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六)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杀手风间琉璃
我猜你们都想不到我居然会三更(。)
很明显的樱井小暮→风间琉璃,注意避雷。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十六。

极乐馆。

 

樱井小暮揉了揉疲惫不堪的肩膀,收敛起甜美的笑容缓步走上了二楼最靠里的一间隔间。她抱着的文件夹里面只有单薄的几页纸,她却走得摇摇晃晃像抱着一块山石一样吃力。

 

那是王将把红井转卖掉的合同,只有红井酒吧,没有后面的那座小楼。樱井小暮第一次想要嘲笑这个男人居然是如此懦弱荒唐,猛鬼众的人都知道藏骸之井下有什么,也知道有个警官正单枪匹马地向那血腥的黑暗迈进了。赫尔佐格居然在那个素未谋面的警察身上感到了不安,他准备把龙王作为弃子来保全他高枕无忧的地位,这几天里猛鬼众的人来回进出那层小楼,把他们犯过的罪全部打扫干净。

 

但是樱井小暮知道,他们留下了风间琉璃的所有罪证。这是一次金蝉脱壳,但是龙马是唯一活跃在合法灰色地带的人物,她只能看着猛鬼众的人员得意洋洋地涂刷墙壁,在心里默记下他们的代号。黑道成员大多数都没什么学历可言,就连赫尔佐格的博士是否是真的那也存疑,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种简单粗暴的掩盖到底能不能有效,樱井小暮想也许他们还能剩下些蛛丝马迹。她突然发现她正在记下猛鬼众所有犯罪人员的线索,她缓缓地打了个寒颤。

 

难道你想把这一切都捅出去吗,樱井小暮?她想起了樱井明被处决后留下的血。樱井明是龙王的替死鬼,这样警方的视线查不到风间琉璃身上,自然也到不了藏骸之井,也不会到猛鬼众身上。这是天罗地网都察觉不到的完美九连环,它层层相扣,但是警方解完了樱井明这一环就以为大功告成,只有那个名叫源稚生的警官还在继续,他看到了风间琉璃。

 

这一次龙王要变成王将,猛鬼众的替死鬼了吗?

 

樱井小暮记得她问过风间琉璃为什么,那是她唯一一次堪称大胆的冒犯,没头没尾来得突兀。但这个男人似乎听懂了,他歪着头回忆了一下和源稚生的交集,眼中是令绝世美人之称的樱井小暮也觉得黯然失色的明艳光火。他似乎是真心实意地感到开心,即使和这位警官在一起就像是飞蛾扑火的一场荒唐情爱,他们本应该保持距离,这样风间琉璃才能够保证他能自由地在黑暗游走。樱井小暮最后迟疑着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源稚生发现了风间琉璃做的一切,他会……风间琉璃没有让樱井小暮说下去,他一饮而尽杯中的烈酒,眼神笃定却又迷离。他不会的。樱井小暮记得风间琉璃的这句回答,清晰过她的问话。

 

其实怎么会还没有疑问呢,为什么已经明知是绝路还要不计代价和后果地爱上?

 

可是也许真的有一些爱情,不需要回答,不需要理由。

 

樱井小暮推开了门,她惊讶地发现那个朝思暮想萦绕在她记忆里的男人就坐在里面自顾自地斟酒喝。他没有穿他在极乐馆或者红井时都会换上的戏服,这让他看起来没有往日消解在暗夜里面的妖冶魅惑,反而在暖光照耀下那雪白衬衫仿佛要极致透明。这个男人像是本来只能在夜晚盛开的妖冶花朵,因为一场飞蛾扑火的自杀式爱情悍然迎接了盛日的光辉,即使他明知这光芒可能够使他枯萎。樱井小暮本能地感觉到了恐慌,仿佛风间琉璃的躯体正在一点点地变透明,而她拼了命的伸出手去,只能触摸到风声。

 

可是风间琉璃还在这里。他看她的眼神也许就能猜到樱井小暮在想什么,男人微笑着对她摇了摇头,“我来取我之前寄存在这里的东西。”风间琉璃笑着说,仿佛他要拿走的那只是一颗种子。可能这对于风间琉璃来说的确是种子吧,它种下土壤的时候就能够催开出最为艳丽的花朵,花的名字叫做死亡。樱井小暮把那个精致的皮箱缓缓推给风间琉璃,她本以为风间琉璃会检查这枪支是否符合手感,毕竟这把手枪即将终结一场荒唐的风月情长。可是风间琉璃就仅仅把那个皮箱收到他身边而已,他看也不看里面的枪,这种生死看淡一般的表现让樱井小暮有些发慌,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只在酒香氤氲的空气里留下一片静默。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风间琉璃问。

 

“我愿意!”几乎是本能一般的,不需要任何思考樱井小暮就能够给出风间琉璃足够确切的答案。就算这个男人说的走说白了是杀死源稚生后的一场逃亡,其实樱井已经在策划了,为了让风间琉璃活下去。但是这个男人之前从未表露出一丝一毫有关后来的念头,那双倾倒众生的瞳眸只注视着一个人一个方向,那就是源稚生,也只能是源稚生。

 

得到这个答案的风间琉璃却既不惊喜也不感动,他容色淡淡,最后他说:“那么做个约定吧,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收到消息后去我的家拿走我的行李。”风间琉璃微微地笑了,樱井小暮定定地凝视这个男人近乎是坦荡的笑靥,她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风间琉璃只是为了说出下面的一段话才跟她在这里说什么约定。他起身示意樱井小暮看那盏他用惯了的杯子,里面晶莹的零星酒液裹挟着一枚钥匙,他提起皮箱向外走去,立掌阻止了樱井小暮想起身送他的动作。

 

“不要在我那里停留。如果天亮了我还没有回来,女人,忘记我吧。”

 

樱井小暮看着风间琉璃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他的身影消失在灿烂的阳光里再也不见,她送别樱井明的时候没有眼泪,这个时候却莫名其妙地想哭。

 

与此同时源稚生正坐在鉴定科的椅子上发呆,乌鸦刚刚出外勤路过他们前不久还在一块喝过酒的红井酒吧,惊讶地打电话告诉他说这个酒吧的牌子已经卸下了准备关门大吉。源稚生不动声色地唔了一声没发表任何评论,他想起了那座跟樱井明犯下罪行的小楼相似的可疑建筑,在心底画下一个大大的红圈。

 

那个装着从风间琉璃浴室里发现的头发的塑料袋被源稚生拿了出来,他闭着眼静静地等待分析结果会给出他一个什么样的答复。男人脊背坚挺如绝世名刀,任何残酷事实对他来说都不过是轻薄的纸,他已经有了背负一切也斩断一切的觉悟,像是心里一片海阔天空的武士奔赴沙场。

 

其实他一直都身处深邃宁静的海洋的表面,现在他终于要向下看了,风平浪静的水面之下,暗潮起起伏伏。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