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四)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感谢我家滴源鱼那天跟我发的深井冰脑洞,有机会尝试了好开心。另外源哥点酒肯定就是乱点的啦哈哈哈
另外这里黑道设定是跟着《龙族》设定走的,只不过猛鬼众没有那么凶残啦,就是一个黑道组织而已~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

 

十四。

 

历时一周后那个猖狂的杀人犯终于暴露了行踪,于冷雨中警灯闪烁着把罪犯逮捕押送,结束了漫长搜查的警察们都看上去很高兴。源稚生的心情也不错,他没有拒绝夜叉乌鸦找个酒吧喝一杯的提议,在下班后源稚生开车带他们去商业街上转一圈,在一家酒吧面前停下了。

 

源稚生对这家酒吧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就是在这里遇到的风间琉璃。当时那个男人低头敛睫小口啜着高脚杯里绚烂的调制鸡尾酒,妖冶而极富有吸引力。虽然源稚生要很尴尬地承认一点——在风间琉璃没抬头的时候源警官认错了性别。酒吧过于暧昧的光线若有若无地笼着风间琉璃,那披散下来的黑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只给在很远处喝酒的源稚生一个清秀的轮廓。竟然有一点像那个被说过分女气的,年幼多病早早离世的源稚女。

 

突如其来的感怀让源稚生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孩点了一杯酒,在那个华艳的人影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源警官倏忽一愣。那人的确有点像源稚女,不过比他那个清秀的弟弟魅惑人心许多,还有——那也是个男人,只不过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像是暗夜里的海棠,而这朵妖花不怀好意的抿了抿那双薄薄的唇,举起酒杯来暧昧至极地对源警官微笑。

 

这是他和风间琉璃的第一次相遇。

 

酒吧的名字叫做红井。

 

源警官停车的一刻乌鸦吹了一声很响亮的口哨,看来没想到正经如源稚生居然能挑选一个这么有,嗯,氛围的地方,他和夜叉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迟钝如源警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下属不怀好意的眼神交流,他正在驾驶座上低头摁手机发消息给风间琉璃。心理咨询师看起来很闲回短信也很快,也没有嘱咐源稚生早点回来,当然也没有很殷勤得让他玩的开心。他只是开了个玩笑,说别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给别人点失身酒。

 

源警官被他说得脸有点烧,两人无论是在一起还是没在一起都会刻意避开初遇这一尴尬话题。源稚生已经忘了他给风间琉璃点的到底是什么酒,只记得那个过分好看的男人喝完了源稚生请的酒,懒懒散散走过来环着源稚生的腰,他暖洋洋的体温贴着一层布料传至源稚生的肌肤和血液里,酒吧霓彩灯光灼灼映入他狭长的笑眸。“是你请了我那杯失身酒?”

 

仍历历在目。

 

他从回忆里挣脱,乌鸦和夜叉已经大呼小叫地在这家酒吧坐下等上酒了,源稚生耸了耸肩要了一杯威士忌,他的眼神突然定在了一个靓丽的身影上。穿着云霞般美丽和服的女人察觉到了刀锋一样的注视,她警觉地抬眼窥探到了源稚生,那双妩媚的狐眸里不加掩饰地显露出了讶异的神情,随后她笑着举杯,转身上了二楼的楼梯。樱井小暮穿着的十二单设计精巧,她的后背大片裸露,繁复而精致的纹身亲吻她白皙的肌肤。那是源稚生所不熟知的黑道势力,她是猛鬼众里的龙马。赤红色的楼匾在她跨入的幽深长廊前铮亮发光:藏骸之井。

 

给他上酒的女服务员吃惊地哎了一声,源稚生抬眼看这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儿,刚才冷峻起来的脸上也写满了惊讶。是麻生真。真不好意思地摩挲着手指的素圈,压低了声音和他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源……源警官。”

 

“来喝杯酒。你在这里上班?”

 

“是啊。寿介绍我来的,他正在追求我……说带着这个就很安全。”真笑着对源稚生晃了晃手指上小巧的素圈,不过又很快敛起笑容凑到源稚生耳边小声,“寿告诉我这家酒吧其实是一个黑道组织在管……所以源警官你不要紧的么?”女孩还记得那晚上就是他遣散了黑帮的暴力行为,本能地为他担心了一会儿。

 

源稚生摇了摇头,樱井小暮小狐狸般的微笑重新萦绕在他心头,他端起酒杯不报什么希望得问:“猛鬼众?那这家的老板是樱井…不,龙马?”

 

麻生真摇了摇头,“不,是王将啦。我听寿是这么说的。一个带着公卿面具的人,不过我没有见过。”

 

源稚生的视线陡然锋利了起来,他捏着酒杯缓缓发力又松开,若有所思地问:“那么龙王呢?还有没有……比较奇怪的人?”

 

“没有听说过欸。奇怪的人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有一个人,他有时候会来唱歌舞伎,很好听。”

 

“好。”源稚生端起酒杯来抿了一口,他本来想一饮而尽,却被最后一句话堵得无法畅快饮下。他想起来初遇那天风间琉璃华艳的和服,也许那根本就是一件歌舞伎的戏服而已,源稚生和他在一起这么久,知道他精通歌舞伎。那个人会是风间琉璃吗?他突然不想问了。源稚生跟麻生真道了谢,把乌鸦揪了过来叮嘱了狗头军师两句,他是他们这几个人里线人最多的,也许能够问出什么来。源稚生没再管摇摇晃晃挽留他要再喝两杯的夜叉,他坐上驾驶座深吸了口烟,接着驱车开向风间琉璃的住所。

 

快到的时候他的手机传来了彩信,乌鸦的,只有寥寥几行字。王将,真名赫尔佐格。消息已发给矢吹樱,看看樱能不能查出别的来。源稚生捏着手机想了片刻,把有关樱的消息提示调整成了震动。

 

凌晨三点源稚生被自己手机嗡嗡声惊醒,是正在值夜班的矢吹樱发来的消息。他坐在床头把手机亮度调到了最低,以免打扰风间琉璃睡觉。源稚生低头阅读着有关赫尔佐格的消息,平淡无奇又诡谲莫测,有一个疑点很有意思。红井酒吧连带着后面的小楼,只不过酒吧的所有者是赫尔佐格,而小楼的所有者却是一个名叫邦达列夫的男人,当然,经查,在二十一年前这个人就因病去世了。现在那所小楼到底所有者是谁还不太明朗,不过应该是关于猛鬼众的,还有可能是首领级别的人物。

 

源稚生若有所思地点起一根烟来慢慢地吸,柔和七星的火光在黑暗室内闪灭。抽了两口烟以后他突然转眼看了一眼还把自己埋在被窝里的风间琉璃,体贴地给他掖了掖被角以后起身去天台抽掉这支烟。

 

所以他也不知道,激烈情事过后就陷入沉睡的风间琉璃睁开了眼。他的手攥住了还没有黑屏的手机,窝在被窝里飞快地扫视着矢吹樱发送给他的资料。他的视线定格在那座小楼的地址上,把源稚生的手机关上慢慢放回原位后,他再度缩进了被子里,唇角是不可名状的笑意。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