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四)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源风,问为什么源哥是攻,这一章就能体现出来了。因为源哥战力爆表(虽然我没写出来)。
假的源稚女上线,杀人现场(并不血腥)预警。

 

(一)(二)(三)

 

四。

麻生真蜷缩在漫画屋的一角,她单薄的肩胛瑟瑟发抖,濡湿一片的掌心攥紧小小的粉红手机。她知道这条街其实有一个黑道组织布控,而在今夜喧哗异常好像是有两班人马厮杀,报警电话拨打出去已经很久了,她害怕地抱紧自己的手臂贝齿咬住雪白的胳膊。

她不知怎么嗅到了一种类似于死亡的危险气息,就像那一晚上刚刚结束兼职她们来到奶茶店,那个清秀邪魅的男人坐到她和她闺蜜身旁邀请去酒吧共饮。草食动物的脆弱本能催使麻生真推携女伴快逃,但刚从学校禁锢樊篱中解脱出来的少女没有听从真的劝告。她们在奶茶店前分手而女孩攥紧了她精致裙角,小心翼翼地踏入了对面成年人的欲望乐园。

那是真最后一次见到她。再一次就是泪眼朦胧里看到的黑白相片了。她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那晚上她的朋友遭遇了什么,只知道她的名字将列在公安局的一摞卷宗里,尸体被杀手做成了精致的美人塑像。这段血色的回忆终于让坚强的女孩丢盔弃甲无所遁形,她大声地哭了起来。

源稚生带人赶到这里的时候只觉得青筋暴跳,黑道的小青年们磕了药近乎迷醉地拿刀凶狠对砍,棒球棍散落一地鲜血淋漓,已经是性质恶劣的黑帮殴斗事件了。在这个场景下呼喝是完全没用的,源稚生面无表情地抽出了警棍,对着嗑药近乎迷醉的瘾君子来讲他不需要使用规格多么高的武装。他箭步冲进了这群人的包围,几乎是跟着持刀的小青年贴面一晃,而警棍就扫中了混混青年的肋骨,接着他转身撤步警棍在他手腕上一敲,明晃晃的刀子就掉在了地上。

源稚生扫了混乱战局一眼,一个酒瓶都在他不远处立着, 顺便抬腿横踹逼退了拿着棒球棍的青年。他拿起那个装着一点儿白酒的酒瓶,举高往地上一砸。

充满血腥味的喧嚣风声突然寂静了起来,源稚生冷冷地一字一句。“我是警察,把你们的武器都扔在地上,手举起来。”

在他发招的时候乌鸦夜叉也没闲着,趁着凌乱局面把边缘几个混混全部摁倒了,此刻正在往里包围圈冲准备接应源稚生。矢吹樱把一个妄图逃跑的小青年上了个拷,她手上捏着几个银色手铐仍然在冰冷地闪光。这个堪称警部最暴力小组名声不是盖的,一会儿就收拾了局面。救护车把一个个缺胳膊断腿的小青年扯上去,源稚生袖着手看着他们哀嚎不断,那几个还清醒的被先拷上,参与械斗的都免不了这一回合。

有一个不住犯迷糊的小青年终于清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冷脸的警服在他身边来回奔波,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撒疯般往外跑。他当然不可能成功,源稚生抬腿把他绊了个四脚朝天,柔和七星的火光一闪一闪。这个活似高中生的黑道小流氓捂着他的伤口在地上滚来滚去,还在不依不饶地想要往外逃。

“别白费力气了,回警局做笔录吧。”源稚生看了看这个一直在挣扎的小流氓,他的刘海太长了,在不知章法乱动的时候才完全露出双眼,那还是一双孩子的眼,他可能只是个辍学的高中生。

“我们野田家的男人绝不逃避!但真今晚是夜班,她会吓到的!我要去保护她,保护女人是男人的正义!”

