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七)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一)(二)(三)(四)(五)(六)


 

七。
源稚生坐在警车副驾驶座上看着前方几近静止的车流,他的视线扫了一眼后座上被乌鸦和夜叉摁着的樱井明。跟小山隆造的恐惧表现完全不同,樱井明的态度近乎漠然,漠然得好像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一样。不过作恶者如果心怀仅存无多的良知和脑子,就会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吧。源稚生率先移开了视线,他总能看着樱井明的时候想起那些精致华美的人偶,这让他感受到了难以压抑的愤怒。

夜叉看起来也很愤怒,不过只是因为后座坐三个人实在太挤,他身材已经可以说是魁梧了,很有理由瞪视一下抢占他们空间的杀人犯。乌鸦则在看表并在笔记本上噼噼啪啪地打字,他手指恨不得快得像幻影一般,也不担心樱井明把他文档里的东西看了去。交班的时刻就要到了,他们几个人昨晚就到尸体封锁现场查证搜寻证据,晚上近乎不眠不休地加班,到今天连逮小山隆造和樱井明,可以说是一刻都没停下来了。这个情况下把樱井明交给他们几个审并不是什么明智选择,他正在把所有情况跟樱井七海汇报,由其他警员进行连夜突审。

矢吹樱沉默着开车,这个方才还是绪方圆的女孩儿又变回了那把锋利的寒刀,凛冽也美得惊心动魄。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快车手,但正逢晚高峰也被恰到好处地堵在了路上,源稚生说不赶时间,那她就不赶时间,没有拉响警笛开亮警灯而是安安稳稳地等在车流之中。

黑屏的手机倏忽被点亮,相当有格调的纯音乐,是风间琉璃玩源稚生手机的时候设上的,这个铃声代表了来电人——风间琉璃。源警官划开接听来电,男人平静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尾音里还有几分若有若无的沙哑:“你快下班了没?”

“没,”工作狂源稚生破天荒地地关心了一次下班时间,他看了一眼手机上小小的时间表低声回答他,“逮捕嫌疑人了,先回警局。”

 

“呀……很厉害的嘛源警官,要不要今晚开瓶红酒来庆祝?”

怎么说得好像我每晚都去一样……他有点无奈地垂下眼皮,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车里除了樱井明以外的人都在竖着耳朵听。风间琉璃素来独居,很轻快地就说了出来,声音也没刻意放低,这辆十分拥挤的警车里八卦之魂正在熊熊燃烧。

风间琉璃的笑音又传了过来,他刻意地压低了一点声音,喑哑里面带着撩拨的诱惑。“还是说,源警官今晚没有来我这里过夜的打算?”

他的撩拨从来都是这样,若离若离却也露骨暧昧。他在上一秒说出来的话可以像是恩爱多年的夫妻动情时吐露的缠绵情语,下一秒又可以跟没事人一样笑眯眯地说我逗你玩的啦只是。作为心理咨询师源稚生毫不怀疑其实风间大师早在半个月前他看他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不同寻常,他的态度也由普通热切的朋友或弟弟转成了轻挑暧昧的撩拨对象,看谁先临门一脚。

谁先图穷匕见。

但是源稚生被这个冗杂而漫长的案子逼得快要疯魔,第一具尸体出现的时间距今天已经有整整26天,沉重的人命担子压在这个年轻人的肩膀上。那些受害人家属撕裂灵魂般的哭泣嚎啕,一夜之间近乎全白了的发丝,被突如其来的人祸一下子压弯的脊背,斥责与怀疑,痛心与不甘,源稚生全部默默地接过背着。连带着那些女孩明丽又苍白的脆弱的生命。

总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原谅的,比如它涉及着别人的生与死。源稚生不相信命运也否定鬼神,他此生最大的信仰就是正义以及身上的警服警徽,杀人者必须归于法网,这是人心,也是公道。

所以他在几乎能压垮他的重压下仍然选择奔跑,握枪的手也仍然坚硬如铁。

只是有些事情委实也不是靠坚韧的毅力就能搞定的,比如在层层重压下一个露骨直白的梦,算是把刀在脖子上都能安之若素的源警官实在打击到不轻。那是风间琉璃,素来打扮得整洁干净的心理咨询师衣衫凌乱地被压在身下,那双对男人来说神韵过于妩媚的眼睛里全是潋滟的春光,他像是在笑又像是在讨饶,带着喘息的沙哑声音喊他的名字——源稚生。

像是惊蛰里的第一声春雷。

风间琉璃含着笑的声音和他回忆里的声音折叠重合着送到源稚生的耳边,源警官有点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下意识地摇摇头又想起了风间琉璃看不到,最后源稚生把所有想说的都压缩在一句里总结陈词。

“别闹了,我一会过去。”

 

乌鸦一声响亮的呼哨淹没了手机对面心理咨询师的轻笑,源稚生捏着的手机里传来了挂断的声音,旋即他的屏幕恢复到了桌面。他看了看在后座上正襟危坐的乌鸦,腹诽着这个八卦王刚才就明明快要贴在座背上听电话了。乌鸦讪笑:“看不出老大你是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啊,改天办成了以后带给我们看看?”

“行啊,我看你和夜叉都是需要治疗的货。”源稚生随口说,心中一根弦却无风自动。

怎么会喜欢风间琉璃呢?他知情知趣却又捉摸不定,属于很明显的难以控制型,源稚生对爱人也有着控制欲占有欲,他自己也以为会喜欢比较听话的类型。可是浮华妖娆的海棠在睡梦里绽放,那一刻他无法拒绝风间琉璃对他敞开的怀抱,即使风间抱着他要他陪着下地狱,源稚生也恐怕不会有任何的犹豫。起初他只是因为在心理压力过大的一次出格的疏解,但恐怕没有人会因为压力过大就梦到和自己的咨询师出格成那样。

只和风月有关。

疲倦突然在想通了这点时席卷着山呼海啸,连续几天的少眠和昨天通宵的倦怠悉数翻涌了上来,在慢慢流动的堵车车流中,源稚生睡着了。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