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五)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杀手)风间琉璃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五。


风间琉璃长发披散,极乐馆内人声鼎沸听得出来热闹正随着夜晚不断升温,他抿着烈酒眼神迷离,艳红戏服松垮垮地搭在他肩上,衬得里衣雪白。素艳两色完美地在他身上交叠融合,他看上去明艳绰约如女子,在饮酒中迷离的眼神逐渐有了焦距,却成了不可琢磨的锋利。如果说源稚生是沉稳古朴的武士刀,他更像是明丽婉约少女袖中的怀剑,但风间琉璃眼神里还藏着更加翻涌也更加骇人的血光,他是一把暗夜里才会出现的妖刀。

 

樱井小暮跪坐在榻榻米上凝视着这个难以捉摸的男人,这个不要纹身不愿意参与黑帮纠纷的龙王,但猛鬼众所有人都明晰他一出手时就是铺天盖地的血雨腥风。这个男人随手犯下的罪恐怕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完成的,比如那些被精心修饰雕琢的美人人偶。警方毫无怀疑地把樱井明逮捕传送最后判决,除了那个人。

 

樱井小暮垂眸为风间琉璃续满了酒,那个刀锋般冷冽的警官,即便是见惯大场面的龙马也本能地畏惧那样一双清冽透彻的邪眼。而难以置信的是风间琉璃还敢与源稚生同床同枕,她从来没有怀疑过风间琉璃翻云覆雨的能力,只是还有一点为这个男人担心。源稚生敏锐而且执着,他居然查到了藏骸之井!那个地方离风间琉璃炮制尸体的地下室可差不了多少距离了,樱井小暮走出源稚生视线的时候就给风间琉璃打了电话,从风间琉璃昨晚在源稚生手机上看到的资料,那个警官有充足的理由对那座小楼产生怀疑。

 

可是风间琉璃依旧毫无惧色,他还在自顾自喝酒。

 

“你在担心?”风间琉璃问,不等樱井小暮回答他,他先笑了起来,姿态相当放松眉眼间甚至有几分炫耀的意思,“能查到这个地步,本来就该是源稚生的能力。”

 

樱井小暮低敛美目静听风间琉璃说话,长长的睫毛轻颤掩盖着她内心情绪,她的手在那精致小皮箱上僵了几秒,恭恭敬敬地推了过去。“这也是王将的意思,如果有必要,他希望您能使用它……”

 

“他只是想看看我握枪的手还稳不稳吧。”男人没有打开那个花纹精致装饰昂贵的皮箱,一口就道出了里面承载的应是何等凶器。龙王兴致缺缺地提起皮箱转了一圈,他修长的手指摸开了隐秘的机括,一把手枪静静地躺在软皮里面,等待着男人的手摸上它。风间琉璃却直接把皮箱关上了,他暗色的眼睛在热烈的午后阳光下流转出令人心折的光彩来,他反手把这个箱子又给了樱井小暮,在樱井小暮讶异的目光里坦然站起身来,明艳猩红的戏服滑落至他的腰间。

 

“女人,替我收着吧。我走了。”

 

“哈依。”樱井小暮躬身行礼,接着匆匆从房间倒退出来,她关上了门。一刻钟后年轻人从极乐馆的大门外走出,走过一条街后棒球帽被他拿在手上打了个旋,接着丢进了垃圾桶。

 

源稚生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风间琉璃没有给他开门,只有浴室的磨砂门隐隐有亮光。警官的好视力让他迅速适应了黑暗,懒得开灯他脱去了外套,靠在沙发柔软坐垫里等风间琉璃出来。浴室的水声正在逐渐变小最后直至消失,略显慵懒的脚步声慢慢地从浴室走出来,接着一声细微的轻响,风间琉璃摁开了客厅的灯。

 

