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二)

现代架空私设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源风,风间琉璃另一身份上线注意。
(一)

 



 

二。

受害人的年龄均在18-25岁,女孩,面容姣好。死后被制成人偶,经鉴定部分受害人遭遇性侵犯。作案人手法利索且不留痕迹,深夜抛尸,多在避开监控的夹角和无监控区域内,可疑车辆还在排查过程中。连环案,被害人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无作案动机可查。

源稚生阖眼倒在沙发上,矢吹樱冷静的声线还在他脑海盘旋,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风间琉璃放下碗的声响惊动了他,虽说是一起宵夜,但显然他不准备给自己留一份。炖的酥烂的排骨和藕,汤汁浓郁,他用这份汤给源稚生煮了一碗面条,想必是看出来为了加班的警官并没怎么吃晚饭。源稚生对他笑了笑,连轴转的疲惫却让他习惯性地又阖眼养了养神。

男人穿的很随便,棉质的衣服衬得他柔软而随和。他的眼睛在不算明亮的厅灯照耀下光华流转,那双仿佛琉璃般的深黑瞳眸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

“连环案。”源稚生倏地睁开了眼。

风间琉璃很平静地把碗往他旁边推了推,示意他趁热吃,他的声调懒洋洋的。“看你想事情的面部表情就知道,这个案子的线索已经拥有不少,但是卡在关键地方滞结了。如果是今晚才出来的新案子,你不应该如此一筹莫展。”

被看破心事的警官大人耸了耸肩,捏着筷子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旋即放松下来低头吃面。迷蒙的热气带着食物香味弥漫开来,这多少有些松懈掉他的神智,他不知道风间琉璃正抱臂看着他,漆黑眸底全是似笑非笑的嘲弄意味。

“那些女孩,”他咽下一口汤去,有些艰难地开口,“不该是这样的死法。已经出现了那么多受害人,排查还是处在外围。”

风间琉璃只是沉默,很罕见的没有回他的话。但源稚生也不打算听风间琉璃的回答,他也不打算暴露这个案子的什么细节,只是郁结在心头依旧的情绪需要发泄,之后他还是要义无反顾地搜查真相,即便这很难。女孩死去的那一瞬结局就无法逆转,她们永远停留在了死亡的那一刻无法重新绽开笑脸,但源稚生至少能够把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绳之以法,避免明日的东京再有这样案件发生。

正义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心理咨询师看来今回真的不打算给他做心理疏导,男人好看的侧脸隐在灯光半照到的沙发上,修长手指摁着遥控器啪啪地换台。他抿起唇来的样子意外地很正经,交替变换的灯光闪烁在他脸上。歌舞伎凄美而清幽的歌声流淌出来若泉水,风间琉璃的手扣着节拍,由低声哼唱毫无滞涩地跟上了电视里的唱腔。那曲调里的韵味厚重古朴,三味线的声响萦续在源稚生耳边,他像是被安抚了一般地安静下来。

“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所以不着急安慰你。”他突然又不唱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屏幕的歌舞伎一会儿,接着点了关闭。在突然沉静下的空气里,他含着笑地说。

源稚生半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拿起他被烘干的外套。风间琉璃侧躺在沙发里一副不打算相送的模样,暖光贴合在他眉眼间投射出修长的睫毛,他只是半笑不笑地看他。

“你可以在这里睡的,源警官。”

这应该只是个玩笑吧。敏锐的警官大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颇有点诱惑意味的咨询师,心怀鬼胎的人看什么都像陷阱。源稚生的脚步顿了一下,接着向门关走去。

“不了,你记得锁好门。”

风间琉璃在他离开后敛去了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眉眼低垂,踢踢踏踏地来到门关。漆黑的室内低笑的声音幽幽盘桓,如果还有其他人在听到了他的笑声,毫无疑问地该会不寒而栗。

冥冥中这个男人干净清澈的感觉已经被深沉夜色褪去,某种妩媚而凌厉的杀机涌动在他的眼瞳,像是恶鬼睁开了眼睛。如果源稚生在他身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推翻之前他对这个男人的所有印象,这不该是夜里开放的海棠,是罂粟还确切些。

男人轻轻地笑,美得惊心动魄,像是一幅沾染着血色的画。女孩垂死的眼睛重新在他的记忆里浮现,像是饮了醇酒一般他闭上眼,低声自问自答。棉质的柔软衣服被轻而易举地褪去,男人换上了浅色的西装。

“这样的死法不应该吗?在绽放时死去,是很美的啊。”

他打开了门。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