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源风不能自拔,源稚生迷妹。执着发刀的假文手真风间琉璃。

【源风】暗涌(一)

风平浪静的水面,一样暗潮涌动。


现代架空私设 警官源稚生x心理咨询师风间琉璃
风间琉璃独立人格设定,cp向其实是源风,源哥攻(…)

一。

东京。

源稚生冲进公安局里的时候,浑身上下基本上是被淋透了。他就着抹脸的姿势揩了把刘海上的水,就接着三步并作两步往会议室里冲。作为一线刑警,他的年纪可谓是相当轻,有不少年轻人在本该这个踌躇满志的年龄还在惶惶然投递着简历,这却是源稚生在刑事科就职的第二年了。

东京堪称是繁华不夜城,但繁华也催生混乱。又一位受害人的尸体被发现了,继之前案件,短短时间内被害人已经超过了十位,所有干警的心头都如悬重石。这本该是最好的季节,暮春的裙角掀起了最后盛开的樱花粉流,带着几分夏日潮气的雨水携卷惊雷呼啸而至,把败落的花瓣汇成落英潮水。而多位落单的漂亮女孩的被害把粉红色的旖旎抹上了不祥的血光,社会舆论的浪潮席卷,带来巨大的压力,化成达摩克里斯之剑停在每位刑警的头上。

他进屋的时候投影仪正好停在被害人的遗容上,少女面上还带着些许未褪尽的残妆,笑容静美且诡异的满足。她的面貌上似乎还没有泛上死气,但源稚生心知肚明,有人用化学试剂将女孩儿做成了人偶一样的东西,所以看上去美丽得像是安眠。他沉默着拉开椅子,在心里沙哑地计数。

沉闷无进展的初步调查不能够让人愉快,源稚生决定带着矢吹樱乌鸦和夜叉加个小班,但在此之前他还有事情要做。他倚在墙上点燃了一支柔和七星,在烟雾缭绕中拨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通。是一个很令人舒服的男音,单是听寥寥数语的问询,就能从他的上挑尾音里听出温和的笑意,男人声线干净而隐隐透着清丽,吐息间如同戏剧般婉转动人。

“源警官?真难为这么暴雨还有心思打电话过来,出了什么事吗?”带着笑音的揶揄从手机一端传来,源稚生垂下眼皮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最后他吐出了个烟圈,带着些许疲惫的声音表示了下该有的歉意。

“一个案子…所以抱歉,今晚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很轻快地截断,这个声音好听的男人单从话里就能想到他此刻该还是在笑,一点儿都没有被放鸽子的不愉快。“知道啦,没关系,职业特有的忙碌该要体谅的。今晚炖了汤,如果加班完可以来宵夜,”心理咨询师低低地笑,“免费。”

源稚生没拿烟的手握着手机,他抿了抿唇若有若无地露出点笑模样,旋即被压在心头的案子压了个无影无踪。“好,晚上见。”源稚生顺手挂断。

他打电话的那人是个心理咨询师,现如今警察这个职业其实非常容易出心理疾病,他们是易患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高危人群。但是定期会接受心理疏导的警察并不是很多见,源稚生算是小规模人群中的一个警察。也许只是因为他碰见了那个人,不然源稚生宁愿把这些时间匀给跟同事喝酒或者陪上司的女儿打游戏。

心理咨询师的名字叫做风间琉璃。

源稚生遇上风间琉璃的场合相当之意外,酒吧昏暗而迷幻的色彩交替打在他身上,他只露出了一个侧脸,恍然隔世如他已故的弟弟源稚女。但又是不同的,风间琉璃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很靠谱的咨询师,他给源稚生的感觉太过妖冶魅惑,顾盼之间的风情带着慑人的艳色。像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鬼魂,或者是夜晚慢慢绽开花瓣的海棠。

可心理咨询师像鬼魅一样懂得人心而又健谈,风间琉璃给人做咨询的时候表现得相当邻家,他眼神清澈地如倒影朝阳的潺潺山溪流水,初见那一夜如梦似幻地被他轻而易举揭过。源警官曾经在一次聊天里提起过他因体弱多病早逝的弟弟,在山崎威士忌浓烈的醉意里他说你和我的弟弟长得很像。这种话听起来有点过分地套了近乎又不太合乎礼仪,但风间琉璃的应答却极其自然,他只是笑眯眯地收拾掉了源稚生的酒杯,说那以后你给就把我当你弟弟就可以,心理疏导给你免费。

也许如源警官也没有想到过萍水相逢之客能够在他生命里占据这等地位。一切好像都是那只叫宿命的手暗自推动着齿轮,出乎意料心甘情愿。

所以他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敲了敲桌子把夜叉和乌鸦的魂儿叫回来。

“樱,汇报情况。”

 



 

评论
热度 ( 42 )

© 秦水澈明 | Powered by LOFTER