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十二)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杀手)风间琉璃
有比较隐晦的矢吹樱→源稚生,预警一下谨慎避雷。
暗涌的身份设定算是比较沉重吧,源哥也要面对他必须面对的问题,就像原著里他必须要在正义和弟弟之间选择,这次给源哥也出了个比较艰难的选择题呢(。)不过这很符合我心目中的源哥吧,因为他能在痛苦里果断抉择所以才这么有魅力啊哈哈~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十二。

源稚生靠在警车上吸烟。大都市里出现凶杀案并不罕见,这次是一起典型情杀案件。经过几天排查就已经把凶手归案,源稚生亲手缉拿的罪犯。又一个案子将被存档归入公安局浩如烟海的卷宗,像是暮春那场诡艳而血腥的连环案一样,差别只是不同的人命和作案凶手。

 

但两周前他在风间琉璃手机上瞥见了VIP客户名单,樱井小暮的名字赫然在列。对风间琉璃的搜查比搜查嫌犯还要困难,他太过干净,简单的像是一个庸庸碌碌讨生活过日子的男人,唯一的疑点是风间居然是双学位,除去他临床心理学专业——他的另一个学位是犯罪学。

 

他的专业查出来的时候源稚生整整一晚都没有睡着,痛苦疑惑包围着他,他一晚上几乎就抽掉了整整一包烟。第二天夜叉乌鸦都不敢招惹他一样地远远躲开,矢吹樱欲言又止,但最后什么都没有问他。

 

樱井明那一件案子都已经结束很久了,没有人再会想去提起那个血腥的地下室,而且那座小楼已经整改被铲土机彻底推翻掉了,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过不去的其实就只有源稚生。那个恶魔的影子仍旧如影随形地包裹着他,他闭上眼睛就是永夜,而且现在事情更加的扑朔迷离。

 

……风间琉璃。这个名字曾经给他多甜蜜现在就有多痛苦,可是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源稚生连质问都做不到,没有人会很轻松地怀疑自己的枕边人其实是嫌疑犯,何况源稚生还是一个警察。他只能在日复一日的纠结痛苦里来回辗转反侧,好在风间琉璃现在也不给他做心理疏导,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大半都要用到床上去。心理咨询师乖乖地挨着源稚生沉睡过去的时候连源警官都在怀疑自己那根本无事实根据的推测是不是靠谱,以风间琉璃的机敏程度而言他会放任一个追踪案件成为本能的警官与他同塌而眠吗?

 

他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提防源稚生。而天真这个词会永远都不可能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风间琉璃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源稚生依旧不是很清楚,在这条追寻真相的路上他只能做个孤胆英雄。有多黑暗阴森都无所谓,这个案子在源稚生的心里还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不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永远都不会结束。

 

源警官想过一次去找樱井小暮,可是樱井明的死刑都已经执行完毕了,他当然没有理由再去会会这位居酒屋的老板娘,樱井小暮并不干净,种种现实都阐明她跟黑道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并不违法。在允许的灰色范围内樱井非常之活跃,源稚生甚至查明了她在黑道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怪不得面对着荷枪实弹的刑警这个妩媚的女人容色淡淡。她自己就在暴力的边缘慵懒风姿地行走,身着十二单的时候连暴徒都要对她毕恭毕敬,她是猛鬼众组织的“龙马”,掌管着财务和一家供黑道歇息的居酒屋。

 

再往上查却是层层迷雾,源稚生不熟悉将棋,但是他好歹也知道龙马并不是这盘棋的最高地位棋子,龙马的上面依旧有龙王和王将。王将似乎的确有这个人,他的身份在蛛丝马迹中一点点不显山不漏水的出现,源稚生已经快要追查到了线索,但是猛鬼众是合法的黑道组织,他查出了王将的身份不过是填补起又一块地图。可是……他没有查到龙王。这个仅次于王将的领袖并不在这面棋盘上,或者说猛鬼众好像就没有这么一号人物。他的线人也有不黑不白在道上混的,猛鬼众算是一个非常出名的组织,但是这些人也都从未听说过猛鬼众还有一个领袖称号叫做龙王,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

 

所有人都已经退出了舞台。

 

只剩下源稚生。

 

……和谁?那个影子还躲藏在夜色里不曾露面,黑夜是他的衣摆繁华灯火是他的装饰,他粉墨登场的那一刻真相才会彻底清楚明白,但他还没有出现。这个鬼魂仿佛只存在在源稚生的幻觉里,一切都好像是源稚生自己的臆想,其实这些本来就不存在。

 

乌鸦带着夜叉两个人在审讯室里一板一眼正正经经地审罪犯,这个源稚生亲手抓住的杀人凶手供认不讳,眼睛仿佛已经没有了光泽只是摆设。和樱井明一样的深渊,源稚生想。

 

矢吹樱站在他身后陪着源稚生看监控,只不过源稚生在放心大胆的走神而樱还在认真记录,矢吹樱是他的搭档更是他的眼睛,在这种时候樱和他的配合就格外的默契。不知道为什么源稚生每次抓完了犯人就兴致缺缺,他一点儿都不在意抓多少嫌犯能给他立功升职,他只是知道他把杀人的混蛋又逮进去了一个,作乱东京破坏民众宁静生活的又少了一个,这就是源警官践行的全部正义与原则。

 

矢吹樱说:“你在调查一件事。”

 

她用的是肯定句,源稚生曲臂双手交叠搭在他的额头上,有点无奈地苦笑着摇头。调查什么,源稚生知道如果他告诉樱的话矢吹樱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帮他,哪怕在樱看来把已经结案的案子拿出来重翻绝不明智且有可能毫无收获。但那就是矢吹樱啊,只要源稚生说什么她就听信什么,也毫不犹豫的为他做任何事。可是风间琉璃呢,这个一半隐在黑暗里的男人到底有没有嫌疑,他的那双含笑的眼睛里是否会泛上杀机?

 

“是啊,”源稚生同样干脆地承认,他把手放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监控画面,“但我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

 

樱很平静的看着那面可以反射出人影的玻璃,这个稳重干练的姑娘微微侧头去看源稚生,她墨一样的美丽瞳眸像是黑郁金香,里面盛着不加掩饰的担忧。“我可以帮你。”

 

源警官却笑了。不同于他经常流露出的无奈苦笑,那是真心实意地感觉到了愉快而露出的笑意,但樱看得明明白白,这并不是源稚生因为她愿意伸手援助而感到愉快。就好像他正在前往一条绝路,而有人愿意和他同道时露出的如释重负的笑,但他肯定会拒绝自己提出的建议。

 

“不必了。”如樱所料一般他没怎么思考就给出了拒绝的答案,他拿起那个已经盛满了烟灰的烟灰缸往外走, 他看上去要被正在追寻的东西压垮,但脊背依旧挺直如锋利长剑。在没有查清楚之前源稚生一直会被不解困惑煎熬,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孤身一人的全部准备, “樱,谢谢你。之后我有准确无误的线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只要涉及到道德,法律,人命。无论幕后的影子是谁,是都要揪出来的。无论是谁……就算那是风间琉璃,就算那人是风间琉璃。

 

我们可以原谅遗忘,但是必须要知道真相。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