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五)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源哥错过真相的一回合,他犯的唯一一个错误可能就是把老虎当猫咪养了吧(。)
演员风间上线。

 

(一)(二)(三)(四)

 

五。

源稚生不相信什么否极泰来,但也不得不承认因为一次闲的没事干乱管事,案子时来运转了一次。他坐在麻生真说的那家店里调监控,当夜的时间一段一段扫过去,绿色小对号在视频下方提示下载成功。最后一段时间的监控视频拷完,他拔出U盘对店主点了点头致谢。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心情意外地好,下班途中坐在驾驶室里耐心等待红灯,车水马龙里俱是烟火气息,霓虹灯招牌几近绚烂。柔和七星的气味在驾驶座上盘旋着不肯离去,他在淡淡的烟草气里等着静止的车流涌动,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见一个人。

跟理智扯不上半点联系地想见一个人。这最初只是一个犹豫要不要点烟时的想法,只有半盏烛火的亮度突兀地徘徊在他的心头,但记忆永远都不会骗人,总是恰到好处地引燃所有希望与彷徨。好算源警官算是个行动力卓绝的人,他向右打方向盘,变道去了风间琉璃的住所。

他中途总算清醒了那么一秒两秒,顺手在路旁买了一点熟食,以至于不算是空着手上门。虽然风间琉璃可能不在意,权当是投喂了。他单手提着还冒着热气的袋子,边这么想着一手摁响了门铃。

风间琉璃过了一会儿才过来开门,令人吃惊的是他一身睡衣,整个人都带着点才睡醒的慵懒感。而屋里还若有若无残存着一丝令人不是很愉快的气息,像是医院刺鼻而冷漠的消毒水,又好像是别的什么……源稚生把站在门口想好的说辞腹稿忘得干干净净,皱了皱眉反手自己把门带上。

“你屋里这是什么味,心理咨询不需要把环境搞得像医院一样吧?”

而屋子的主人正在随手翻他带来的吃的,懒洋洋地往嘴里塞了口酱豆干,他的脸颊微微鼓起来一块,眉眼却依旧无精打采地低垂着。风间琉璃跟人说话总是带笑,眼角是很讨人喜欢地上翘着的,不过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眼角下垂,整个人都浮现出了一种病病歪歪的恹色。

“之前发烧,去医院来着,你的嗅觉真是堪比警犬……感谢投喂啊源警官,我都快饿死了。”

“案子有了突破,就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你还在睡,饿了也不知道叫外卖啊。”

源稚生有点无奈又有点担心,想上前碰碰他额头试温度,又想起了这是风间琉璃不是迷迷糊糊的上杉绘梨衣,那个上司的女儿身体羸弱多病,内心却还是个小小的孩子。她会在发病住医院等源稚生来看她的时候缠着源稚生要他陪她打游戏,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流露的是猫儿般柔软妹妹般无从拒绝。

而风间琉璃卸下那层漂亮又玲珑剔透的伪装后居然如此倦怠又柔软,以至于他差点搞错对象。他看着把熟食里面的素食当饭吃的心理咨询师,走向厨房准备给风间琉璃下碗炝锅面,他的目光掠过了紧锁的浴室一眼,到最后还是没什么想法地转向了锅碗瓢盆。

作为工薪阶层的单身汉源警官还是掌握了除泡面速食以外的其他厨房技能,热气腾腾的面条很快就绪,他托着腮想看心理咨询师补充能量,却让这只被投喂的大猫敲了一筷子。风间琉璃把锅里的大半面条都盛在汤碗里推给源稚生,抱着他的碗垂着眼睫一口口地喝汤,把袋子里还未凉的熟食夹到源稚生碗里,心理咨询师言简意骇地说,“超人源,吃你的饭。”

一向鲜少有笑容的源稚生莫名其妙地想笑。他其实并不怎么饿,但还是乖乖地遵循了这个家的一家之主的教训,风间琉璃的表情有点儿紧绷。可能是之前源稚生投喂的意味太过明显,习惯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主儿也未曾遭遇过这个阵仗,像是被侵犯了领地的动物一样本能炸炸毛。

