告诉过你飞蛾扑火的故事,”

 

“我甘愿与光同焚。”

评论
热度 ( 27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