灯光亮起的时候源稚生很清楚的看到心理咨询师向后退了一步,饶是风间琉璃也被源警官突然的一次抽风给吓了一跳。他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颇具嗔怪意味地横了源稚生一眼,懒洋洋地走过来揽着他手臂。

 

“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开灯?吓我一跳。”

 

源稚生难得地开一次玩笑:“看不出来你害怕黑。”

 

风间琉璃也笑,他的眼睛里还映着客厅枝型灯的暖光,格外流光溢彩。碎晶一般的光辉落进他眼瞳里像是星海,即使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也赏心悦目。浴袍带着还未褪尽的水汽贴着源稚生笔挺的警用内衬衫,隐隐有洗涤用品的香气暧昧妖娆地撩开感官的一角。

 

“看不出来吧,其实我还怕鬼,源警官你保护不保护我?”风间琉璃毫无诚意地信口胡诌,源稚生敢这么盖章定论是因为“怕鬼”的风间琉璃拉着他看过鬼片,在一片大惊小叫的气氛里心理咨询师枕着他的肩膀开始补眠。风间琉璃好像也想起来了这一段故事,他对源稚生眨了眨眼也没打算往回补漏,“你等会儿啊,我换个衣服。”

 

源稚生反手把风间琉璃揽到了怀里,没做过任何训练的风间琉璃在这种场面下完全不是训练有素的警官的对手,要靠着伸手环住他的腰才能勉强保持一下平衡。他浴袍的领口根本没拉上,这一动一拽间精致的锁骨和大片白皙肌肤裸露,源稚生低头吻上他脖颈,辗转片刻亲吻继续向下。

 

“保护。反正还要脱,你就别换了。”

 

源稚生把风间琉璃抱到床上的时候心理咨询师已经困到连眼都睁不开,他的手不依不饶地环着源稚生,好像是担心他就此跑掉一样。源稚生失笑低头碰碰他的手指试图掰开,风间很难得的有这种时候,他大多数时光里眼底笑意八面玲珑,如此腻他的模样屈指可数。“我去洗个澡。”

 

风间琉璃还没睁眼,被子柔软触感彻底摧毁了他最后一丝清醒神智,不过好歹还记着他还抱着源稚生,听了这话反而不闻不问起来,他抱的更紧了。源警官几乎要被装听不见的风间琉璃气笑,他拍了拍耍赖的枕边人的脸颊示意他乖乖放手,“一会抱你去清洗,睡吧。”

 

他是在给风间琉璃放温水的时候发现了那缕染过的长发,源稚生是利落的短发,风间琉璃自从他认识以来都没看见过他挑染,自然这缕头发不可能是他们之间任何两人的。那个位置靠近浴缸排水口处,非常隐蔽,不是源稚生的好眼神根本就发现不了,源稚生对着那暖栗色的头发愣了半晌,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沿着他的血脉缓缓涌动。是震惊或是愤怒?也许都不是,源稚生只是沉下心思忖了片刻就做出决定,他垂眸打量了一下那缕明显属于女性的头发,找了个塑料袋小心翼翼地把它采集下来。

 

即使这样他也没忘记把风间琉璃抱到浴室里帮他清洗身体,源稚生一向言出必践,即使怀里的人有多少重身份并不明朗。风间琉璃可能真的是被折腾累了,就这么一会功夫他就已经熟睡,毫无戒心地贴着源稚生没有半点要醒的意思。也许是大半个身子都露在空气里他觉得冷,本能地向离他最近的热源——源稚生靠拢,源警官审视的眼光在他眉目间游走片刻就败下阵来。他悲哀地发现了一个事实,也许风间琉璃对他真的是毫无防备的,一向浅眠的心理咨询师轻轻推个门他都能醒,现在被抱来抱去的也没见他动上一动。

 

你还真相信我这个警察啊。他叹气伸手摸了摸风间琉璃被温水打湿的头发,风间琉璃只是阖着眼倦倦地倚着源稚生,他的呼吸非常平稳。

 

他睡着了。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