案件有了进展而心情愉悦指数上升的源稚生思考也有限,之前掠进眼底的浴室和空气若有若无的气味已经被风间琉璃罕有的示弱和任性磨得无影无踪,他也不可能知道风间琉璃的紧绷并非是大型猫科动物炸毛的傲娇。但好在一方穷尽演员之能事,而另一方一无所知。

这顿晚餐还算是相安无事,但打给日理万机的源警官的一个电话打破了该有的寂静,他接听时的面部表情从闲散再度转为冷峻,懒散的青年复又变成了即将冲锋陷阱的武士。他对风间琉璃点了点头,风间琉璃根本就不需要问什么——源稚生这事儿干得太多,他只是以一副我还是不想送你的表情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放行了他。

源稚生来不及再跟风间琉璃啰嗦发烧后的注意事项,又一具尸体在新宿区发现了,他心里满是忿愤和燃烧的职责,只想去现场不放过一丝一毫线索,将这个胆大包天的犯罪者归于法网之下。风间琉璃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吧——虽然他开门的时候就活脱脱一只快把自己饿死在自己家里的小怨灵,源稚生握着方向盘漫无目的地出神了一秒钟,接着把这个可笑的脑补赶出了思考范围外,他心无旁骛地踩油门加速。

所以他也不知道风间琉璃在他走后就从病弱状态满血复活,他慢慢打开了紧锁的浴室门,屏风后妩媚的浮舟面带着精致的半面妆席地而坐。她在看镜子里的自己,烟视媚行,但眸底是毫无光泽的沉沉死气。

风间琉璃不会在自己的房间做炮制尸体的活儿,这会让踪迹无从掩盖,而时不时来他房间的就有一位相当优秀的警官。只不过之前储存在地下室的化妆品被用完,他趁着凌晨无人时分从罪恶的制造场所带着“浮舟”回家,本想在深夜里将她送到已经选好的抛尸地点,源稚生的突然到来险些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后知后觉的心悸莫名其妙地占领了意识,这个妩媚也阴沉的男人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他看了看已经僵硬的浮舟,心里像一块石头一样无所震动。可是今晚的源稚生太过放松了,他的情绪在心理咨询师的眼里几乎就是写在了脸上,那是没什么掩饰的喜欢。和以往源稚生刻意压抑不肯流露的感情并不一样,警官大人好像已经不打算回避或者掐死这段本来就不该萌发的小情绪,而风间琉璃早就在徘徊孤独里走到了绝路。

他身后就是万丈深渊的一步,脚下的碎石已经陷落崩塌,源稚生伸手拉他也不过就是暂缓时间而已,相反这个男人的勇气和责任还会害他也跌入无间地狱。

艰难隐晦的爱情终于在绝望的深海里长出了幼嫩弱小的苗,而它深处的地方只有微光,暗潮在它身旁翻涌着流动。风间琉璃扯散了他的长发坐在地上,状似疯魔了的恶鬼,他似哭又似笑地唱着坂东玉三郎的《杨贵妃》,哀艳的声音回荡在冷冰冰的浴室里。

“ 浮华梦,三生渺渺,因缘无踪。
虽堪恋,何必重逢。
息壤生生,谁当逝水,东流无终……”

而源稚生不会想到他与这场案件的受害人只隔着一扇屏风一扇门,空气里的隐约气味并不是消毒水而是太过淡化的福尔马林,凶手还没来得及给死去的女孩画上完整的妆容。

他与真相擦肩而过。

源稚生赶到了现场,警方已经封锁了那个花坛,女孩一身戏服华丽无匹,妆容妖艳。这是歌舞伎里的谁源稚生并不能认出来,只能感觉得到女孩死去时那一瞬间的痛苦被刻意地扭曲,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感到了愤怒和不自知的茫然。但作为一名堪称优秀的刑警他的自控能力十分强大,他把感觉狠狠地压在心底,带好鞋套手套走进了封锁圈。

女孩空洞的笑颜在注视着他,楚楚动人至极却也毫无生机。这跟之前几场杀人案没有什么差别,看来还是出自那个人的手,他杀死女孩再把她们做成人偶,好像是要保留她最美丽的容光。

冥冥之中杀手仿佛发出了嘲弄的笑声。

评论
热度 ( 26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