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六)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吐一个槽,其实心理咨询师还有一个前缀形容词,文中已经写出来了,是不是很合适(。)
这个绪方圆和原著很不一样,没机会让我们的樱井明重新做人了23333

 

(一)(二)(三)(四)(五)



 

六。
第二天清晨。

本来还应该是打着没睡醒的哈欠窝在办公椅里的时间,警局已经忙乱成了一片,没有人在悠闲踱步来去工作,都在急匆匆地跑。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音乐喷泉下发现了又一具女性尸体,是源氏物语里面的浮舟。另一个是分析视频的人员发现案发当天记录是不全的,那天麻生真那个时间段被人调包成了其他天的录像,看上去天衣无缝但他们的原来源却是迥乎不同,几乎可以确定麻生真遇到的就是杀人凶手,但是嫌疑人仍隐藏在水面之下。

但他的踪迹已经暴露了。

源稚生冷冷地靠在墙上抽烟,奶茶店里弥漫起了柔和七星的烟草香气,但没有顾客对源稚生抱有任何不满情绪。因为这家奶茶店已经上了关门的标签,没有顾客了。乌鸦和夜叉正在气势汹汹地拍桌子朝老板吼话,也许凭借他俩的性格黑道要比警察适合多了。

老板的名字是小山隆造,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医学院,在东大医学部当过六年的遗传科医生,后来被曝光猥亵女病人和私自提取病人的基因进行违法的基因实验,被东大医学部开除。*而他在之后就没有进行任何医疗有关的研究,反而转行开了一家奶茶店,每日也是无所事事地在店里飘荡。这个男人本来看上去就很可疑,源稚生这么想,他随便在这家小店里走了走,发现最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上锁的小门。

他用手敲了敲门,门那侧空空的回想。源稚生那双清澈凛冽过头的邪眼自上而下地把小山隆造扫了一遍,小山隆造被他吓得差点哆嗦起来,他努力想要放松,但绷紧的肩部和面部表情出卖了自己。源稚生想起了风间琉璃,心理咨询师穿了亚麻色的上衣,质地非常柔软,因为他转到源稚生背后抱着他,那柔软的衣料隔着他的衬衫摩挲着传递体温,源稚生心跳有点加快,而始作俑者枕在他肩膀上狡黠地笑。

你的语言可以伪装可以掩藏,但肢体动作,体温,心跳是不会出卖你的。你看,你肩膀不自觉收紧了,这表明你在紧张……让我试试,源警官,你的脉搏……加快了多少?正事一点儿都不干的心理咨询师这样说。虽然风间琉璃大部分都在胡闹或者看他出各种岔子为乐,但是他在心理疏导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告诉了源稚生不少有关辨识肢体语言的心理学知识,虽然每次都要源警官苦笑着敲他收场,但于此刻他忽然间记起了不少。

他无形的语言出卖了他,他在恐惧,在紧张。源稚生意识里的风间琉璃这样对他说。

“把门打开。”源稚生说。

小山隆造膝盖一软,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就差给源稚生磕个头。最后一丝伪装随着源稚生这么说崩塌至土崩瓦解,他沙哑着声音竭尽全力地大喊,眼里漫上了深灰色的恐惧。“樱井……樱井明!那个人是樱井明,我,我什么都说!”

“把门打开。”源稚生直视他的眼睛,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

奶茶店里回荡着小山隆造追悔莫及又撕心裂肺的哭声,门打开的时候连源稚生都吃了一惊,这居然是一个地下室。他一马当先循着铁质的楼梯走下来,仅凭手上的一个Zippo打火机就能看的很清楚明白,樱跟在他身后拧亮了警用手电,乌鸦和夜叉押着痛哭流涕的小山隆造殿后。

这是一个专门贮存毒品的窝点,他一边看一边给缉毒组的人打电话,一边派樱跟刑事科的人交接情报搜索樱井明。小山隆造看来被开除后已经不在从事医学方面的研究了,他开始转想了一个犯罪行业,贩毒,怪不得他的银行账户的存额如此之富足。

据小山隆造交代,樱井明是贩毒线路上的一个钉子,他既贩毒也吸毒,另一个爱好是玩弄女人。但小山隆造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不知道樱井明杀人的事实,那天樱井明的要求让他误以为是贩毒团伙的一次交接,所以删除了监控视频换上旧日的顶替。

樱井明吸食毒品已经到了一个成瘾而且神志不清的程度,所以估计对那些和他一夜春宵的女孩下了杀手。不过就初步调查来说樱井明只是一个有初中学历的黑道小混混,他是如何掌握那些精细细致的炮制尸体的技术,又是怎样为她们描摹上华艳的妆容的呢?

抓住他,一切才有意义。

缉毒组的人员赶到了现场,他们接管了这里和涉嫌制毒贩毒的小山隆造,矢吹樱开车,带着源稚生和乌鸦夜叉两人往相反的方向背道而驰,据同事提供的消息,他们在一个酒吧里搜索到了樱井明的定位手机。

他们中途停了一次车,矢吹樱下车进行乔装,再上车时已经由干练成熟的稳重女警变成了清纯可人的女大学生。乌鸦夜叉啧啧称奇,樱也不去理他们,只是对着化妆镜认真地把妆容细细修理,像是美丽的鸟儿在梳理它的翎羽。

她现在的名字是绪方圆,樱会作为接近樱井明的最佳人选,而夜叉和乌鸦是狼狈为奸混进去喝酒的粗犷男人和衣冠禽兽。源稚生最后进场,他的任务就是把一切意想之外的情况变成掌控之中,当然,他看上去只是一个无所事事想要沉醉一晚的年轻人。源稚生拉低了他的鸭舌帽,整个人是俊秀的凛冽。

樱井明吸毒成瘾,整个人都有了点瘦脱了形的意思,看上去落魄狼狈,只有沉浸在毒品幻想般快感的他还不自知,绪方圆很快就接近了他,樱扮演他人能力出色,近身格斗也是女警里罕见的一把好手。短短交谈里樱就获得了樱井明的信任和好感,他为绪方圆叫了一杯饮料,源稚生站在居高临下的位置上喝酒,能看到他的手指在吧台上搓了搓做了加料的暗号。

他对在绪方圆旁边聊天喝酒的夜叉乌鸦点头,那杯色彩绚烂的果汁被端上,绪方圆惊喜地捧着玻璃杯道谢,接着扬手把果汁泼到了樱井明的脸上。夜叉和乌鸦已经扑上来了,夜叉摁住了还没从期待中反应过来的樱井明,乌鸦叼着烟把还在挣扎的樱井明拷上。

在人声嘈杂里源稚生亮出了他的警官证,他说,“不要慌乱,我们是警察。”

樱井明感觉到了一双凛冽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里面含着刀剑般的清光。

“樱井明,你被捕了。”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