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八)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源哥有了老婆就不管跟班的一回合(bushi)
下一章风风就要帮源警官破案啦,看看晚上会不会更新吧~

 

 

(一)(二)(三)(四)(五)(六)(七)

 

八。

连夜突审樱井明并没有收到多少有效情报,樱井明的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楚了,加上半夜两点钟发了一次毒瘾,审讯断断续续。源稚生把袖口上挽,手里翻看着昨夜的审讯报告。他昨天能累到在等红灯的时候握着手机睡着,今早的状态可以说得上是精神焕发。

 

乌鸦和夜叉窃窃私语,源稚生不用听就猜得出来这两人在说什么,但其实昨晚他什么都没干。敏锐如风间琉璃怎么可能猜不到源稚生最近不眠不休的工作状态,体贴如咨询师也不会让警官再加一次夜班,虽然源稚生倒是很愿意干。

 

源稚生头也不抬地看记录,敲了敲桌子打断这两人满是上垒不上垒的议论。“乌鸦你负责看监控,夜叉,跟我进去审审樱井明。”

 

审讯室。

 

樱井明蜷缩在椅子上,眼睛里黯淡无光。源稚生审视着这个一夜之间褪尽光彩的男人,心里泛上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在昨天押往审讯室的时候已经死去了,死去的是那个凶残妖冶的噬人野兽,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名叫樱井明的躯壳。 而他们要追捕的其实是那个野兽,那个徘徊在永夜的恶鬼,而不是这个樱井明。

 

……这件案子,真的结束了吗?不知道为什么,他突兀地想。源稚生在椅子上坐下,用圆珠笔帽敲了敲桌子,翻开了新一页的审讯记录。

 

“樱井明,现在是审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即将记录在案。”

 

……

 

如预料般的一无所获。源稚生把没记几页的记录翻下来,夹在胳膊下面,当他走到门边拉开门把手的时候,一直处在沉默状态的樱井明突然开口说话了。比起之前沙哑浑浊的机械式应答,他开口说话的声音非常清晰。

 

“警官, 我不后悔杀了那些女人。反正痛苦的是她们不是我,恰恰相反我还很满足。”源稚生握住门把的手停住了,他的手用力攥紧铁质把手,感受着那冰冷无基质的温度。他再一次的想起来那些精致的人偶,唇角紧抿。

 

“在我这一辈子里,我就活了这么长时间。”

 

“但很多人为你死了,没有人有权为了自己而去夺取别人花下去的权利。”

 

“你们这种人不会理解的,一辈子没有见过光的蛾子,遇到火就会扑上去。烧死别人无所谓,烧死自己也不可惜,烧掉整个世界都没什么,只是想要那光…这是一只蛾子对光的饥渴啊。”*

 

源稚生垂下眼睛,他轻轻地摇摇头。“但你让那么多女孩都死了,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上,都无法饶恕。”

 

“源警官,你见过濒死动物的眼睛吗?绽放到极致后就马上凋零枯萎的花朵啊——你说,那该是多么美丽的景色呢?”

 

他猛地回头,只看到了樱井明扭曲的脸和桀桀的笑声。在一瞬间里樱井明仿佛又被恶鬼附体了,他瘦脱了形的脸上再度焕发出了夜场杀手的光彩,源稚生这才看出来樱井明的脸其实是堪称清秀的,也无怪乎他可以捕猎那么多女孩儿。夜叉大骂了一声跑到审讯室的桌子旁恶狠狠的按铃,“这家伙毒瘾又犯了,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源稚生点了一根烟,默默地看着夜叉骂骂咧咧地和着几个警员一起把樱井明摁住,带上手铐再押回去,等着下一次的审讯,直到法院提审樱井明判处死刑为止。在烟雾缭绕里他默默回想着樱井明疯狂的笑和话语,那些话语透露出的是绝对的血腥与暴力,可是透着霜雪般的孤独哀伤,像是俳句和诗。一个仅有初中学历的黑道小混混,真的能有这么高的修辞文采吗,还有那些女孩身上华美的戏服和精致妆容,樱井明是怎么办到的呢?

 

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个案子明面上已经非常清晰了,但是好像还远未结束。暴风雨落尽的海面已经重新归于平静,但海面之下依旧暗潮汹涌。

 

源稚生走回了他的办公桌,不出所料,矢吹樱搜索出来的全部资料都已经在他的桌子和电脑上了,源稚生点开了文件,一点点地浏览。

 

樱井明,初中学历,无职业。混黑道,无隶属的黑道组织,或者说他的组织应该是以贩毒谋取利息的犯罪团伙。人际交往单薄,据小山隆造说只有一个作陪酒的女朋友,很会打扮的在职业学校学化妆的女孩儿,前不久已经死于摄入毒品过量。父母早已离异,在很长时间都没有来往了,只有一个开居酒屋的姐姐,女孩身上的戏服都是他从姐姐的居酒屋里偷来的,而老板娘的回复是并不知情。这么看上去樱井明案的最大疑点戏服和化妆都可以解释得通,而他也亲口承认了杀死了那个女孩等找到作案工具或者与被害人有关证据这个案子就能够完美画上句号了。

 

源稚生蹙着眉指尖在桌面一点一点,他总觉得这件案子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的视线停在了樱井明的姐姐身上,那个女人的名字叫樱井小暮。矢吹樱走过来站到他背后,光凭源稚生微妙的面部表情樱就能把他心中想的猜个七七八八,他的搭档冷静地开口。“那是极乐馆的老板娘,我们之前走访调查的那家。”

 

“好,等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我们再去极乐馆一趟。”源稚生把文档点了关闭,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就传来了夜叉的招呼声。“老大午饭了诶别守着你的冷冰冰的电脑了,吃完饭再加班加点啊,一起呗?”

 

还没有等源稚生回答他的手机又不安分地震动了起来,那是风间琉璃的短信。

 

[樱花绚烂至极的美丽已经霜雪消融般落去,而夏日拥有的葱郁下也会有惊喜。]

 

源稚生眼神一凝,他突兀地想起了樱井明对他说过的话,也是这般诗意哀凉的美感。怪不得他听着樱井明的话冥冥中觉得如此熟悉……似是故人来。可是怎么会呢,风间琉璃虽然难以捉摸但也和黑道沾不上任何关系,他妩媚得像是一株夜棠但又清雅如兰,那双风淡云轻的眼瞳里真的会有野兽般噬人的凶光吗?

 

又一条短信发过来了:[从你窗户里往下看。]

 

之前还跟风间琉璃显摆过他工作地点的源警官后知后觉地往下看,那个无数次占领他意识一隅的男人就在树下等他。他还捏着手机天真地不肯塞回兜里,微微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他。初夏的阳光淋漓尽致地落在他眉间发上,点点金光在他淡色的衬衫上跳跃,浮华如梦也绚烂如光。

 

怎么会是风间琉璃呢。他是跟这些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啊。源稚生冲风间琉璃挥了挥手,拿起他的包绕开了乌鸦和夜叉,风间的突然来到一瞬间冲刷了他郁沉的所有阴霾,他轻快地对夜叉晃了晃手,转身就消失在楼梯口了。

 

“不了,你们吃吧。我出去接个人。”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