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三)

现代架空设定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源风,有暗恋情节设定。

(一)(二)

 

三。

黑暗里男人粗重地呼吸,他发红的眼睛里漫布着血丝,双手神经质的颤抖,像是在恐惧什么,又极度兴奋。他握着女人脆弱的生命,像是君王握着黄金权柄一般,这使他获得了新生一样的痛快让他忍不住颤栗。

走廊里回响起轻稳的脚步声,男人猛地抬起头来,唇齿间还弥留着新鲜的血腥味。他心知肚明来的男人是谁,那个拥有着女人般明艳面容的人同时具备着深渊般的城府,他能轻描淡写地把人带往极乐的幻境。

门锁传来钥匙贴合齿轮转动的愉悦声响,他来了。

暴雨后的清晨空气潮湿但褪去了几分燥热,源稚生快步走进他的办公室里的时候还有心情跟乌鸦开个玩笑。他的桌子靠着窗,樱花树枝叶已经生长,可以想象出之后枝叶葳蕤绿得喜人的情状。而前不久开窗还是粉色的云霞,他甚至拍图片传给风间琉璃,得来了心理咨询师恰到好处得让人满足的惊叹。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风间琉璃抱有好感。一开始也许只是因为他与源稚女相近的面容带来的本能的亲切感,相处越久这种淡如清酒般的好感也品出了几分不自觉的醺意。也许那个男人天生适合别人的喜欢,他浑身上下好像都没有缺点一般使人心折,不过不可说。

在电脑开机的等待时刻他这么想,但很快就忘记了这种甜蜜的烦恼。比起如何跟风间琉璃相处这种儿女情长的问题,还有更大的必须要解决的工作要做。他首先是一名正义的警察,其次才是喜欢风间琉璃的源稚生。源稚生的目光落在了哪些如花朵般妍丽的女孩子们的身上,可惜这些女孩儿已经变成了躺在解剖台上僵硬的尸体,再也不复生前容光。

他唇角的弧度潮水样褪去,眼神重新坚硬如铁。

樱井小暮对镜凝视着她的妆容,樱红色口红妥帖涂抹她薄唇上衬得她面色妍丽,这位居酒屋的老板娘自己就是极乐馆的招牌,跟她一比陪酒的女孩儿们都要黯然失色。她穿着如云霞一般的八重樱楚楚可人地见客,将两位警官请进小隔间上茶。

源稚生翻看着受害人的资料,他的视线停留在一个死后被做成云中绝间姬的女孩上。矢吹樱已经按照流程进行了例行的问询,美貌的老板娘垂眸谛听,思考了片刻后她轻轻地合掌,露出了一个婉约的笑容。

“这孩子我记得的……她,唉,”女老板上扬的唇角很快被抿起,带着同情的悲悯意味,她轻声叹着气拿过员工名单,蔻丹色的指甲落在了受害人的名字上,“是这个女孩吧,可是按当天的排班并没有她啊。”

矢吹樱做好了取证后向源稚生点头,两人道谢后向老板娘告别,驱车赶往下一处需要取证的场所。樱井小暮站在酒屋店名下凝视了远去的警车片刻,温润甜美的笑在她敛睫后收敛干净,她转身去了顶楼的VIP房间。

如果源稚生看到VIP房里的贵宾一定会惊讶,因为那是风间琉璃。他换着一身猩红的戏装,金线勾勒着繁复诡艳的花纹,血红色的曼珠沙华大片大片地在衣摆上开放。男人用山桃花绾着那固执的未剪去的墨色长发,白玉般的修长手指揽紧了盛满清酒的瓷杯。

“那两个警官已经走了,阴差阳错的巧合。我还以为樱井明被查出来了。”女人恭恭敬敬地上前为他按摩肩膀,将心有余悸的惊颤咽下。

“在担心他?你的弟弟的状态不太好,被警方查出来的日子可能不远了。就像绕着火焰盘桓跳舞的飞蛾,终有一日要在烛火里坠落。”

“不……”樱井小暮轻声回答,“我是担心您。”

风间琉璃笑了笑,“那倒是不必。我很想看看源警官的手段,看他能不能分辨出这些死亡之花开放于两支不同的藤蔓上。”

“他是一个豹一样敏锐的男人……真是,让人期待啊。”

而风间琉璃口中豹般敏捷锐利的源警官还在包裹着真相的谜团前乱转,有时候动机不明显的连环杀人案就是如此令人头疼。不过在走访酒吧的过程中有目击者透露受害人跟一个男人接触过,酒吧的录像已经拷到了他的工作终端上,源稚生重新打起了精神。

不过可惜的是像酒吧这种光色流转迷幻陆离的场合,直到下班了他搜索到的受害人相似身影也有限,源稚生捏了捏眉心,点开了嘀嘀跳闪不停的聊天窗。

——今晚有事吗?来自风间琉璃的消息。
事情是一样多的,不过今天不加班。心理疏导请在今晚进行吧,需要我带晚饭过去吗?
——不需要,不过,唔,路过花店的时候帮我带一束花来,家里的插花要换了。

源稚生笑了起来。风间琉璃是个很有情调的人,他对花的鉴赏能力和插花功夫都相当到家,源稚生还记得春季樱花盛放的时候他和风间琉璃去看,虽然并肩看樱花对两个大男人来说是奇怪了点,但风间琉璃在粉红云霞里回头看他的那一刻美得惊心动魄,他的明艳婉约甚至胜过了女子,透出颠倒众生的魅惑来。

他还记得清晰的是风间琉璃对樱花的评价,他说比起漫山遍野的繁樱来他更喜欢寒樱,那是一种霜雪般孤独的美丽。盛开的时候就是凋零的前兆啊,该是多么哀艳的美呢。

可以,要什么花?
——这种事问人可没有诚意,自己想啊。

源警官莫名其妙地头脑发热,也许是隔着屏幕的对话更让人容易放开,在他意识到应该反悔收回这句话之前他已经发送过去了,办公室的网速今回终于快了一次。

你就不怕我带束玫瑰给你?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示爱吗,源警官?

他起身拿过出门用的便服,像是在思考一样的发呆了足足半分钟,最后把回复框的可以改成了随便。

发送成功。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