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三)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深夜一发入魂一个小甜饼!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十三。


东京。

 

已经快到凌晨时分了警局内灯火通明,恶性案件频发时刻警力缺乏,所有加班的警察都在聚精会神于手头上的事,没有人在打瞌睡或者是干着其他不相关的事。又是一起极度恶性的连环杀手案件,源稚生紧抿薄唇,手里不断地翻转着厚厚的卷宗,他的双眼清澈凌厉但是也布满血丝,连续几天少睡不眠不休让他看起来多少有点不修边幅,源稚生端起那杯差不多已经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

 

案发现场可谓凌乱,指纹脚印到处都是,血迹也全部横陈在地板上恐怖骇人。受害人为成年女性,强奸后致死。源稚生皱着眉缓缓地吸烟,案发现场多数都在东京很老旧的小区,监控不到位,罪犯是无组织能力的杀手,看得出来精神上有一定程度上的问题。警方还在紧锣密鼓地排查。

 

源稚生自己的搜查断在了龙王这条线索上,而查出来的王将身份平淡无奇,这是一个伪造身份。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了,而风间琉璃那边的调查也依旧毫无进展,他也总不能因为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怀疑就把自己恋人推到一个如此难堪的位置上,尽管他的内心仍在隐隐不安。源稚生面无表情地把脸埋在自己臂弯里,过了五秒钟后重新抬头工作。

 

所有人都很倦怠,这种突如其来的恶性案件是每个人都不想看到的,这在每位刑警的眼中都代表着无休无止的加班环节。源稚生也有两天没去风间琉璃那里了,警局给每位单身警官都配备卧室,当然源警官不能算在这个行列,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搬出去。他和风间琉璃的感情倒是没有因为源稚生的怀疑就压抑淡化,心理咨询师实在太会把握人心而且又长袖善舞,再说怀疑只是源稚生个人职业本能,他依旧是喜欢风间琉璃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痛苦。

 

这个点钟心理咨询师恐怕还处在深度睡眠的状态没有醒吧。风间琉璃偶尔会来警局找源稚生或者接警官下班,他总是靠在允许访客停车的停车位上趴在驾驶座等半小时或是更多——因为源稚生几乎就没按时下班过。心理咨询师看上去好说话但是固执得很,源稚生劝过几次也不见得有成效,也就心安理得甚至抱着一点期待心理,等着下班的时候发现百无聊赖等他的恋人。乌鸦和夜叉总是会笑话源稚生想不到谈起恋爱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源警官每次都要付诸眼刀或者身体力行地表现一下他矫健的身手,才能把这个话题压下去。

 

源稚生看卷宗的手一僵意识昏沉了几秒,他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差点秒睡过去。整天把自己当做机器高强度运作的源稚生晃了晃头,继续把手上的卷宗翻过一页。

 

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源稚生盯着监控录像也没注意看时间,就感觉身边好像又变换了一帮人。源稚生闭了闭眼睛点进下一段监控录像,手却被一个人的手摁住了,源警官回头一看,是矢吹樱。樱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还是对着他轻轻地摇头,熟悉樱如源稚生就知道女警在赶人了——矢吹樱已经倒过一次班休息了一次,回来的时候源稚生居然还在这里,他休息没休息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我接你的班,”她看着源稚生想开口拒绝的表情,在话音还没从声带里出来前就很是坚定地摇了摇头,她垂下眼睛来长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黑郁金香般的瞳眸。“不行。你去休息,还有人在等你。”

 

源稚生一愣。

 

当源警官推开自己寝室门的时候几乎是不敢相信,但心理咨询师的确靠在他床上半梦半醒地打盹,风间琉璃睡眠很轻,门动的时候就差不多又清醒过来。他对着源稚生轻轻笑了笑,用眼神示意他看放在桌子上的保温桶。

 

但他查岗的语气就没有那么温柔了:“你几天没睡了?”

 

源稚生有点无奈地乖乖坐在椅子上喝粥,问都不问风间琉璃怎么会知道他又私自加班。风间琉璃会来看他的确出乎源警官的预料之中,他印象里这个男人虽然嘴甜能闹而且体贴,而且在情事上算得上百依百顺而且有时候别出心裁,是非常出色的恋人。但他也深知源稚生这个行业经常突如其来就要加班,也不会过分追究源稚生工作时间或者强度。他来接源稚生下班倒是很平常,像今天这么干还是头一遭。

 

风间琉璃给他准备的早点精致但又绝非外面店铺里的货色,看来心理咨询师也不是每天早晨都在赖床里度过,比如今天他就特意给通宵工作的源稚生带早餐投喂。大概是被源稚生这两天忙到脚不沾地像个陀螺一样的状态给吓到了,特意过来视察。

 

风间琉璃摸了摸他的床,一向养尊处优惯了的男人对身下硬床的手感很不满意,托着腮边看源稚生边漫无目的地走神。不过没什么好看的,源稚生这个就是用来睡觉的窝棚着实经不起打量,简单粗暴没任何修饰。他曾经在这个地方睡了两年多之久,每次都是从这张床跳起来再赶向警局做他的工作,简单到一眼看透,但是无比真实。

 

源稚生抱着风间琉璃向自己的床上一倒,他控制得很好,让风间大部分身子都躺在他怀里。男人伸手摸了摸自己恋人的头发,像是漫不经心又不动声色的讨好。风间琉璃把脸埋在他颈窝里低低地笑,源稚生有点无奈地侧脸去亲吻他的脸颊,同时伸手把心理咨询师揽紧在他怀里,尽管知道答案还是开口询问。

 

“怎么不跟我说,等了多久?”

 

心理咨询师那双清澈极了的眼睛凝视着他,接着环上源稚生脖颈浅浅地亲吻他嘴唇,在唇瓣辗转摩挲的时候风间琉璃含含糊糊地开口,跳过了源警官的这两个问题反客为主地问他:“你这案子什么时候结束?”

 

源稚生失笑。他抱紧风间琉璃加深了这个吻,比起安抚更像是宣告主权般占有掠夺。但怀里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倒在床上微阖着眼睛任源稚生吻,彼此平缓的呼吸都因为这次亲吻变得急促起来。源警官让风间琉璃枕在他枕头上,居高临下地环住他亲吻他的眼睛。源稚生好像很喜欢这样亲吻风间琉璃,心理咨询师熟知这个男人,他懒散而对关于案情的一切都警觉机敏,持重不善于开玩笑,每次都是苦笑着摇头拍拍风间琉璃,温柔但也强势,他觉得自己需要掌控的东西就从来不会松手。

 

风间琉璃摁住源稚生的手,心理咨询师眯了眯眼睛墨色瞳眸里涌动着狡黠神色。他伸手把源稚生的身体拽向他,两人身躯紧密贴合着,就连体温似乎都在共享,风间琉璃抱着源警官侧身让他躺着,学着源警官常做的动作摸了摸源稚生的头发。风间琉璃正对着源稚生有点无奈的眼神笑了起来,他伸手给源稚生力度适到地按摩,想要放松他紧绷的肩背。

 

“你是来补觉的还是来上床的,源警官?”源稚生被他这么一搞居然也没怎么样他,疲惫在风间琉璃的按摩下山呼海啸,他闭上眼睛,有温热触感的嘴唇轻轻吻在他愈发沉重的眼皮上,“你累了,睡吧。”在秒睡之前,这是源稚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