即使是源警官也被这男孩无厘头的强者漫画情节搞懵了一秒,他狐疑不定地扫了扫这个满脸焦急的男孩,向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的警车。野田寿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下来,他本能地想挣扎借机会逃跑,不过黑帮小青年这次遭遇的不是快退休的腿脚不利落的老刑警,面前这个男人只是站在一旁抽烟他就能感受到威压,不得不放弃付诸武力然后逃跑的方案。

“犯了这么大的错事还想着姑娘?安抚民众是警察的职责。”

警官漫不经心地掐了烟,对着那边还在忙碌记名单的女警喊了一嗓子,他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之前抱臂站在那里看热闹的眼镜男和肌肉男都纷纷行动起来,他们呼喝着询问名姓并记录在案,一个个人的推上车去。梳着高马尾的干练女警走过来简单听询了几句,看了野田寿一眼点点头把他名字记上。在野田寿上车前她开口对他讲话,声音算不得温柔但很有一种大姐姐的感觉。“凭借这种方式是不能保护女孩子的。”野田寿被她推上了车。

源稚生对矢吹樱点了点头,他们一直共事彼此算得上默契,仅仅一个对视就表达了源稚生想问询的。矢吹樱无声地点了点头,率先向离这里不远的漫画店走去。

他们找到了瑟瑟发抖的麻生真,源稚生虽然对付流氓混混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但是看着哭成如此梨花带雨的小姑娘也没办法。他垂着手敛睫看矢吹樱安慰她,突兀地想到如果风间琉璃在就好了。小姑娘被安慰了一番后终于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向两位警官道谢。源稚生百无聊赖地看着书架上的漫画书,心想早知道让矢吹樱自己来就可以,他还不如帮夜叉乌鸦清理场子。

“……那个,警官,”麻生真怯怯地说,她的语气柔软还带着哭音,但非常坚定,“我是结衣的朋友……在她那一晚上,我想我遇到了一个很可疑的人!”

源稚生抬起头来。

而源警官期待的人正在天桥上看海,微风拂起他额前碎发,他的长发低低地束在一起看上去清爽干净,他打扮得像是个大学生学长,穿了简单而又无法拒绝的白衬衫。刚刚失恋的女孩紧攥裙摆的手无意识松开,这个名叫源稚女的男人无疑没有恶意,柔美得与他的名字一般。

她像一只离群的小鹿在丛林里跌跌撞撞寻觅归处,但中途遇上的男人是她此生见过的最惊艳风景最丰腴栖地,忍不住脚步变慢慢慢挪移到他身边一探究竟。

风间琉璃,不,应该说此刻他的名字叫做源稚女,这是源稚生已经亡故的弟弟的名字,死人不会开口说话。他的手有节拍的敲击着纯白色的栏杆,突兀地开口,“你爱的人年纪比你大,他是你的学长。他对你温和有礼谦谦君子,交往了也一样。可是现在他提出了分手,他应该还认识一个美丽的女孩,和你的类型截然不同。”

女孩抽噎声适时地响起,源稚女垂眸敛去他唇边的笑意,似乎在真心实意地为萍水相逢的女孩悲伤。“不要哭,”源稚女打着节拍的手终于停下,他轻声哼唱着女孩不熟悉的曲调,海浪缓缓舒展着起伏,天地仿佛都为他的歌声伴奏。

女孩的眼睛里的光芒亮了起来,她甜蜜而得意地想,我遇到了一见钟情。

风间琉璃也轻轻地笑,这个没精打采的女孩像是凋零了一样的海棠,但夕夜的光辉照耀她的时候,犹有了几分盛开时的容光。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深黑色的深渊底藏着嗜血的凶兽。

女孩没有任何戒心地跟风间琉璃去了一家名叫极乐馆的居酒屋,他点了一间雅座,里面的装饰清淡素雅,山桃花在瓷瓶里开放出娇媚姿态。女孩小口小口地抿着浓馥的清酒,满眼都是少年人甜美的爱慕。

“你是很漂亮的女孩,该在爱你的人的怀里绽放。”

男人微笑着一边说一边对她伸出了手,她饮过酒的脸颊流露出微醺的绯红,女孩端正了自己的衣襟满脸都是坠入爱河的喜悦。她像猫儿一般地小心翼翼爬过去,落于他怀中的刹那搂住了男人的脖颈,幸福地闭上眼睛。

风间琉璃低头吻她,女孩极尽幸福地微笑,又好像是在恐惧着什么一样地战栗,她白皙的手软软地垂了下去。

有鲜血滴落在花上。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